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基金

2019风口在哪、风险如何管? 五位私募大佬刚发话了

来源:中国基金报记者 汪莹

1月11日,中国私募基金行业高峰论坛在南京召开。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介绍,截至2018年底,协会自律管理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合计50.54万亿元,占全社会资产管理规模的半壁江山。其中,私募基金行业一直保持正向增长,去年增幅达15.1%,管理规模近13万亿元,为企业创新发展提供了宝贵的资本金,成为资本市场的中流砥柱。

在论坛上,私募行业众多大佬对于行业关切的问题进行了分享和讨论。基金君对部分精彩内容进行了整理,以飨读者。以下为论坛部分实录:

敦和资管张志洲:

机构要识别好、管理好、配置好风险

不平凡的2018年已经过去了,下面我有几个数据分享。这是2017年和2018年全球主要资产表现,可以看出2018年基本上是全球同冷暖。

2018年寒冷到什么程度?以历史眼光来看,把全球资产以美元做名义价格调整后,当年累计负收益资产类别的比例,更新到12月底是93%。

也就是说,自有统计数据以来,2018年是历史上第一次全球历史资产以美元作计价调整以后,93%的资产都是负收益,全世界都不好,而且是1901年以来最不好的。

从2000年到现在,2008年持有现金的收益是2.1%,但持有其他一些风险资产还是正收益,2018年是真正意义上持有现金躺着挣钱的一年,这是全球所有的大类资产收益的情况。2018年是真正的现金为王。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所写的《原则》教给我们,怎样在巨大的波动、巨大的风险、巨大的困难、巨大的失败之后再次走向成功,走向更美好的未来。答案就是要有伟大的目标,坚定地执行,失败后发现问题,最重要的是反思,反思之后改进,改进之后再前进。这不是西方文化独有的,我们有一句话:诸事不顺,反求诸己。作为机构投资,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怨天尤人,而是反思自己。

作为专业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我们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就是把投资人的利益放在最重要位置,放在所有管理人、托管人的利益之上。贯彻好审慎义务,即在管理投资人资产时,必须像对待自己的钱一样审慎选择和决策;落实好忠实义务,即按照投资人托付履行好承诺,绝不把投资人的钱用于个人或第三方利益输送。

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行业其实就是国外的对冲基金,全球对冲基金创始人Alfred Winslow Jones曾解释道:对冲基金之所以有权利收20%业绩提成,是因为我们要像腓尼基的船长一样,在大海上顺利航行,把客人的货物送达彼岸,之后才能收费。腓尼基人是欧洲以航海出名的民族,他们有跟货物共存亡的商业道德,船沉了,货沉了,我也沉了。面对惊涛骇浪,他们以高超的技能,高效、团结、合作的团队,抵抗暴风骤雨。

在经历了2018年的大风险后,很多资产管理机构都承受了损失,我们能否像腓尼基人一样,知道在大海上航行时时刻刻面对风险,有没有识别好、管理好和配置好风险,是否做到了专业、专注、高效、合法合规地平稳运行,值得反思。此外,我们还应该多关注履行企业社会责任。

巴菲特曾说:“我很幸运,我出生在1930年的美国,而且还是白人,还是男性,所以我太幸运。”这句话告诉我们:经历了2018年,每个企业都应该审慎地评估一下,自己的成功到底是能力还是趋势。没有一个企业能在对国家没有信心的情况下成功,所以压力和挑战能够引发思考,促进团结,产生机会,希望大家把事情做好,把能力增强,2019年将是非常值得期待的一年。

洪泰基金盛希泰:

投资讲风口,但不要故意制造概念

投资行业有一个说法:做投资,如果没有经过牛熊转换,很难成功。最近四五年我参与到投资行业,经历了这个行业的鼎盛,也经历了2018年以来的严冬,收获很大。

在投资行业,早期投资以天使为代表,后期投资以PE为代表。做天使的人觉得PE这帮人很没劲,一定要看报表才敢投,特别不性感;PE投资人觉得天使那帮人胆子太大,什么都没有就敢投。我认为,早期和后期打通、相互借鉴是非常有好处的。早期投资如果有PE思维,后期投资如果也注重看人,而不只是看报表上数据,对双方都有好处。

有人觉得人民币基金的LP不成熟,跟美元基金不一样。美元基金的钱是老钱、长钱,没那么快要求回报,人民币基金要求高回报。人民币基金的LP真的不成熟吗?我认为正好相反,人民币基金LP太成熟了,好比一个人被爱伤过后就很难相信爱情。很多LP在“出道”的时候被伤过,所以他不相信你。

做投资,初心很重要,做正确的事比正确地做事要重要很多,把别人的钱亏了很不应该。投资行业对实业的引领作用非常重要,投资讲风口,但现在很难找到过去像互联网这样的大机会,不要故意去造概念,才能体现专业价值。

这几年基金业协会做了很大贡献,行业规范管理从无到有,有很大进步,但我觉得仍然有很多事要做,比如建议对做得很差的GP采取措施,对GP主要创始人做更严格的要求。

我想替投资人呼吁一下,现在很多人总觉得创业者是弱势,创业者需要保护,但投资人一旦给了钱其实就成了弱势群体,我认为投资人也需要保护。投资人与创业者应该是对等关系,我们都需要保护,维持各自的定位。

赛富投资阎焱:

创业和投资是最难的事,不遵循大数定律

最早在1994年、1995年,中国私募股权行业有一批VC开始进入中国,到2000年前后互联网泡沫有一批人撤走了;2004年中小板推出,PE退出渠道增加,又重新进来一批,国内企业逐渐开始做VC、PE;2008年危机之后推出了创业板,VC、PE真正进入发展道路;2014年,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普及对投资行业推动巨大;2015年双创大规模推动,人民币基金爆发性增长。

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一个最坏的年代。大多数人相信创业是致富最快的途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众投资”使中国成为世界VC、PE的中心,同时VC、PE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大家主要关注两点:怎么尽快花钱,怎么尽快赚钱。谁都没有考虑五年之后有多少基金可以把钱拿回来。

这个年代投资到底投什么?首先要定义什么是创业,什么是成功。简单来说创业就是“自己干”,是创业者发现机遇并将之变成商业价值的过程。在街边摆摊赚钱,不是机构眼中的创业成功。创业成功的标准通常有两个:一个是上市,一个是被收购和兼并。从这个角度来说,创业成功的几率低于1%,在国际上也是这样的,中国的更低一点。

据我观察,创业的成功需要三方面能力:1、看到未来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因为创业是为了未来;2、操作能力,把机遇变成商业价值不是学术工作,需要很强的工作能力;3、组织能力,创业不是一个人干,是一批人干,所以很多创业者在大学都是学生干部。

人类社会中有一个大数定律,但创业和投资本质上不遵循大数定律。投资赚钱一定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而且要持续赚钱一定是更难的事情,但现在国内变成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做投资。创业也是一样,其实创业最终是由1-2个人决定的。

从我的经验来看,一个成功的企业要有重要的DNA:要有大的市场和硬的需求;商业模式要有可扩充性;要有一个清晰的引领过程;要有核心竞争力,早期创业成功特别重要的是专注;要把控现金流;要把握商机和时机。但有了这些DNA之后是不是一定会成功?不一定。创业的成功还与人的性格相关。

一个成功的人格应该具备什么?第一,诚实、良知;第二,超越情怀,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做的事情;第三,独立思考的精神;第四,理性的创业投资精神,跟风基本都不靠谱;第五,要坚持,要耐得住寂寞;第六,创造和创新能力的基础是独立思考,独立思考的前提是思想和交流,没有创业思想的交流和思考一定是不可以的。

弘毅投资赵令欢:

并购投资支持实体经济要穿越时空

并购重组,是对经济里面的存量做文章。在新形势之下,存量转型升级,并购重组可以发挥作用。中国经济里比较大的是存量,中国经济要稳健发展,创新固然重要,但存量如果不能转型提升,就无法实现真正的转型升级,无法成功化解经济面临的风险与压力。

并购重组是长周期投资,好处是可以比对宏观预测,看得远一点。以此为基础,我觉得现在有三个大趋势:

首先,移动互联正在改变人类。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智能手机,人类正在往数字化的方向快速推进,存量中有很多可创新的地方。同等情况下,一个行业、一个企业、一个企业家,如果能把业务与数字生活方式结合好,可投性和风险回报率会高一些。

第二,中国崛起正在改变世界。现在美国对中国崛起十分重视,进行抑制、打压,进而出现冲突与谈判。不断的冲突本身不一定是坏事,一定是在冲突和摩擦中求同。

第三,中国正在史无前例地自我改变。深化改革正在深层次地改变中国,中国的发展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我们讲宏观,但做的是微观,做微观有时候磕磕绊绊,比如今天大家信心不足。这种时候,专业人士和普通老百姓的区别就是你要有一点定力,因为你看得远一些。

长期资本是私募股权与并购投资的基本特征,并购投资支持实体经济要穿越时空。并购投资是带着资源的资本,专业的本金应该优于一般的本金,因为专业机构注入实体经济的本金,最直接的资源是钱,但最重要的肯定不是钱,而是专业水平和有所长的资源。最后是成人之美,财务投资要以人为本,以企业领袖为中心,帮他们圆企业梦,这样定位才清晰,整体结构才和谐。

紫荆资本沈正宁:

母基金呈现多元化发展特征

从2001年首只政府引导基金设立以来,母基金行业发展到现在也就20年左右时间。初期,母基金主要是政府引导基金,政府和国有企业通过母基金引导社会资本投资创新创业和科技型中小企业。

2010年,民营母基金逐渐开始出现。民营母基金积极的投资策略、专业的市场化运作方式、灵活的激励机制等,给市场注入了全新活力。

2014年前后,私募行业在中国高速发展,母基金也趁势搭上了发展的“高速列车”,保险资金等长期资本开始流入,母基金行业呈现出多元化发展的特点。

首先是主体多元化。除国有企业和政府外,上市公司、产业集团、金融机构、三方财富等纷纷进场,开展母基金相关业务;其次是资金来源多元化,财政资金、国有资本是主力,包括社保在内的保险资金、银行资金等金融机构资金,上市公司、产业集团及高净值个人等民营资本也逐渐入局,主权基金、慈善基金等长期资本跃跃欲试。

这也带来了母基金投资策略多元化。母基金投资人从无特定策略盲池投资,到聚焦特定产业或特定行业,或投资子基金+跟投、投资子基金+直投、投资子基金+直投+二手份额投资,甚至开始出现跨资产类别配置的母基金。母基金管理者往往会根据自身资金属性及管理能力,挑选适合的策略,市场环境也给了母基金管理人更多选择。

2018年,在《资管新规》的指导下,一个全新的资管行业监管格局正在渐渐成型。母基金行业目前还是一个整体新兴的行业,2019年可能是未来的拐点,同时也是母基金行业发展的春天。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