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外汇

人民币汇率“稳”字当头 积极因素正在增多

外汇K线图

外汇K线图

来源:上海金融报

5月中旬以来,人民币保持相对强势。截至昨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8612,创3个多月新高;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连续6天上涨,为2015年8月10日以来最长连涨。


今年以来,虽然全球经济动荡不断,且面临一定的资本外流压力,但人民币汇率预期趋于平稳,迎来难得的“蜜月期”。以人民币兑美元为例,稳中有升态势明显。与去年不同,今年初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贬反升,并在此后较长时间内维持盘整震荡,截至昨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较1月3日的6.9498升值886个基点,升幅达1.27%。同时,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情况的变化,也成为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缓和的佐证之一。根据央行数据,截至4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295亿美元,较3月末小幅上升204亿美元,连续第3个月回升,扭转了去年7月至今年1月外储规模连续7个月下降的态势。
应该说,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受到内外多种因素支持。从外部因素看,美元走弱的影响明显。受“特朗普交易”降温,以及前期承诺与政策执行存在差异影响,美元指数今年总体波动下行。特别是随着“泄密门”事件持续发酵,美国总统特朗普或面临被弹劾的风险,这导致美元指数近期连续下跌,一定程度上支撑了人民币稳中有升。从内部因素看,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的积极变化增多。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一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6.9%,创2015年9月以来最高水平,高于市场预期。归根到底,汇率是由经济基本面的相对变化所决定,我国稳中有进的经济基本面,无疑是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的基石。
不过,需要看到的是,虽然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进入“蜜月期”,短期内风险因素并未消失,需要决策层相机抉择,妥善应对。
外部因素方面,尽管美国政坛近期麻烦不断,但美国经济基本面仍保持良好态势——4月非农数据显示就业市场接近“充分就业”;通胀虽有所回落,但仍接近美联储“2%的目标”。因此,美联储6月再度加息仍是大概率事件,届时美元可能重拾升势,对跨境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构成一定压力。而且,美联储缩表确定性较高,亦将给非美货币带来贬值压力。
内部因素方面,4月以来,我国经济延续总体平稳、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但部分经济指标增速有所回落。例如,当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录得51.2,较3月回落0.6个百分点;财新制造业PMI亦由3月的51.2,回落0.9个百分点至50.3。又如,1—4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7%,增速比一季度低0.1个百分点;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6.9%,增速比一季度低0.8个百分点。这些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的不确定因素仍在,亦可能影响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同时,今年以来,美元指数累计跌幅逾4%,但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升幅仅为1.27%,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市场对人民币基本面的支撑力度存疑。
当然,从长期看,影响人民币汇率的积极因素正在增多。2016年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货币篮子,人民币与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共同成为基金组织认可的储备货币。而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持续推进,人民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望从贸易结算货币逐渐升级为投融资货币,并将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随着越来越多贸易和投资使用人民币,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将更加稳固。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