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基金

董登新:外资加速涌入A股 本土机构和小散该如何应对

第一财经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春节过后,A股市场开始情绪躁动、群情激昂,无论境内或境外机构都普遍唱多A股,他们称“大量外资正在进入A股”,反转或牛市似乎一触即发。这种感觉让人有些飘飘然了,国际资本要大举进入中国股市了!外资来了,他们是送钱来了,还是真的狼来了?

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提速,外资涌入A 股

第一财经

2018年,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全方位提速。这一年,我们全方位、大力度开放中国资本市场,系列改革举措高频推出,而且都是真枪实弹、真金白银,这一切引起了国际资本的高度关注与普遍认可,他们甚至已开始将心动变成行动。这是真正市场化、国际化改革的力量。

首先,外资进入通道多样化,外资准入门槛大幅降低。从QFII、RQFII到沪港通、深港通,从债券通到沪伦通(引入CDR),以及境外机构可以直接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这一切都为外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大开绿灯。与此同时,外资准入条件也在大幅下降。

其次,外资准入额度管制及股比管制也在大幅放松。2018年我们大幅提高了QFII、RQFII及沪港通、深港通的额度,其中沪深股通额度扩大4倍,并允许境外券商及金融中介在中外合资金融机构持股比例最高可达51%,监管新规取消了QFII资金汇出20%比例要求,取消QFII、RQFII本金锁定期要求,允许QFII、RQFII开展外汇套期保值,对冲境内投资的汇率风险。

再次,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修订完善QFII及RQFII有关规定,大力推进原油期货市场建设,积极推进铁矿石等期货品种引入境外交易者参与交易。深化境外上市监管改革,支持符合条件的境内企业到境外上市,稳妥有序推进在境外上市公司的未上市股份在境外市场上市流通。支持外资金融机构更多地参与地方政府债券承销。

此外,2018年三大国际指数(MSCI、富时罗素、标普道琼斯)纷纷将A股纳入其成份股,为国际资本来华配资提供了重要投资通道。2019年,MSCI有望将中国内地股票在其全球基准指数中的权重由5%提高至20%。

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QFII累计获批额度已达1010.56亿美元。2019年1月1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宣布将QFII总额度由1500亿美元增加至3000亿美元。中国证监会也明确表示,2019年要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水平,加快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综合性投资银行,优化沪深港通机制,有序扩大期货特定品种开放范围。2019年1月底,彭博确认从今年4月起将中国国债及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

2019年3月,上交所即将推出科板板+注册制,这是A股市场包容性与开放性改革最关键的一次重大突破,它将迎合创新企业大发展的需要,它是未来中国版的NASDAQ,也是A股市场改革的风向标。

证监会规定,从2018年9月15日开始,符合条件的外国自然人投资者可以开立A股证券账户。2019年2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境内上市公司外籍员工参与股权激励资金管理办法》,积极支持上市公司外籍员工参与股权激励计划,进一步提升资本市场开放程度。这一切改革新政都深深地吸引着国际资本及境外投资者。

数据显示,2018年,沪深股通投资者累计净买入金额近3000亿元。2018年中国债券市场外资净流入规模约1000亿美元,占新兴市场流入外资规模的80%。

2019年初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表示,预计今年外资流入中国股市规模会进一步增加,6000亿元规模可以预期。花旗银行日前发表报告称,2018年中国资本市场流入外资1200亿美元,创下历史纪录,预计2019年可达2000亿美元,再创新高。摩根士丹利上周也发布报告称,2019年外资流入A股的规模将达到700亿至1250亿美元。

本土机构和小散如何应对外资涌入

当外资源源不断地进入A股市场时,机构与股民都是欢呼雀跃,叫好唱多的声音都是一边倒,但我们是否还应该保持一份清醒?外资进入中国A股市场,不是做慈善,更不是送免费午餐。他们看到的是市场掘金新机会、新猎物,更重要的是,纵横国际资本市场的境外机构投资者,他们久经沙场,在投资风格与投资理念方面迥然不同于我国本土的机构与小散。境外机构进入A股市场,他们会如何应对本土的机构与小散?我们的机构与小散又如何抗衡境外资本?

众所周知,当A股关起门来的时候,一般都是小散高频率换手短炒,而机构则反过来“顺势而为”、专炒小散;那么,当股市大门打开后,当境外机构大批进入时,我们的机构与小散还能继续以高频短炒来应对或抗衡境外资本吗?

事实上,境外机构进入A股市场是大势所趋,无人能挡。但从监管层角度来讲,我国资本市场开放的最重要目标有两个:一是迎合国际化大趋势,通过双向开放提高中国资本市场的包容性和开放性;二是引入国际资本,改善投资者结构,打破“散户市”固有的短炒文化及市场生态。

开放的股市不亚于一个战场,它有资本攻防、也有做多与做空,它是各路资本的角逐场、竞技场,也是各类投资者之间的多空博弈战场。虽然股市投资不是零和游戏,我们也希望境外资本与本土机构及小散能够互利共赢,共享中国经济发展成果,但我们又该如何改变小散高频短炒、替他人“买单”的习惯,这仍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转变过程。

不可否认,A股国际化、机构化的过程,一定是A股“去散户化”,或是散户自动“被招安”的过程,因为当机构种类越来越多、机构规模越来越大时,小散平均收益率一定是明显低于机构平均收益率的,这将是不争的事实,机构将会用实力来“感化”小散,并最终引导小散通过直接购买金融机构的集合产品(资管产品)来间接参与股市投资。当然,小散也可以主动自觉地自我改造,一方面逐渐学会长线投资和价值投资,但另一方面更要具备足够的风险意识,学会“用脚投票”。这正是适者生存!

同样,对于中国本土的机构而言,他们大多习惯关起门来“短炒”,缺乏国际市场的实战经验,他们尤其习惯了以散户作为博弈对象(假想敌)来做庄或投机的传统风格,面对全新的竞争对手——境外机构、国际资本,本土机构必须学会转型升级,用国际化的视野,用价值投资与长期投资的手法来应对境外机构的竞争,机构与机构的对等博弈是市场进化的必然结果。因此,一直以来习惯于关起门来博弈的本土机构,一定要适应新活法、新战法!切莫守着旧黄历、老观念来看待A股市场新环境。

(作者系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