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华夏银行292亿定增保荐费仅42万 投行开打价格战?

巧了!又来一单超低费率银行项目,292亿定增保荐费只有42万,区区360万发行费分5份,投行开打价格战?

券商中国

华夏银行292亿定增却几乎为零的承销保荐费率,再一次让市场热议投行价格战问题。

继去年11月份上海农商行IPO项目爆出的超低承销费率,包括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在内的5家券商近期承销保荐了华夏银行292亿定增项目,共获不到42万的承销保荐费,再一次引发市场热议。投行承销遭遇量价双压,寒冬这么冷?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华夏银行定增项目承销费率如此低,有一定的特殊性。与IPO市场不同,增发项目会视券商要承担的风险、项目的技术含量、客户是否兜底等因素,承销保荐费会有较大弹性。

在IPO数量和金额整体低迷的情况下,再融资市场的竞争比往年要激烈。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的增发收入占投行承销的收入占比有所提高。

IPO项目的承销保荐费率则比较稳定。虽然从数据来看,去年IPO项目的平均承销保荐费率比往年低不少,但IPO项目募资额普遍较大,券商中国记者以募资额分区间来统计承销费率,发现并不存在“价格战”的情况,这与业内人士的感受一致。

巨额定增项目,承销费率十万分之一

2019年1月10日,华夏银行完成了一笔募资292.32亿的非公开发行,让人意外的是,这样一笔巨额募资,5家保荐、承销机构总共分得的保荐承销费只有41.89万元。如果非要算出承销保荐费率的话,这单业务的费率低至十万分之一。

本次非公发行的保荐机构为中信建投证券,联合主承销商为中信建投证券、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证券、中银国际证券、民生证券等5家。

再来对比一下其他发行费用,就会知道承销保荐费用有多低。一共360万元的发行费用,律师费有160万,股权登记费70.65万元,保荐承销费41.89万元,申报会计费用等另外两项共计88万元。

其实就在去年11月份,上海农商行的IPO项目招标公告的竞标者给出了超低承销费率。当时,海通证券保荐费只要5万元、承销费率只要万分之五;国泰君安证券、中信证券给出的保荐费分别为16万元和30万元,承销费率分别低至0.45%和0.28%。

虽然两单项目的性质不同,一单为定增项目,一单为IPO项目,但类似的是二者都是银行项目,承销费率都低的令人咋舌。

解密承销费率为何如此低

券商中国记者从数个业内人士处了解到,华夏银行项目承销费率如此低,不算异常情况,但确实有一定的特殊性。

首先,华夏银行定增项目的资金方是银行自己找好的。这一点很明显,华夏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发行对象有3个,首钢集团和国网英大在定增前就是华夏银行第一和第三大股东,分别持股20.28%和18.24%;京投公司是华夏银行的关联方,也是其大客户,截至2018年6月30日,京投公司在华夏银行直接授信额度 48亿元,贷款余额 5亿元,存款余额为 13.14 亿元。

第二,银行项目尤其是国有大行的定增项目,基本没有任何审核风险,相应的券商价值含量比较低,“保荐机构的主要工作就是做文件。”有业内人士反馈说。

第三,这个定增项目,保荐机构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投行人员几乎都在北京,不产生差旅费用;做文件的费用只需要几千块;主要花费的是人力成本,换算成时间的话,这一单活,在资料备齐的情况下花费一周左右时间。

从项目的审核风险、发行难度以及投行的工作量等各方面因素来看,券商承销保荐这个项目花费的技术含量并不高,所以整体费率偏低。

不过上述人士也坦言,虽然类似项目不赔钱,但是也不赚钱。为什么投行还趋之若鹜,尤其是中信建投证券、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等大型券商积极参与。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原因就是“投行主要看中的是承销的市场份额,有利于承销金额的统计排名。”

“一般的公司定增及IPO都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技术含量,价格一般不会太低。”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

增发收入占比提高,竞争更为激烈

2018年一二级市场普遍低迷,投行整体业绩都有较大幅度的下滑,增发收入占投行承销的收入占比有所提高。

券商中国记者据wind统计,2018年共有53家券商获得承销收入,共计69.60亿元,同比2017年减少了61.66%。

就增发而言,2018年一共有34家券商获得增发收入,共计12.85亿元,增发收入同比缩水了53.53%,低于承销收入整体下滑幅度。

增发收入在向头部券商集中,中信建投一家的增发收入就占了14%的市场份额,1.8亿元的收入排名第一。排名前六的券商增发收入就占了53%的市场份额,其余五家分别是华泰联合证券、国泰君安证券、中信证券、海通证券、东兴证券。

在2017年,增发收入排名前八的券商所占市场份额总和才刚达到50%。

同时,增发收入占投行承销收入的占比在提高,2018年增发占承销收入比例为18.46%,较2017年15.23%的比例提高了3.23个百分点。

有券商投行总经理表示,因为2018年的IPO数量及募资规模同比均有大幅缩减,再融资市场的承销保荐竞争就比较激烈。“老客户还好,如果是纯靠竞标的新客户,尤其是以前没服务过的上市公司,竞争就激烈很多,承销保荐费用会下降一些。”

2018年全行业保荐收入同比减少65%

行业寒冬时期,投行IPO业务迎来量价双压,不仅数量骤减, 平均承销费率还创下历史新低,似乎表明投行正在打“价格战”,但事实如此吗?

作为史上最严发审委上任后首个完整年份,2018年首发(IPO)过会率仅60%,创下最近9年新低; IPO数量及募资规模同比均有大幅缩减,40家券商共获得约54.42亿元发行费用,比2017年全行业保荐收入减少65%。

伴随IPO数量骤减趋势的,是保荐承销费用比率不断下滑。券商中国记者统计,整个2018年,IPO项目共募集资金1378.15亿元,投行获得的承销及保荐费用共计55.23亿元,平均承销保荐费率为4.01%。而在2017年,IPO项目的平均承销保荐费率为6.78%。这意味着,A股全市场在2017年募集100元需要支付6.78元的承销保荐费,但在2018年只要支付4.01元即可。

不过有大型券商投行部总监对记者表示,按照募资金额区间来对比承销保荐费率,去年IPO承销费并没有明显下降迹象。而这也是很多投行人士2018年的感受。

券商中国记者按照募资额区间对2018年和2017年的IPO项目承销保荐费率进行梳理,整体来看,2018年IPO项目的平均募资额比2017年大,比如2018年没有2亿元以下的IPO项目,但2017年却有46个小项目;2018年有4个募资额超50亿的项目,2017年却没有一个。

有中等券商投行业务管理部总经理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虽然IPO承销保荐费率整体在下降,但每单IPO项目的收费绝对金额在增长,“因为每单项目的融资额变大了,前两年三四千万利润额的IPO项目都可以发行,现在几乎没有8000万以下的融资项目,融资额增加了,相应的承销费率就会低一点,但每单项目的绝对收费额在增长。”

从数据来看,2017年IPO保荐市场,46家2亿元以下的IPO项目,平均承销费率高达12.39%,但2018年不仅没有小额保荐项目,50亿以上的大项目承销费率更是不足2%,两相对比使得这两年的平均承销费率差别明显。

从募资额2亿到50亿的IPO项目来看,2018年和2017年的承销费率差别不大,2亿至12亿的项目承销费率甚至大多要高于2017年的IPO市场。

上述大型券商投行部总监表示,IPO项目中,保荐机构要承担很多风险,并且技术含量较高,收费不会太低;不过增发市场就有一些特殊性,视券商要承担的风险、项目技术含量、客户是否兜底等因素,承销保荐费会有较大差别。

投行扶优限劣,中小券商可从细分领域入手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及资本市场深化改革问题,天风证券认为,资本市场改革的核心是打造一套新的资本形成体系,从而培育出具备中国特色、能承担资本市场核心功能,并对上市公司股票内在价值真正负责任的市场主体,这个市场化主体大概率就是投资银行。建设强大投行,对资本市场改革意义重大。

近两年来,监管层面对证券行业扶优限劣的趋势非常明显。投行人士也多有感触,很多大项目都在向大券商倾斜,中小投行的生存压力巨大。上述投行总经理表示,“一般来讲,大的客户倾向于找大的券商,中小券商做的项目体量相对偏小,审核门槛逐渐提高,以后对中小券商来讲更加艰难。”

中小券商该如何突围?上述投行总经理表示,中小券商要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行业地位,可以从某一个细分领域入手,把一个具体行业做好,“比如,做两家医药行业或电子行业的项目,同行业都会知道这个项目是哪家做的,有需求时都会找上门来,这是很明显的一个趋势”。

国信证券研报表示,近期,政策环境改善,包括科创板试点注册制、并购重组审批优化、再融资业务松绑,将为券商投行业务带来机遇,预计项目储备丰富、投行业务能力强的券商将直接受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