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期货

为何特朗普夺回美国钢铁业就业的设想难以实现?

美国总统特朗普真的能如愿以偿、达到他所说的“我们要使用美国钢铁,我们将使用美国劳工,我们将在所有交易中排在首位”的设想吗?

当地时间4月20日午间,特拉普举行签字仪式,根据美国1962年颁布的《贸易拓展法》第232条启动一项特别调查,以国家安全为由调查进口的外国钢铁,并表示,钢铁对美国的经济和军事都至关重要。为此“在这一领域,我们不能依赖于其他国家”。

这是继特拉普在4月18日发布了“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行政令后又一在挽救美国国内钢铁业及其就业方面的具体措施,意在对外国钢铁进口设置新壁垒,不过除了钢铁工会联盟对此表示热烈欢迎之外,钢铁业高管和分析人士对于这是否真能改善美国国内钢铁业生产和就业现状不抱太大期望。

针对美国钢铁的“买入美国”并没有考虑到一些钢铁产品(包括锡板和半成品)不是在美国制造的。因此,如果不当施行,可能会导致美国市场出现供应问题。纽约研究机构BradfordResearch的分析师布拉德福特(CharlesBradford)表示:“推行该条例的人对此毫无头绪,数学也不好。”

对钢铁进口设置新壁垒

此次,特朗普在白宫会晤钢铁行业高管时表示,将扭转钢铁行业就业机会流失的势头,而美国商务部将优先处理在钢材进口方面的调查,随后特朗普签署了关于加速钢材进口调查的备忘录。特朗普特别强调,这同中国一点关系也没有,“倾销是一个全球都存在的问题”。

传统上,美国钢铁的主要进口来源为加拿大、巴西、韩国、墨西哥、日本和德国。随着美国对中国输美的钢铁产品频繁发起贸易制裁措施,中国对美钢材出口量大幅下降。兰格钢铁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1~11月份,中国出口美国钢材107.1万吨,2015年同期为229.4万吨,同比下降53.3%。

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则表示,本次钢铁进口调查将专注于钢铁进口对于国家安全的影响,报告将在270天内完成,或将涉及所有美国钢铁进口。“美国钢铁进口持续增加,对我国钢铁行业产生了严重影响;钢铁是美国基建和国家安全的重要因素。”罗斯并强调,由于特朗普计划增加国防计划的开支,其中包括建造严重依赖于新型军舰的钢铁材料,为此这一问题显得格外重要。

罗斯表示,目前美国的钢铁行业前的运营能力仅为其全部能力的71%,进口钢铁则占到国内钢铁市场的四分之一以上。

此次美国方面启用的是一项数十年前颁布的且很少使用的《贸易拓展法》第232条,来研究对外国钢铁进口设置新壁垒,进而加大“美国优先”贸易政策的力度。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美国商务部网站看到,美方给出使用《贸易拓展法》第232条的理由包括:在2016年2月~2017年2月期间,美国进口钢铁增长了19.6%,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最近的报告则发现,美国钢铁工业受到外国进口钢铁的伤害,这其中包括那些向美国出口钢铁的国家不公平地对这些产品进行补贴或以人为的低价出售产品。

根据《贸易拓展法》第232条,如果罗斯能够确定钢铁进口威胁到国家安全,美国总统就将有90天的时间来确定他是否同意并采取行动“调整物品及其衍生品的进口”或其他举动。上述行为必须在总统确定答复生效之后15天内得以实施。而在总统确定是否采取行动的30天内,总统必须向国会提交书面声明,概述决定背后的原因。

在美国历史上一共进行了26次232次调查,但最终只有两次成功:1979年对伊朗的石油禁运和1982年对利比亚的石油禁运。美国贸易界对于特朗普翻出这样的古董法条应对钢铁业就业难题并不作好感。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乍得·布恩(BarChandBown)表示,在钢铁业方面扯上“国家安全”因素是为了在贸易中引发争端,“令人担忧的是,特朗普似乎正在把每块石头都翻起来寻找美国法律规定中每一种可用工具的可用性用以阻止贸易。“

此前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行以及世贸组织(WTO)三大机构还联合发布了一份旨在维护自由贸易的报告,并将这份报告带给了2017年G20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旨在批评美国特朗普政府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

IMF总裁拉加德表示,虽然全球经济正加速增长,但贸易保护主义风险加剧令全球经济面临重陷困境的风险;限制贸易是“自讨苦吃”,它会中断供应链,影响全球产出,导致生产资料和消费品价格上涨。而低收入家庭受到的损害最为严重,因为他们的消费在收入中所占比例最高。

罗斯对此回应道,美国在主要的地区中,是贸易保护主义最轻的。且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远比欧洲、日本等区域要轻,不过特朗普政府仍然在重塑全球贸易关系这一问题上坚持“美国优先”原则。

工会叫好企业存疑

特朗普在钢铁业方面的行动得到了美国工会的赞誉。联合钢铁工人联合会负责人利奥·杰拉德(LeoGerard)表示:“这份行政命令将为我们提供我们所需的工具,吸引企业回归,并让我们的员工重返工作岗位。”

不过美国业界并不这么看,其中直接的就是美国钢铁的供给能力问题。

美国B&W管道公司总裁博特赖特即表示,美国能够生产大型钢管的工厂很少,他们主要从日本和韩国进口钢管,而如果不能与外国钢铁公司进行合作,美国钢管生产会陷入困境。而一位在采访中要求匿名的美国管道供应商也表示,如果要求完全使用美国生产的管道,这将提高国内管道价格,并延误许多使用钢铁的项目。

同时,前美国贸易代表苏珊·施瓦布也指出,此前“买美国货”条款的经济代价非常高昂: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曾有过计算,彼时为保住钢铁业的就业岗位,平均每个就业都要多花掉90万美元,而这笔钱拿去投资更多基础设施建设或其他就业岗位不好吗?

此外,由于美国法律中现存“买美国货”中存在大量豁免条款,如美国进口企业向外国公司授予豁免条款,这最终还是导致国外竞争者的价格可以更低。此前,特朗普在4月18日的总统令中下令检查那些支持美国企业的政府采购规定是否真正有益于美国各产业,尤其是钢铁业,并承诺要正确监督,但没详细说明将如何监督。

拉帕姆-希基钢铁公司(Lapham-HickeySteel)总裁希基则表示,美国和外国承包方总能使用豁免使用进口钢,“政客们都这样说,但到最后他们的承诺并不会兑现。”

资讯编辑:乐卫扬 0701-2195750 资讯监督:张端 021-26093430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仅代表原作者观点,转载并不意味着Mysteel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与准确性,本文所载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直接决策建议。转载仅为学习与交流之目的,如无意中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Mysteel 021-26093490联系与处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