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期货

原油新世界的三国杀博弈

外盘期货走势图

外盘期货走势图

付鹏/作者 见证能源/来源

正如每次油价下跌后支撑油价的永远都是来自于供给的变动一样,而原油作为大宗商品之王,其本身的供应变动并不是传统商品的成本边际投资收缩供应这样的路径,OPEC的存在就是那个供给的阀门,所以你不难发现,油价下跌之后永远需要研究的都是囚徒困境和博弈关系;

现在全球能源市场的第二次大变革就是从美国的页岩油革命开始,第一次大变革我觉得就是OPEC的时代,而这第二次大变革我认为则是一个三国杀的时代到来;

2014年到现在,美国页岩油革命带来的油价波动直接产生的就是打破了寡头的时代,一点点的蚕食着OPEC对于市场的份额和定价的能力;

在第二次大变革的第一轮较量中我们其实看到了几个重要的特点,页岩油的韧度远比OPEC等产油国要强的多,这在2014年暴跌后到2016-2017年的修复开始就给了第一次向世界展示的机会,那两年的经验是非常值得我们总结的;

这里面有一张图,是美国页岩油最主要的二叠纪盆地的产出同比增速和油价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用产出同比增速数据呢?单一的钻井数量在这两年的经验总结中其实不难发现,会存在提升单井效率的问题,所以最直接的看直接变量,那就是产量,用二叠纪盆地的产出同比增速,更能敏感的看到油价和产出增速之间表现的一些关系;

如果我们把产量的同比增速叠加一下WTI的油价,就会发现里面真正的内涵信息,很多时候研究人员写报告经常愿意生成这样的一个逻辑:油价的下跌导致页岩油产量增长放缓,并把这个作为一个油价上涨的因素去描述,我认为前一句的陈述是对的,但是对于后一句的结论去应用,就略显得草率了;

作为第二次能源革命的出现,在这几年之前我们大都数人对于页岩油的弹性都属于预测性质,或多或少都带有一些猜测性质,想当年我们去美国做实地的调研,即便是从事页岩油勘探生产的公司,对这个弹性区间也都并不是完全的有100%的把握;

不过好在经历了这几年的两三次之后,我们就不难从过去发生的事情中看出一些端倪了,这更有助于我们理解页岩油的弹性问题;

从上图上我们可以观察到,随着2014年下半年管道的问题得以解决,页岩油革命对于全球能源结构的改变算是正式的拉开了大幕,从产出增速和绝对油价(近月绝对价格)之间的关系不难看出,第一个弹性变动的点出现在2015年的上半年;

油价的下跌会引发产出的放缓,这句话可以通过那段历史总结出更为准确的描述,当油价近月价格跌到了45-55之间的时候,开始引发页岩油主要产区的产出增速的下降(注意是产出增速%而不是绝对产量)

之后的几年里,我们不难从图上发现一个现象,油价的波动和页岩油主要产出的产出增速之间竟然是正相关关系,这似乎无法把产出增速放缓和等同于油价有上涨的动力之间相挂钩;

既然我们讲到这第二次大变革是一个三国杀的时代,其实天平的平衡并不是由页岩油的产出来进行平衡的,事实上在2015年刚刚开始第一次面临的三国杀的第一局的时候,甚至是连参与其中的选手们(沙特)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在2015年下跌的第一局三国杀博弈中,油价之所有后面近月价格连续下跌,最低价格甚至跌破了30美金形成了super contango结构,其实和沙特对于页岩油弹性的试探有着巨大的关系;

那个时候我也写过日记说到这是一个囚徒困境的问题,沙特为首的OPEC内部存在利益分配的问题,OPEC还希望能够用低油价去干死页岩油的星星之火,结果在沙特财政收支和页岩油的生命力博弈上,沙特完败;

从我们看到的路径和数据上,我们可以大胆的脑洞一下,如果当年的沙特比页岩油更能抗住内部压力,油价在30美金以下停留半年,会发生什么场景?呵呵我想结果将会和现在有着非常大的不同,油价短暂的跌破30美金已经将页岩油的产出增速干到了接近于0%的甚至整体页岩油产量还出现了同比的负增长,其实也已经逼近了页岩油的生命底线;

这里就是中国的那句古话:狭路相逢勇者胜,看谁能熬死谁;

第一轮的三国杀以沙特OPEC冻产(开始变相的被侵蚀市场份额)而结束,结构修正,绝对价格重新回到中性水平(50+-5)而只差一口气的页岩油也如同小强一样快速的恢复(无论是靠钻机的数量还是单井的效率提升)页岩油主产区的产量同比增速迅速的攀升;

此处最适合的诗句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虽然需求在之后还不错,库存下降,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沙特和OPEC被页岩油蚕食份额的基础上,事实上可以看的很清楚,;

且不说政治因素,特朗普不希望油价过高,直接的关系来看就是沙特的阀门变动,随着沙特开始更改增加产量,其结果直接引发了天平再次失衡,我想沙特也是觉得自己非常冤,此时第一轮和页岩油的正面接触,沙特终于看到了什么叫“套路”;

整个游戏从2015年的囚徒困境到2018年的下半年再跌回到50+-5的区间,整个三国杀的套路已经非常的清晰,这才是真正的利益;

喜欢政治博弈论的人不少没有想清楚美国究竟想要什么,很多人也想不明为什么美国不希望油价过高,总认为油价上涨对于美国对于沙特对于产油国似乎都是好事呀,为什么他们还要窝里斗呢?

看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真正的第二次能源革命的重点并不是油价怎么样,而是如何进行分配,这才是整个三国杀的核心;

这几年的油价涨跌,其实把沙特陷入到了非常尴尬的地步,油价跌,自己熬不过页岩油的小强,自己一动产或减产,油价虽然上涨,但是页岩油产量增的更快,自己稍微一松,油价马上暴跌,自己还没喝上口汤,就迅速的被再次挤压到需要再做出牺牲的底部;

隔壁还有一个俄罗斯狗熊,根本就是口是心非,隔岸观火,什么盟友,一切都是利益利益至上;

去年的下半年油价下跌,跌穿了50+-5这样的区间后,也同样开始发生2015年一样的事情,页岩油的产出增速开始放缓了,但仔细看一下增速,这可是增速还有33%的同比增速呢,所以不用考虑小强会不会先不行的问题,皮球依旧是踢给沙特为首的OPEC;

沙特在这次的第二轮三国杀中,改变了策略,这和2015年的在不清楚页岩油韧性的情况下,想PK决斗的沙特是完全不同的;

在45-55这个区间里,沙特率先的表现的很积极,主动压缩供应,所以对现在得油价来说是挺好的事情,油价不再进一步下跌了,这就是现在市场油价稳定的重要支柱;

但是问题又来了,沙特独木能否撑住?能撑住多久?自己的率先压缩的根本目的必然不是来当活雷锋的,沙特希望自己做出的表率能够使得所有的OPEC成员国,甚至是俄罗斯在内都可以让出一些自己的利益,来达到利益的平衡;

沙特的这个策略能成功么?我觉得依旧是最终现实比理想残酷,沙特人这种大家一起来当雷锋的策略,太高估其他人的人性了;

如果大家和沙特一起来维护市场的这种协议式的均衡,维持的状态下,目前的价格,短暂是有利的,可是对对手也是有利,这样的油价不足以导致页岩油能够被耗到产出下降(这已经在前面几年的测试中试探过了),最终随着美国进口和出口,大家会发现自己的份额在慢慢减少,在可预见的未来甚至是会丢失更多。

其他opec成员的利益还有俄罗斯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也将是受损了,千年才能修得同船渡,这种临时婚姻怕是分分钟钟就解体了;

现在沙特在关键的时间点之前抛出了我自己大义凛然的态度是真心的么?我相信沙特并不会没有自己的底线不停的削减,现在美国和俄罗斯对于它的市场份额蚕食是不可逆的(丢掉了就很难再抢过来啦),沙特怎么想呢,呵呵,想用自己的大义凛然来感动天感动地让大家都尽一份努力?

我们假设一下沙特大无畏的精神真的感动了其他国家(包括俄罗斯熊)然后大家一起遵守契约油价上去了,特朗普手上还有没有能够对付OPEC的牌呢?当然还有,既然你们用这种价格联盟的形式来抗衡美国的利益(我一直强调,美国的利益不是绝对的油价,是份额份额是定价权是话语权)那么起诉OPEC违反反垄断法,NOPEC议案将成为法律,这个核武器不见得就不会不被放出来。

第一轮沙特是硬碰硬,第二轮沙特想寻求大家一起捆绑妥协,呵呵结果将如何,我觉得Q2季度将会见到了,当然,三国杀必然会有第三轮博弈。(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