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重庆金山多项专利被宣告全部无效 警惕伪专利诉讼扰乱科创板

原标题:重庆金山多项专利被宣告全部无效 警惕伪专利诉讼扰乱科创板 来源:百家号

近日,从国家知识产权局得知,“科创板专利纠纷第一案”原告重庆金山8项涉案专利中6项被全部宣告无效。

重庆金山这6项被“全部无效”的专利分别是:专利号201820275046.8,名称为“无线胶囊内窥镜”的实用新型专利权;专利号201720947925.6,名称为“一种消化道诊断仪及其胶囊内窥镜图像数据处理系统”的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201220196431.6,名称为“胶囊内镜”的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201320386725.X,名称为“胶囊内镜外壳结构”的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201420171032.3,名称为“一种具运动定位功能的胶囊内镜系统及其胶囊内镜”实用新型专利;及专利号为201621444940.0,名称为“一种胶囊内窥镜工作系统”的实用新型专利。6项专利均与其“胶囊内镜”产品相关。

据《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以上实用新型专利均已被现有技术公开或属于公知常识,相对于现有技术不具备突出的实质性的特点和显著的进步,不符合专利法第22条第3款的规定,宣告专利权全部无效。

“全部无效”意味着毫无价值,重庆金山高达75%比率的专利被定义为“无效专利”,为何在专利稳定性如此之差的情况下还要发起对他人的诉讼,不由让人质疑其真实目的是什么?

专利被打脸重庆金山真实意图曝光

半年前(2019年5月),正值安翰科技IPO的关键时刻,重庆金山气势汹汹地在重庆一中院发起知识产权诉讼,认为安翰科技产品侵犯了自己的8项知识产权,向安翰科技开出了索赔5000万的天价数字。

“我们的产品早就面世了,重庆金山却在我们IPO关键时期提起诉讼,且其提供的涉案专利经不起分析检验。我们有理由相信:金山专利诉讼是假,阻止安翰IPO是真;专利维权是假,扰乱市场扩大自身知名度是真。”安翰科技认为该行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涉案专利均与胶囊内窥镜相关。现如今,尽管其中6项已被宣告全部无效,成了毫无价值的废纸,但由于这一“伪专利”专利纠纷案进展极为缓慢,导致安翰科技上市进程也一再受阻。

若如安翰科技所言,重庆金山的目的是阻止安翰IPO,并借机扩大知名度的话,重庆金山的操作也真是十分“成功”:

首先,“成功”扮演了安翰科技IPO路上的绊脚石。

知识产权诉讼周期长,直接对拟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研发实力”和“发行条件”提出质疑,极具杀伤力。一经爆发,难免会给企业上市进程及发行估值带来一定影响。

在重庆金山向法院提交起诉书后,重庆当地媒体第一时间予以报道。由于所处领域极其专业,媒体并不能理性及全面认知,导致片面不实“爆料”被断章取义的进行传播发酵,一时间让安翰科技“负面”缠身。后因案件进展缓慢,迟迟未果,安翰科技的上市时间被一拖再拖,直至昨日,安翰科技为了维护专利严肃性和科技创新严肃性,主动撤销上交所上市审核申请,并表示将与伪专利的讹诈和恶意起诉行为抗争到底。

其次,“成功”让重庆金山快速曝光。

在安翰科技市场美誉度被蒙上阴影、各种质疑、批评不断涌来的时候,名不见经传的“维权者”――重庆金山的曝光度却快速、大幅提升。

公开资料显示,安翰科技的“磁控胶囊胃镜系统”在2013年就已上市,并通过了包括北京301医院、上海长海医院、上海仁济医院、武汉协和医院、山东省立医院等全国多家三甲医院多年、多项临床验证考验,获得国内国际学术界、临床医生和患者的广泛认可和普遍赞誉。

两家企业已相安无事在同一领域近10年,彼此对对方非常了解。重庆金山为什么偏偏在6年后安翰科技上市之机才发起专利侵权诉讼?动机何在?放眼全球,通过伪专利诉讼“蹭流量”“傍名牌”获得原始知名度积累后,华丽转身、强行上位的成功案例比比皆是。

如果说前面这两项“成功”正合重庆金山的如意算盘,那后面这两项“成功”则让重庆金山暴露了本来面目,让旁观者不由得发出“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叹。

第三,“成功”曝光了自身核心技术底细和根本区别。

随着重庆金山的起诉,两家产品的官方认证信息也随之被媒体曝光:两家公司产品不仅名称不同,技术水平也大相径庭。

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备案的注册证信息可以看到,安翰科技产品名称为“磁控胶囊胃镜”,适用范围明确用于“胃疾病的检查,以供临床诊断”。而重庆金山胶囊产品的名称为“胶囊内镜”,适用范围为“采集和查看胃和小肠的图像(消化道狭窄或梗阻等禁忌),在医疗机构中使用”,未明确可用于“诊断”或“辅助诊断”,只是认定可以用于“采集”和“查看”,可以使用。

细究几个词语,其间的细微差别道破了二者技术水平完全不在一个层次的真相。从医学角度来看,人体医学影像如果采集不全面就无法辅助诊断,对病灶如果查看不细致,不掌握充分医学证据就无法诊断。安翰科技的核心技术“精准磁控技术”正是解决了胃部系统化检查和精准观察胃内病灶的问题,其准确性获得大量临床研究成果验证。而重庆金山产品对胃部疾病检查准确性,在临床上一直没有公开发表相关数据。这种“强上位”的手段,虽然博得了媒体的关注,同时也暴露了自己不堪一击的技术老底。

第四,“成功”暴露了重庆金山的专利成色:伪专利占大头?

国家知识产权局对重庆金山涉案专利再次审核后宣告8项中的6项专利属全部无效专利。这就意味着,重庆金山公开拿出来打官司的专利,75%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伪专利”。照此比例推测,这家企业的专利岂止是有水分,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水漫金山”了。

如此脆弱的专利基础,暴露了重庆金山真实的研发实力和高科技含金量。在之前的媒体报道中,重庆金山疾呼“自己的孩子被侵权”,然而事实却不容辩驳的证明这亲生的“孩子”原来只是个漂亮的洋娃娃,是精心装扮用于起诉的道具。

恶意诉讼背后金山的“越线”生意经

难道金山在起诉前不知道自己的专利价值几何吗?发起这样的起诉不担心贻笑大方吗?仔细分析重庆金山,我们或许能对其中缘由感知一二。

重庆金山,其实际控制人为王金山,持股比例高达70.49%。据媒体报道,1993年,王金山和朋友合做工程装修。那么,本是装修队出身王金山,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科技公司创始人和实控人?成了媒体报道中的“科学家”,成了多项专利都拥有者?着实令人费解。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金山早已官司缠身。天眼查显示,重庆金山自身风险信息高达46条。其中,开庭公告信息29条,法律诉讼17条。由此可见,重庆金山早已是法院的常客,打官司手法已进入常态化。而在众多的法律诉讼中,因专利(侵权)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的诉讼更是不在少数。

面对这样的数据,我们有理由相信:重庆金山不仅熟知诉讼的套路,而且能将诉讼玩得出神入化!可以推断,重庆金山不是不了解这次诉讼的最终结果,而是为了某种目的,用“伪专利”来扰乱科创板环境,迷惑审核人员,构陷安翰科技,使之不能顺利上市。

回顾重庆金山在整个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从被侵权的弱者到各媒体报道中的所谓“龙头企业”,我们不禁要为重庆金山的演技和越线生意经所折服!

警惕伪专利捣乱成为恶意竞争的惯用伎俩

2013年至今,以“不插管做胃镜”的方式专注国人胃部健康管理,独安翰科技一家。6年时间,足以让任何一个科技领先企业在细分市场攻城略地,所向披靡。近年来,安翰科技在突破传统胃镜检查弊端方面取得显著进展,业绩也实现快速增长,最近三年收入复合增长率达67.44%。

作为科创板第一批受理企业,重庆金山对安翰科技的专利诉讼被誉为“科创板专利纠纷第一案”,一经媒体报道瞬间刷屏。还有一些不明就里的外行记者自认为掌握了真相跟风关注,不但没有还原事实真相,反而让事件更加扑朔迷离。舆情的复杂化,变相给重庆金山的“伪专利”诉讼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类似操作手段,与不久前视源股份阻碍鸿合科技IPO的意图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2018年底,在鸿合科技面临IPO审核的关键时间节点上,视源股份的全资子公司视睿电子以涉嫌侵犯其4件专利的专利权为由,向鸿合科技及其子公司深圳鸿合发起专利权诉讼,且每次发动诉讼后,都伴有媒体对于鸿合科技盈利能力、可持续经营方面的“忧虑”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鸿合科技于今年4月成功过会后,视源股份再未发起类似诉讼。

业内人士指出,知识产权诉讼既可能是企业抵御知识产权侵权损害的保护伞,也可能成为企业打压竞争对手的手段。安翰科技的遭遇与鸿合科IPO如此相似,让我们必须警惕,“伪专利捣乱”已经演变为恶意竞争的惯用工具。

当下,科创板和注册制在市场化交易定价和交易制度的创新,势必掀起一股科创板上市热潮,让更多真材实料的科创企业走向公众视野。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科创板注册制推行的深入,科技创新企业申请科创板上市将进入常态。未来,随着市场经济下的法律体系不断完善,通过降低企业商业道德的底线、搭车取巧获利、恶意竞争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诚信经营才是正途。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