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基金

投资者却大幅离场 红极一时的明星FOF尴尬了

原标题:高调“捆绑”赵军王亚伟,投资者却大幅离场,红极一时的明星FOF尴尬了

来源:资事堂

‘’作者 | 孙建楠

编辑 | 袁畅

2018年初,中信证券明星FOF一度是私募营销“标杆”。

云集赵军、胡建平、王亚伟等六位顶尖私募基金经理,“打包”成一只FOF产品。

虽然六位管理人皆为股票多头策略,风险暴露100%,明显有别于传统FOF的配置模式,但依然“大卖”,最初募资时吸金近70亿元。

一年半过去了,这只基金业绩跑赢A股宽基股指,但却遭遇了明显赎回。

投资者不再“陪跑”背后,究竟出现了哪些问题?

红极一时的“拼盘定制”

2018年3月初,中信证券资产管理部门推出一只FOF产品,正式名称即“中信证券信享盛世系列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旗下包含30个子号。

募资宣传之时,中信证券亮出了六位明星私募管理人,淡水泉赵军、景林资产高云程、拾贝投资胡建平、千合资本王亚伟、盘京投资庄涛和煜德投资靳天珍。

上述基金经理均采取股票多头策略。其中,盘京投资和煜德投资的管理规模50亿-100亿之间,其余四家私募管理规模均超百亿元。

据了解,中信明星私募FOF配置的产品分别为:景林景信优选、千合资本—宽星9号、拾贝衍富、淡水泉专项8期、盘京投资-盘世5期、煜德投资-乐道优选14号。

这只明星私募FOF的申购门槛与普通私募产品一致,均为100万元。但由于中信证券推出六家知名私募的组合产品,相当于投资者可一次性“打包”购买六家私募产品。

收益超越指数,遭遇明显赎回

由于中信明星FOF一共30只子号,我们选取了其中两只子号,简称为A产品和B产品,分别成立于2018年4月25日和2018年3月20日。

截至今年9月30日,A产品和B产品收益率分别为5%和9%,均跑赢同期上证指数、沪深300指数和中证500指数。

中信明星FOF成立后,设定了一年的资金锁定期。

2019年一季度,A产品出现少量赎回,由募集时2.48亿元规模减少至2.21亿元。

但截至三季度末,A产品赎回规模高达1.15亿,比例超过50%。

B产品也出现相同情况,最初募集时规模3.47亿元,但随着三季度A股成长股涨幅明显,投资者赎回规模达1.4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明星FOF的底层基金中,淡水泉、景林、拾贝、煜德等机构,均擅长挖掘价值成长股。

持仓比例“千差万别”

由于中信明星FOF总计有30个子号,不同的投资者在不同的子号之中。

但管理人对于底层基金比例分配,却有不同的配置思路,甚至在去年末A股低点之时,配置超过10%的货币基金。

以A股产品为例,成立初期六家管理比例相差不大,均在15%以上。2018年四季度,略微降低了景林资产的配置比例,加入了2%左右的货币基金。

再来看B产品,去年三季度,管理人调低了淡水泉、盘京和景林资产的产品比例,将超过12%的资金配置于货币基金。

今年一季度,B产品的货币基金依然保持5%左右,超过A产品的货币基金配置比例。

再如,A产品对单只管理人产品配置最高比例为19.24%;而B产品的相应比例为24.03%,以2019年2季度为例,配置拾贝投资的比例是淡水泉的两倍,这种情况在A产品不曾出现。

类似上述的明显赎回与持仓情况,在其他子号中也普遍存在。

2018年年末,中信明星FOF管理人曾对投资者表示,管理人在阿尔法方面贡献很少,总体上还是靠贝塔(低仓位)获取了超额收益。在振荡市或者指数反弹时,期望管理人可以重新获取个股选择方面的阿尔法。

当时更劝投资者尽量不要赎回,多持有一些时间,“除非投资者很着急用钱或者有其余更有吸引力的配置品种。主要是现在赎回了再买其余产品,很可能出现左右打脸。”

今年二季度末,中信明星FOF管理人指出,景林、淡水泉等管理人多次展示过投资者不同持有期对应的盈利情况,持有一年以内,表现严重依赖市场,盈利概率并不高,且很多时候可能亏损,但持有三年甚至五年,达到客户预期的概率大幅提高。

对于9月的明显赎回,中信明星FOF管理人指出,由于获取了一定的正收益,本次赎回比例较高。我们成功应付了流动性,并阶段性适当降低了仓位,预计 10 月下旬将重新回到较高仓位。

本期责任编辑 陈嘉懿

资事堂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转载、编辑、重新发布,否则将被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