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基金

泰信基金16年:半数基金近3年亏损 固收走向“绝迹”

泰信基金十六年:半数基金近3年亏损 固收走向“绝迹”

来源:金证研

Photo by Arthur Ogleznev on Pexels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艾茉/研究员 苏果 洪力/编审

作为首家以信托公司为大股东的公募基金公司,泰信基金从2003年至今发展得并不好,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业务已经逐渐萎缩。从有完整数据的2004年看,当时其资产规模有37.06亿元,而截止目前,其规模仅有26.92亿元,发展16后规模竟然还是缩水。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观察,其实早年泰信的发展还是比较给力,2007年就一跃突破了200亿元规模大关,尽管紧随而来的是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但在2008到2010年规模始终在百亿元以上,可惜随后多年规模震荡下跌,偶有突破百亿也犹如昙花一现,并且在去年底创出新低22.74亿元。

更让人惊讶的是,在2013年以后货币基金规模猛增的几年里,泰信旗下的货基竟然从早年的两位数规模下滑的到目前的2.71亿元,债基规模降到1.57亿元,都是史上最低值,按这个趋势,公司的固收产品正在走向“绝迹”。

16年老基金公司如今“半死不活”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公募基金行业可以说也是由小到大,由弱变强。如今,公募规模已经高达十万亿元以上,对我国资本市场,甚至整个金融领域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业内公司更是功不可没,不过强者恒强却是每个行业的定律,公募基金行业也不例外。在这个行业里,龙头公司不一定是成立最早的公司,但却一定是有着大股东的鼎力支持、自身管理水平具有特色,或者敢于抓住时代潮流的弄潮儿,这些公司也占据着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但反观排名落后的公司,大多属于无所建树。

从泰信基金公司的成立时间看其实并不晚,这家早在2003年5月就成立的公募基金公司,甚至是我国首家以信托公司为主发起人的基金管理公司,而且泰信的三家股东分别为:山东省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江苏省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青岛国信实业有限公司,均是其所在地的政府投资主体。在早年里,泰信的发展也算亮眼,2004年时公布的数据显示,但是公司规模为37.06亿元,3年以后的2007年就迅速攀升至215.44亿元。

虽然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第二年规模就降到了126.06亿元,但此后几年都还能维持在百亿元规模以上,但从2011年开始,随着股市进入沉寂期,泰信也就此“颓废”了下去。其实从泰信的规模来看,该公司的一大特点就是始终以权益产品为主,从2006年到现在,除了2015年权益产品占比在52.7%以外,其余年度,该公司的权益产品规模占比都在60%以上。而相比同行其他公司来说,2013年货币基金开始爆发,2015年债券基金在委外的作用下让不少公司规模也突飞猛进,而这两次,泰信都无动于衷。

在2013到2015年,泰信的固收产品占比曾有过小幅增长,但很快就又回归到起点,2018年其固收产品规模占比20.73%,进入2019年继续降至15.87%,距离历史低点的14.21%已经不远,而债基和货基的绝对值则纷纷创出了公司历史的新低。

在2017年时,泰信基金终于迎来了此前空置大半年的董事长,公告显示,这位新董事长名叫万众,在信托和投资领域拥有超过20年的从业经验。自1996年7月加入山东信托后,万众从基金贷款管理部的项目经理、业务经理做起,随后在基金投资部从副经理做到经理,又在信托业务开发部和信托业务二部担任经理。

2011年1月,万众开始担任山东信托副总经理。随后,他调任至鲁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在2016年末,山东信托冲关港股IPO时,万众回归山东信托,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工董事。

2017年时,泰信基金的规模仅为39.3亿元,这一水平仅比2004年时微微高出2亿元,可见泰信基金多年来的下滑态势是何等严峻。而万众的上任,一度让业内视为股东对泰信基金扭转颓势的决心,因为万众是一位实干派,同时也是泰信大股东山东信托的重要管理人员。

不过,从万众上任后的这几年看,情况依然没有太大改观。2018年,泰信的管理规模为22.74亿元,继续下滑,不过进入到2019年,到目前为止,其规模则出现小幅回升,为26.92亿元。从产品结构看,权益产品占比得到了恢复,从2017年的67.67%上升到如今的84.13%,可在固收方面,规模占比却从2017年的32.33%下滑到如今的15.87%。

虽然泰信基金公开的净利润数据并不多,但从2017和2018年看,净利润数据分别为-2320.3万元、-8179.9万元,亏损还在扩大,而2011年时,还是盈利1815.88万的。摆在董事长万众面前的困难依然艰巨。

发展陷入困境产品人才皆短缺

从公募基金行业多年来的变化看,泰信没有抓住固收产品规模爆发的良机,让自己显著落后同行,这从公司的产品成立速度就可见一斑。

在2013年货基爆发时,当年泰信基金旗下仅成立了一只纯债基金和一只混合基金,成立时泰信鑫益定期开放的规模仅在2亿元左右,而泰信现代服务业也不过4亿元。如今,两只基金的规模都徘徊在清盘线水平。

在2014年的大牛市里,泰信基金甚至一只新产品都没有,直到2015年时,才姗姗来迟的发行了一只混基,泰信国策驱动灵活成立于2015年10月,当时规模有6亿元以上,可到头来基金业绩却累计亏损了39%,到今年一季度的规模降到了1.09亿元。

经过连续两年上涨,泰信在2016年成立的新基金数量出现增多,但到了2017年里,又仅成立的一只混基,不过泰信鑫利混合A和泰信鑫利混合C两份额合计成立时的规模也不足5亿元,到今年一季度更是仅剩下0.36亿元,跌破清盘红线。2018年泰信成立了一只混基,2019年到目前还没有发行的产品披露。

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的观察,泰信基金的产品成立时间都显著晚于牛市,和其他公司“打提前量”的特点区别很大,这就造成基金成立时更好处于高位,很容易出现亏损,从而对自身品牌造成伤害。

从2015年至今,泰信基金在固收产品方面仅成立了一只货币基金,不过如今的规模已经少的可怜,还不足2亿元,债券基金在最近4年时间里彻底绝迹。相比权益基金看重业绩来说,固收产品更体现出基金公司和其他银行与非银类机构客户之间的关系,在机构关系维护,销售渠道拓展方面,泰信基金无疑也要弱势的多。

其实董事长在公司内部并不太管理实际业务,公募基金公司的具体业务发展和产品布局都以总经理为主,而葛航从1989年7月加入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曾任租赁部高级业务经理、自营业务部经理,自2012年12月26日起担任泰信基金总经理职务至今,从经历上和现任董事长万众非常相似,但葛航显然多年来并没能让泰信基金步入上升发展的轨道。

从最新规模看,泰信基金如今有4只基金的规模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分别是债券型基金泰信增强收益A、C;泰信双息双利,混合型基金泰信鑫利A、C和股票指数型基金泰信基本面400。

以规模最低的泰信增强收益看,成立于2009年,并且累计收益表现不俗,A、C份额分别有42%和36.99%的增长。即便如此,对于费率更受到机构青睐的泰信增强收益A来说,在2017年以前,其持有人结构里机构始终占很大比例,但从2018年开始,机构赎回明显,到年底是已经100%都为个人投资者。从2017年年底,该份额还有0.15亿元规模,而2018年年报显示仅为0.02亿元,机构的离开对其形成很明显的压力。

权益基金业绩掉队难有大将领衔

要说泰信基金旗下的产品业绩,《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统计,有占比两成的基金累计出现亏损。近5年来,该公司业绩亏损的基金数量仅有2只,近3年来,该公司亏损的基金数量有12只,占比接近一半,仅2年来,亏损数量有11只,占比38%,仅1年来,亏损基金数量占比在20%。和股市波动呈正相关关系。

泰信基本面400这只指数基金累计亏损超40%,该公司另一只混合基金泰信国策驱动亏损也达39%。这只2015年10月份成立的基金显然从成立时就赶上了股市回调,悲剧的是2016年股市继续下跌,让其净值直线下降到了0.82元水平。随后难得的翻身机会硬是又亏损了9.36%,而几年当中连续的亏损均由基金经理车广路造成。

在其管理的三年多里,泰信国策驱动灵活仅在今年上涨了19.25%。车广路主要以成长股为主,历年的前十大重仓股均为中小创股票居多,经过2015年四季度的回调,车广路依然在2016年加仓买入成长股,2016年一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占基金净值比例就超过40%,当时重仓券商、文体产业,此后又以机械、电子信息为主要方向。

2017年又重仓买入新能源、有色金属行业,完全忽视了当时市场上大消费概念的崛起,2018年下半年又以科技信息为主,总的来看车广路在择时和选股上都没有突出的亮点。今年一季度受到大盘爆发性反弹,业绩大涨了32%,但在二季度里回撤幅度超过了10%,回撤幅度也同样很大,表现出大涨大跌的风格。

其实车广路的任职时间并不断,已经当了7年的基金经理,2007年到2012年担任研究员等职务,2012年初开始任基金经理。其历史上管理的4只基金除了2只分别结束于2014和2016年初的产品任职回报为正,其余2只管理至今的都亏损惨重,而且大幅跑输同类均值。

泰信蓝筹精选混合从2015年三季度由车广路单独管理,其前任连续多年将业绩保持收红,但车广路让该基金从2016年开始就持续亏损多年。该基金风格也一改以往持仓银行地产电力等业绩稳定的行业,加大了对电子行业个股的买入。2017年同样以重仓有色金属等原因,造成基金业绩亏损。

从目前泰信基金旗下的基金经理来看,权益方面最有资历的当属朱志权。这位曾任职于中信证券、长盛基金、富国基金、中海信托、银河基金等多家公司的资深人士从2008年6月加入泰信基金,2010年担任基金经理,如今已经是泰信的投资总监。

但朱志权的投资风格也属于高波动型选手,青睐中小创股票。从其单独管理9年的泰信优势增长就可以看出,在2013到2015年,成长股行情下,该基金连续三年业绩突出,不过除2013年业绩排名优秀以外,后两年都仅仅是中游水平。此后由于风格依旧在电子信息等科技产业,所以同样造成2016到2018年的连续下跌,而且在2017年部分科技龙头公司股价大涨的时期,朱志权还是重仓南京熊猫、华东电脑等老牌科技公司,而造成业绩亏损,令人对泰信基金的投研团队失去信心。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