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外汇

管涛:人民币在SDR权重第三 有追赶空间

《财经》杂志

关注

原标题:管涛从七个方面建言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人民币在SDR权重第3,有追赶空间

“中国现在经济体量很大,贸易、投融资规模比较大,投资现状和潜力相差比较大。人民币是SDR里头第三大权重货币,占比10.9%,我们有追赶空间。”7月24日,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在“2021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表示。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

管涛从七个方面建言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第一个方面,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通过供给侧改革和高水平开放实现高质量发展。从过去追求经济增长速度转向经济增长的质量,只有把经济搞好了,货币才能行且致远,走出国门。

第二个方面,把市场做深、做透,有深度,有流动性,特别是外汇市场,目前,人民币在全球交易量第八。

第三个方面,就是提高我们的对外开放水平,要从过去的商品要素流动性开放转向制度性开放。于此同时,管涛如是指出,开放尽可能稳中求进,避免政策的反复。

第四个方面,加快构建现代的财税金融体系,提高攻关调控效率,促进经济健康平稳发展,同时提高政策透明度和公信力,保持人民币的购买力,增强人民币的国际吸引力。

第五个方面,应该有一个差异化,在人民币走出国门的过程中,通过制度建设,基础设施的完善,为人民币的跨境流通使用创造更加便捷,更加市场友好性的环境。

第六个方面,坚持创新发展,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从以价取胜转向以质取胜。目前为止,跨境贸易用人民币计价结算不到15%,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企业没有议价能力,缺乏议价能力。

第七个方面,按照“十四五”规划提出来的,提高开放环境下的风险防范和应对能力,要完善我们的监管手段,从过去的行政审批数量为主专项宏微观结合的。还有加强国际对流量的统计监测。

对于,主持人提问,如何看被动扭曲对全球资产管理市场造成影响?

管涛认为,任何政策选择是有利有弊的,好处是他能转嫁危机,美元在国际定位降低很大,但是全球对美元依赖很大,美国可以用经济制裁措施打击竞争对手,美国人可以借钱不还,可以维持双赤字。当然最大问题是滋长了美国过度消费,带来很多问题,由于虚拟经济过度繁荣造成了贫富差距。

现在美联储货币政策目标有些变化,原来只强调物价稳定,2008年危机以后开始关注就业目标。这次由于公共卫生危机更加强调就业目标,美联储货币政策考虑国内的就业、增长、物价稳定情况。不管美联储采取什么政策,对全球都有益处影响,任何国家都关注的。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管涛:非常高兴再次的参加财富论坛,去年讨论了制度型开放的问题,今天我结合学习“十四五”规划纲要,谈谈对金融开放的想法。在现实中我经常听到一个问题,中国现在经济体量很大,贸易、投融资规模比较大,投资现状和潜力相差比较大。人民币是SDR里头第三大权重货币,占比10.9%,我们有追赶空间。国际货币组织特别提款权五种货币中,只有美元的国际占比超过了它的权重,为什么会这样呢?值得大家深刻思考。在国际货币体系里存在路径依赖网络效应,老的国际化货币,大家用得多以后形成了习惯,越用交易成本越低,习惯形成以后除非有大冲击,大家不会随便改变交易习惯。在很多指标里头,美元和欧元的权重都是百分之三四十甚至四五十,都是两位数,第三名和第四名才个位数,根本不是一回事。为什么美元能有超过经济影响力的权重呢?我觉得很重要原因美元资产是很有深度、广度的金融市场,大家非常便利持有。再有一个原因就是大部分国际化货币当地金融开放程度比较高,有三个重要标志,资金自由进出,自由兑换,汇率自由浮动。

和我们的潜力相比,人民币国际化有追赶空间,和我们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发育程度、监管水平是和客观现实相适应的。

我觉得从七个方面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第一个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通过供给侧改革和高水平开放实现高质量发展。因为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下行可能是大势所趋,经济体量这么大了,不可能像以前那么高的增长,这样情况下,从过去追求经济增长速度转向经济增长的质量,只有把经济搞好了,货币才能行且致远,走出国门。第二个把市场做深、做透,有深度,有流动性,特别是外汇市场,我们连大都说不上,人民币在全球交易量全球第八。第三个就是提高我们的对外开放水平,要从过去的商品要素流动性开放转向制度性开放,我们的开放尽可能稳中求进,避免政策的反复,我跟陈总观点有点差异,他觉得可以快,我觉得不要为了开放而开放,不要操之过急,将来又往回退。另外要提高法律层次,形成一个开放的、稳定的、可预期的制度环境,和国际的最高标准就是负面清单,对我们的开放是有很大的影响,不是国际上那种真正习惯接受的开放。第四个方面,加快构建现代的财税金融体系,提高攻关调控效率,促进经济健康平稳发展,同时提高政策透明度和公信力,保持人民币的购买力,增强人民币的国际吸引力。人家为什么选择持有你,要有不一样的地方,全球主要央行都在搞非常规的货币政策,我们保持人民币资产的正收益状况,对人民币的脱颖而出有很大帮助。第五个方面就是我们还应该有一个差异化,我们在人民币走出国门的过程中,通过制度建设,基础设施的完善,为人民币的跨境流通使用创造更加便捷,更加市场友好性的环境。第六个方面就是我们要坚持创新发展,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从以价取胜转向以质取胜,我们跨境人民币的试点是从贸易开始的,在政策上是鼓励的,目前为止,跨境贸易用人民币计价结算不到15%,不是我们的政策上有障碍,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企业没有议价能力,缺乏议价能力。我们去年经济、外贸都正增长的,从海关数据来看,我们今年的前四个月贸易条件是恶化的,进口在涨价,出口的价格指数稳中有价,反映出我们的定价能力不足,影响你用本币计价结算。最后一个就是按照“十四五”规划提出来的,提高开放环境下的风险防范和应对能力,要完善我们的监管手段,从过去的行政审批数量为主专项宏微观结合的。还有加强国际对流量的统计监测。

主持人:美联储压力很大,全球流动性的供应者还要考虑到美国国内,就是通胀,就业率也要考虑,造成了被动,被动扭曲对全球资产管理市场造成影响,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管涛:美国是逐一中心货币,美国出事了可以向国际融资,但是其它国家不行,人民币是从外围货币向次中心货币爬升,把美元国际化和人民币对标不现实,有很长路要走。美联储会不会很累?任何政策选择是有利有弊的,好处是他能转嫁危机,美元在国际定位降低很大,但是全球对美元依赖很大,美国可以用经济制裁措施打击竞争对手,美国人可以借钱不还,可以维持双赤字。当然最大问题是滋长了美国过度消费,带来很多问题,由于虚拟经济过度繁荣造成了贫富差距。就美联储本身来讲,它会关注全球的流动性状况,随着美国地位国际影响力的下降,此消彼涨,美国也不能那么人性,有些时候它的货币政策在某些情况下需要考虑海外因素的影响,比如说2015年本来应该更早加息,由于海外市场出现振荡到年底才加息,大部分时间不会考虑海外影响。再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现在美联储确确实是货币政策目标有些变化,原来只强调物价稳定,2008年危机以后开始关注就业目标,这次由于公共卫生危机更加强调就业目标,美联储货币政策更多是内向的,考虑国内的就业、增长、物价稳定情况。不管美联储采取什么政策,对全球都有益处影响,任何国家都关注的。2008年金融危机美联储怎么做大家都很痛苦,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美联储不可能为海外因素牺牲自己,虽然要加强国际政策的宏观协调,在实质上,起码在货币政策是很难的,美联储给了很多似是而非的信号让你猜,不会让你获得更多信息。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杂志、《财经》智库承办的2021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于7月24日-25日在中国青岛召开,论坛主题为“新时代 新财富 新管理”。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