新浪财经

搞金融科技?光大银行十几年前就开始了

界面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搞金融科技?光大银行十几年前就开始了 来源:界面新闻

1992年的北京还只有二环。

那一年,大街上跑着红色的夏利和黄色的面包,十块钱就可以坐10公里;1号线、2号线地铁5毛钱随便坐;第一家麦当劳开在了王府井;诞生了第一碗康师傅红烧牛肉面;人们不知道国贸CBD而只知道大北窑;亮马河畔的燕莎中心刚刚竣工试营业;那一年高净值人群的象征还是大哥大和BP机。

1992年,“爸爸”马云在杭州创业,发票、家具都拿去抵押也没借到3万块钱,由此他萌生了“开一家银行”的念头。

8月18日,只有三四间办公室的光大银行在新世纪饭店应运而生。

从27年前的三四间办公室,到现在1267家境内分支机构、4.4万余名员工,光大银行和这座城市一样,低调地生长、扩张。

2019年中,当市场已经发出过数次“银行不行了?”的质疑时,光大银行却默默交出了一份近年来最好的成绩单。

营收、净利逆势出位

光大银行的2019年半年报,被诸多分析师评价“超出预期”。

营收增速26.63%,创6年来高位;净利润增速13.17%,实现2013年底以来的最好水平;净资产收益率(ROE)逆势显著提升,达12.90%,同业领先;不良率降至1.57%,资产质量平稳;存款增长15.04%,同业负债压缩,负债结构和存贷比指标大幅改善,资负结构优化;存款结构向好,个人存款增速继续走阔;中收优势再次强化,净手续费收入同比增长21.67%,显示出光大银行在非息收入增长方面领先同业的竞争水平;在信用卡风险有所暴露的大环境下,及时、主动放缓投放节奏,体现光大银行审慎经营的风格。

在一众上市银行利润指标收窄、资产质量风险暴露的行业背景下,光大银行的业绩却逆势提升,贷款和投资的安全性也均有所增强,整体资产质量保持平稳。

敢为金融科技公司先的银行

数字金融和信用卡业务,是光大银行的重点。

一方面,光大银行聚焦手机银行对公服务、云支付、阳光随心贷等重点业务,推进移动金融生态链建设,加速数字化转型;另一方面,光大银行基于客群需求,推出小V、小米、国际米兰足球联名卡等明星产品,全面覆盖线上线下各类旅游类品牌业务,旅游类客户增速与交易规模再创新高。

不得不提的是光大银行的云缴费平台,早在2008年开始就已将金融科技应用于场景,解决个人客户生活缴费场景中的痛点,走向每个人、每个家庭的生活。

英雄所见略同,没有开成银行的马云,也是在这一年,开始在支付宝上发力生活缴费服务。

光大银行的云缴费平台将支付能力和大数据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将生活缴费作为亮点,支付不仅仅作为工具,场景回归后的支付生活化、常态化覆盖了数亿用户,极大增强了用户粘性。

从这一点来看,光大银行以科技为始,丝毫不输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

报告期末,云缴费用户高达2.37亿户,比上年同期增长41.36%,累计接入缴费项目5842项,本年新增1801项,缴费金额1414.1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9.78%。

根据半年报,该行信用卡新增发卡633.60万张,交易金额1.29万亿,同比增长21.13%,实现营业收入231.86亿元,同比增长27.07%。手机银行APP客户3430.43万户,比上年末增加224.67万户,增长7.01%。对公网银客户58.76万户,比上年末增加5.91万户,增长11.18%。云支付整体交易金额5.30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0.65万亿元,增长14%。

光大银行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布局表现在客户服务、产品创新、业务运营及风险管控等诸多方面。仅2019上半年,该行科技投入约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

“智慧金融大脑”引入生物识别、语音识别与自然语言理解技术,给光大银行各种服务场景提供指纹、人脸、生物识别,准确识别率达99%。云平台、大数据平台提供灵活部署能力,并为小微企业提供充足技术。

BATJ人才抢着投奔的一流财富管理银行

提起光大银行,人们会首先想到它的“阳光”系列产品。

2004年光大银行推出国内第一只人民币理财产品“阳光理财”,这不仅标志着商业银行理财的诞生,起点低、种类多、收益稳的特点也使其一经面世即创造了极高的市场知名度。

基于先发优势,良好的口碑传承以及越来越高水平的专业财富管理人才队伍,“要理财、到光大”的概念深入人心。

按照资管新规要求,光大银行创设的“七彩阳光”净值型产品体系已颇具声名,或将成为拓展新规业务的利器。

2019年4月,中国银保监会核准光大银行理财子公司筹建,这是在股份制银行中首批获得批筹的理财子公司。业内人士认为,经过资管新规的转型阵痛期,光大银行理财子公司开业后,理财中收有望强势抬升,将有力助推财富管理银行战略。

依托光大集团金融全牌照、产融结合陆港两地的优势,加上光大集团内部流量优势,历史悠久的品牌优势和强势的客户规模,光大银行打造“一流财富管理银行”有了多种保障。

但一向较为低调的光大银行从不光追求“大”,光大人更希望远虑深计、计出万全。

光大银行首席业务总监、理财子公司拟任董事长张旭阳1997年加入光大,19年后离任加入百度,后出任百度副总裁。

人们都猜测,或许是这家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的相似,又或许是这家银行有超越金融科技公司的优势,使得这位资管领域的领军人物在三年后从BATJ再度回归光大。

谈及对未来理财子公司的期待,张旭阳坦承,“我们希望有一个好的起步,以终为始,科技为舟,希望判断十年以后中国乃至全球资产管理行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提前做布局;顺应科技发展趋势,引领公司投资方向;更好地借助AI和大数据,提升理财公司的投研能力,推动财富管理服务模式的创新。”

引领行业推动中国的实体经济、推动银行理财子公司成为企业融资、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力量,对中国的科技创新提供很好的资本性支持,才是光大理财子公司的“深谋远虑”。

2019年的北京,人们已经在唱“终于有一天会修到七环”;麦当劳也改叫做了金拱门;方便面的销量已经连续多年下跌,曾经的龙头企业亏损900亿倒下神坛;国贸CBD、望京、上地的金融公司已经换了一拨儿又一拨儿……

这里的一切都在改变。

逆行业之势、取得了多年来最优异的业绩,光大银行仍然面临诸多挑战。如何保持顺势而为、逆流而上,这家银行的思考从未改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