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股票

突破1500亿元、融券余额创下历史新高 透露什么信号?

上海证券报

关注

突破1500亿元!融券余额创下历史新高,透露什么信号?

周一指数大幅反弹,引得不少投资者欢呼雀跃,但同期有一项交易数据却释放出谨慎信号。

交易所今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周一指数大涨过程中,沪深两市融券余额单日增长35.62亿元,最新报1518.03亿元,历史首次突破1500亿元关口。

机构重仓股与科创板股票融券余额增长,是造成两市融券总量扩张的主要原因。此外,上市公司股东参与转融通出借业务的意愿强烈,也使得融券券源有所放量。

融券余额首破1500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4月19日收盘,沪深两市融券余额合计1518.03亿元,自2010年两融业务开展以来首次突破1500亿元关口。其中,沪市融券余额报916.34亿元,深市融券余额报601.69亿元。

2020年以来两市融券余额变化趋势

两市融券余额今年以来保持稳步扩张趋势,最新余额较去年年末增长约148亿元。分类看,近期融券扩张主要来自个股层面,而ETF融券余额变动不大。以周一为例,两市融券余额单日增长35.62亿元,其中个股融券余额增加32.81亿元,占比超过90%。

机构重仓股融券余额快速扩张

近期融券余额增长靠前的多为机构与外资重仓股。

周一有6只股票单日融券余额增长超过1亿元,分别是招商银行宁德时代、中芯国际、美的集团、海康威视和北汽蓝谷。从走势上看,这6只个股周一股价均收获上涨,但今日表现分化:北汽蓝谷继续涨停,中芯国际、宁德时代等则出现回调。

两市融券余额迎来爆发始于2020年。在过去一年间,招商银行、美的集团、恒瑞医药、中国平安等机构重仓股融券余额均扩张超过10倍,远高于同期股价涨幅。

分析人士认为,政策层面为相关机构出借业务扫清障碍,或是构成上述个股券源增加的重要原因。

2019年6月,《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指引(试行)》发布。当年7月,南方、博时、华夏、易方达在内的四家基金公司率先拿到转融通业务资格。

2020年9月,《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期货投资管理办法》发布。当年11月,中信证券、国泰君安等多家券商均完成首单QFII转融通出借业务。

科创板融券余额高企

科创板一直是融券较为集中的板块。截至4月19日,科创板整体融券余额174.19亿元,占到两市融券总量的超过10%。

值得关注的是,不少科创板股票的融券余额甚至超过同期融资余额。

中芯国际最新融券余额报62.57亿元,远高于其他科创板股票,同时也高于中芯国际同期融资余额(40.12亿元)。金山办公、心脉医疗、石头科技等科创板热门股,最新融券余额也均高于融资余额。

战略投资者出借意愿强烈,是造成科创板股票融券余额普遍高企的主要原因。

中芯国际上市公告书显示,战略投资者在公司科创板发行中获配8.43亿股。根据上交所网站披露的数据,目前中芯国际已有1.14亿股战略投资者获配股份被转融通出借,余下可出借股份还多达7.29亿股。

中国通号、沪硅产业战略投资者出借数量分别达到3026万股和1197万股。华润微、九联科技、天能股份、生益电子等科创板股票,战略投资者最新已出借数量均在400万股以上。

科创板股票战投出借数量排名

上市公司股东加紧出借股票

今年以来,上市公司股东通过转融通出借公司股票的现象进一步显现,为两融市场提供了大量新增券源。

仅4月以来,就有上海机场、兆日科技、深天马A等近10家上市公司披露公告,表示公司股东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借出了所持有的公司股票。

多家上市公司股东出借股票

上海机场此前因为业绩大幅预亏而遭遇连续跌停。就在跌势稍稍缓和后,公司控股股东抛出了转融通出借计划。

4月7日,上海机场披露公告称,近日收到控股股东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团公司”)关于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的告知函,具体内容如下:集团公司拟参与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将持有的公司部分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出借给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出借股数不超过4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3%。

兆日科技股东则同时祭出减持与出借两大手段。

4月14日,兆日科技披露《关于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减持股份及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的预披露公告》。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和公司实际控制人计划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及参与转融通证券出借业务合计不超过672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2%)。减持原因为股东资金需求,出借原因为获取出借利息,盘活存量资产。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