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基金

中国果汁巨头走到退市边缘:裁员超万人 市值蒸发80%

全景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港股k线

港股k线

原标题:裁员超10000人、市值蒸发80%...中国果汁巨头,走到退市边缘

“有汇源才叫过年”,但2019的年关,对于汇源果汁而言却是“危机重重”。

曾一度号称“果汁帝国”的汇源果汁(01886.HK)及其创始人朱新礼,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12月1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朱新礼实际控制的德源资本被法院查封,41亿元人民币资产遭冻结。

2019年以来,朱新礼已被法院强制执行5次,被2次列入限高消费人员,1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而在2018年,朱新礼还是胡润百富榜上35亿元身家的富豪之一。

祸不单行,在港股上市的汇源果汁更是将面临退市危机,因一笔42.82亿元的违规关联借款,其已停牌20个月,若在2020年1月31日前,仍不能达成复牌条件,港交所或将取消其上市地位。

眼看他起高楼:号称“果汁帝国”

时间倒回到十二年前。2007年,汇源果汁在港交所上市,风光一时无两:募资24亿港元成为当时香港最大的IPO项目、上市当日飙涨超66%,总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而这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喝汇源,才算过年”......已经是耳熟能详。

而一手缔造了“国民果汁”帝国的朱新礼,更是打通了果树种植、加工、销售全产业链,一度被封为农业的“守望者“,帮助数百万农民”脱贫致富”。

早在2002年,汇源果汁的年销售额便高达12亿元,占据了中国果汁23%的市场份额,成为享誉全国的“国民品牌”。

汇源果汁最辉煌的时刻,是在其上市的第二年。全球饮料巨头-可口可乐向汇源抛来了橄榄枝:拟以每股12.2港元的价格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的股份,总金额超过24亿美元(约合179.2亿港元)。

可口可乐的世纪收购方案一经宣布,汇源果汁股价大幅飙升超164%,收于10.94港元/股。当时,朱新礼个人持有汇源公司42%的股份,若并购成功将进账74亿港元。

而朱新礼心中的算盘并不止于74亿港元,其决定将汇源“外嫁”可口可乐的另一个初衷是,若收购成功,汇源农业、果业生产的浓缩汁、果酱将将成为可口可乐全球唯一供应商。

2008年,汇源“外嫁”可口可乐震惊一时,引起了所谓民族品牌存亡的全民大讨论。

说巧不巧的是,2008年8月,《反垄断法》正式实施,由于涉及垄断问题,最终遭到商务部禁止。

“外嫁”可口可乐意外折戟后,汇源果汁开始“迷失”,股价暴跌、连年亏损、债务告急、濒临退市……

“果汁帝国”陨落

2008年的朱新礼,或许不会想到,十年之后,他与其一手缔造的“果汁帝国”,会走入漫漫“暗夜”。

可口可乐收购案失败后,汇源果汁的股价在短短2个交易日内,直接腰斩,最大跌幅超62%,总市值直接蒸发近50亿港元。

股价崩跌之后,汇源果汁的经营亦开始大幅滑坡。

2009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营收规模从28.5亿元上升至57.6亿元,但却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八年的时间里,汇源果汁有7年的扣非净利润都处于亏损状态。

意味着,汇源卖果汁并不赚钱,“卖得多亏得多”,其利润的绝大部分来自于“其他收入”。2011年至2016年间,汇源果汁“其他收入”累计高达13.55亿元。

在历年年报中,汇源果汁坦言,“其他收入”主要是政府补贴、出售资产。

以2013年为例,当年汇源果汁净利润2.3亿元,而其中的“其他收入”却高达3.4亿元,主要来自处置成都、上海工厂的4.3亿元收益。

艰难经营的背后,是汇源果汁“捉襟见肘”的管理。最明显的表征便是,汇源果汁的员工人数大起大落。

据2017年中报(2017-2019年财报尚未披露)数据显示,员工人数为3965人,较2015年末裁员接近10000人,而相较其2014年,员工人数更是减少13771人。

从上图可见,汇源果汁常年的人员增减动辄数千人,多则近10000人,如此剧烈的动荡,多半缺乏长远战略规划,环境好的时候大肆扩张,一旦不好就拼命裁减员工。

另外,自2019年1月13日以来,汇源果汁已有6名高管离职,其中包括上任仅有7个月的行政总裁吴晓鹏。

而据媒体报道,汇源的管理问题与家族企业、朱新礼在汇源内部的绝对权威,密切相关。

屋漏偏逢连夜雨,“不赚钱”、动荡不安的汇源一直承受着巨额的债务。截至到2017上半年,汇源果汁总负债已高达13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52%,创出历史新高。

尽管,52%的负债率在同行业中并不算最高,但汇源果汁的总负债中,有84亿都是通过银行、公司债券、融资租赁等渠道拿来的借款,利息负担非常重。

自身业务不赚钱,到期债务却“火烧眉毛”,朱新礼不得不借新债,还旧债。

因近2年的财报而114亿的债务,或许只是浮在水面上的“冰山一角”。2019年9月份,先锋集团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的一纸公告,撕开了汇源庞大的债务链条。

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因无法偿还418.5万元的欠款,拟以汇源果汁系列产品等抵债。

四家以汇源果汁抵债的公司实际控制人,全都是朱新礼,借款担保亦全是汇源集团。可见,债务压顶之下,汇源不惜高利率,借贷P2P。

在巨额负债大面积爆发之下,汇源集团(北京)早已是“官司缠身”。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北京汇源集团已被67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裁判文书高达141条,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443条。

回想十年前,可口可乐宣布收购汇源果汁后,其市值一度飙升至307港元,如今汇源果汁的市值却只剩54亿港元,蒸发253亿港元,累计跌幅超82%。

压垮汇源的“最后一根稻草”

债务压顶之下,在港上市的汇源果汁,正走向退市的边缘。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突然发布停牌公告,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间,在未经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未对外披露的情况下,汇源果汁累计向“官司缠身”的北京汇源集团借款高达42.82亿元。

而这一停便长达20个月之久,至今仍不确定何时能够复牌。据港交所发布的复牌条件显示:

汇源果汁须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并采取合适的补救行动;

进行独立内部监控审阅,以及证明公司已有足够的内部监控系统;

证明管理层在诚信上并无监管机关需合理顾虑的地方;

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并说明任何审计修订。

此前,据港交所发函:“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将启动对公司的退市程序。”

不过,汇源果汁的最新公告显示,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下令将清盘申请的聆讯押后至2020年3月13日。

尽管获得了2个月的延期,但2019年的日历已翻至末尾,留给汇源果汁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