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外汇

人民币对外净支付单月增2倍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外汇K线图

外汇K线图

见习记者 顾月 北京报道

值得注意的是,银行代客涉外支出中人民币部分净流出规模从2月份的55亿美元扩大至3月份的112亿美元,但这并未导致央行在离岸消耗外汇占款的增加。

“总体来看,一季度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明显缓解,外汇供求趋向基本平衡。”4月20日上午,国家外汇管理局(以下简称“外管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同一天,外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17年一季度银行累计结售汇逆差大幅度缩小至409亿美元,较2016年四季度环比缩小56%,比去年同期下降67%。一季度银行累计代客涉外收付逆差也下降至252亿美元,较2016年四季度缩小50.5%,比去年同期下降78%。

“内外部环境的共同好转,减弱了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单边贬值的预期,是中国结售汇逆差逐步收窄的主要原因。”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美元指数高位回落,特朗普释放不希望美元太过强劲信号,而中国在经济基本面向好同时还积极对异常外汇流出进行抑制。”

王春英称,总体而言,2017年一季度中国外汇收支状况主要呈现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逆差大幅下降、售汇率下降、结汇率上升、个人境内外汇存款由升转降以及银行远期结售汇逆差下降等几大特点。

外汇供求趋平衡

“2017年一季度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逐月收窄,1至3月份分别为156亿、101亿和70亿美元。”王春英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综合考虑即期、远期结售汇以及期权等相关影响因素,2月以来我国外汇供求呈现基本平衡。”

此外,外汇供求平衡还表现在银行涉外收支和结售汇率方面。外管局数据显示,3月份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174亿美元。虽然相较2月19亿美元的顺差有所上升,但仍然显著低于2016年月均254亿美元的逆差。而衡量企业购汇动机的售汇率为68%,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2个百分点,结汇率则从去年同期上升3个百分点至62%。

一位从事纺织品进出口业务的公司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3月企业出口情况不错,但并非是货物出口后钱款可以立刻到账。另一方面,3月份也是预备出国的留学生购汇用于缴纳学费的高峰期,这些都影响了中国经常项目下货物贸易顺差的减少和服务逆差的增大。

王春英也表示,预计未来经常账户下我国货物贸易仍会保持一定规模顺差,但服务贸易逆差增幅将继续趋稳,收益投资逆差也可能稳步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银行代客涉外支出中人民币部分净流出规模从2月份的55亿美元扩大至3月份的112亿美元,但这并未导致央行在离岸消耗外汇占款的增加。

招商证券[股评]分析师闫玲表示,在人民币对外净支付都是110多亿美元的情况下,1月份央行外汇占款下降额度与银行结售汇逆差的差额约150亿美元,而3月份两者差额仅约9.4亿美元。

“这反映此前企业以人民币方式外流,在离岸换美元,导致央行外汇占款下降,但不会影响代客结售汇。”闫玲说,“但3月人民币对外净支付上升并未导致央行外汇占款下降规模扩大,说明企业减少了使用人民币在离岸市场的购汇,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在减弱。”

“打开的窗户不会关上”

王春英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打开的窗户不会关上”。外汇管理部门在制定和执行外汇管理政策时,始终坚持改革开放和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两项基本原则,并会审慎有序推动中国资本账户开放,构建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市场监管体系,进一步完善汇率形成机制和增强汇率弹性等。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6年四季度起,外汇监管部门强调禁止银联为支付通道缴纳大额香港保险保费、加强对境外投资以及个人便利换汇额度的真实性审核,并对一批违规办理外汇业务的银行进行了较为严厉的处罚,但未对汇兑和跨境收付等采取新措施。

赵庆明认为,中国资本账户开放的进程不会倒退。“中国资本管制相比发达国家或一些发展中国家还是很严格,但关于外汇的很多政策都有弹性,有明令严禁、审批、额度管理、备案几种管理模式。”赵庆明说,“目前除债券市场已经开放外,一些金融业领域的开放也已经在自贸区开放试点,未来开放政策会根据市场状况做出调整,总体方向是积极的。”

4月18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在贯彻新发展理念培育发展新动能座谈会上表示,今年一季度中国外贸大幅度增长,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显著增强,中国将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市场预期是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因素,最担心的是“羊群效应”,但前几月人民币汇率的持续波动已提升了市场对汇率波动的耐受度。随着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与企业境外融资便利度提高,预计今年非储备金融账户逆差会缩小,有利于稳定人民币供求关系与汇率。

“短期内外汇监管部门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防止异常的资金流出和非理性投资,进而稳定人民币汇率,但长期来看人民币汇率会呈现双边波动趋势并逐渐趋于稳定,国际化程度会加强,中国企业持续走出去也会是一个大方向。”谢亚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