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期货

《郑是姐姐》来了:田冰

郑商所发布

关注

《郑是姐姐》来了:田冰

《郑是姐姐》——田冰

田冰,方正中期首席风险官。2021年新年伊始,因为疫情的反复,我和田冰的约见从1月初,一直拖到了1月末,我和同事们打趣说,“可能是因为田冰是风险官,新冠疫情的风险管理也在她的职责范围之内,所以我们的采访会经过缜密的合规推演。”我想象中的田冰应该是合规与法条的化身,拘谨严肃不苟言笑。而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满足了我对摩登办公室女郎的全部设定。

田冰:我是方正中期首风田冰,从业时间也比较久了,属于行业里头历经了几个时代的、沉淀的“前浪”。

亚楠:你看起来很年轻,讲讲你跟期货结缘最有意思的事情。

田冰:最早的时候,这个行业所有的那个交易没有电子化,就跟国外的场内市场是一样的,红马甲、喊单、电话交易。那个时候,就像这样,我坐这边,他坐旁边,我是做交易的,以交易的身份,然后把我们的需求转述给他,他用他的语言把它编成程序,慢慢地第一代的电子化的软件就这样诞生了,把人的大脑变成了计算机的语言,我觉得就是很神奇。

 

没想到面前这个如此年轻又气场十足的女人,入行竟然是从红马甲开始做起的。看来还真如她所说,她是行业经历了几个时代的“前浪”。

 

亚楠:你特别喜欢哪个品种?

田冰:已经没有了,是原来的绿豆。

亚楠:喜欢绿豆?为什么?

田冰:我们刚入行的时候的品种,所以印象特别深刻。那个年代很天马行空,也很火热,客户参与度很高,印象比较深的,那么早,那么早,但是那个客户依然是来自现货端的客户,我就在想行业发展到现在,它依然是要服务实体经济,这是它最根本的东西。

亚楠:我发现期货业里的首席风险官女性特别多,这有什么原因吗?

田冰:行业里面做到高管层次的肯定是男生多于女生。然后做首风这个岗位的,客观上可能数量应该还是男生多一些。但是为什么大家非常强烈的感受,好像首风这个职位就是女生多呢?我觉得有一定的“幸存者效应”,就是说做的优秀的女生的首风多,她曝光率会高一点,所以会整体传递的感觉是这样的。

亚楠:那女性在这个岗位上有没有优势?

田冰:我们这种行业,就是管理风险的行业,你不可能屏蔽风险,你也不可能逃避风险,你是在管理风险。那么在管理风险当中你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那你采取怎样的一个策略,可能对风险的控制结果就会完全不同。所以我觉得女性有女性的特质,使她在这个岗位当中相对的可能沉淀下来的、优秀的会多一点。强势对强势可能会产生负向作用,有女性的柔和去调和,可能团队会爆发出更强有力的优势。

 

田冰的谈吐条理清晰,冷静客观。而这在田冰看来,是岗位历练。

 

田冰:首风这个岗位特别特殊,它要求你的全面性,你对公司每个条线的把控和了解,其实都需要覆盖。所以相对来讲你就必须要做到客观。法律是有温度的,我们在做内部控制的时候,你也要有弹性,不能刻板。

 

采访完田冰之后,我在另一个会议室里背对背地采访了她的团队成员。 

亚楠:关于印象

赵丽娜:我第一印象是特别个性那种,因为她当时爆炸的那种发型,一看好像有距离感。

张成园:该怎么形容呢......就像电视剧里面那种女强人的那种风格,也不太敢跟她多接触,结果接触之后发现,原来不止是那样的。

亚楠:关于工作

张成园:她对我们的要求特别严格,比如说在工作当中,就哪怕是一篇文章,然后如果她看过之后就会给你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修改的这种。她经常就是在晚上我们收到她邮件的时候,都可能是十一二点了。

亚楠:关于生活

赵丽娜:家里面有什么事情,就是跟她去聊的时候,她没有领导的那种距离感,她都是用非常亲和的态度,然后给你一定的帮助。

 

亚楠:你能描述你自己的工作节奏吗?

田冰:我可能就是很长一段时间,可能每天是12个小时,当小孩比较小的时候,你没有办法说早上一直在办公室工作,那一段就是下班了大概能到五六点,先回家照顾孩子,辅导功课,10点钟开始再继续工作,很长一段时间是这个状态。

亚楠:有时候工作太忙,会觉得对家庭有愧疚吗?

田冰:有呀。你的时间都被占掉了,也没有陪孩子。一年到头工作,也没有时间陪妈妈出去走一走,玩一玩。

亚楠:最想跟妈妈说什么话。

田冰:健健康康的,开心快乐。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