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人民币收付1:1限制取消

人民币国际化“再启航” 跨境人民币收付1:1限制取消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企稳反弹,令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迎来政策松绑时刻。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央行在上周举行的会议上做出窗口指导,不再要求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结算收付业务严格执行1:1的限制规定。

4月20日,记者向多家银行跨境业务部门人士求证,对方均表示已收到总行口头通知,对符合规定的人民币跨境收付没有额度设置或收付比例的限制。

为了遏制资本流出压力,1月中旬,央行发出通知,要求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流动的收付比例不能超过1:1,即跨境人民币业务需留存人民币头寸盈余,不能出现付大于收的局面。

在业内人士看来,央行此次放宽比例限制旨在借助近期人民币汇率企稳反弹的窗口期,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

据SWIFT数据显示,2015年底人民币在国际支付领域的份额为2.3%,排名第5。去年底这个份额却降至1.7%,排名也下滑至第6,显示人民币在国际支付的地位略有下降。

不过,上述政策松绑未必能解决当前人民币国际化所面临的一系列瓶颈。由于汇率管制令人民币波动性持续下降,正降低国际资本“投资”人民币的兴趣,如何增加人民币汇率波动灵活性进而吸引国际金融机构长期投资人民币,也是摆在央行面前的新挑战。

资本流出:压力缓解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央行此时放宽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收付比例限制,一个重要原因是2月以来国内资本流出压力持续缓解。

央行数据显示,中国3月外汇储备30091亿美元,环比增加39.64亿美元,连续第二个月上升。

上述银行跨境业务部门人士坦言,外汇储备连续两个月反弹,一方面2月以来美元指数冲高回落,令欧元英镑日元汇率纷纷上涨,带动央行这些非美货币资产估值提升;另一方面美元贬值令资本流出压力明显趋缓。

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3月代客结售汇逆差为483亿元人民币,连续3个月收窄。

“这令央行有底气放宽跨境人民币收付限制规定。”他分析说。更重要的是,美元贬值令人民币投机沽空潮明显回落,央行无需担心企业手里的闲置离岸人民币会被国际投机资本借入,充当沽空人民币的筹码。

“事实上,不少国家外贸企业对人民币的需求日益旺盛,客观上也促使央行需要适时放宽跨境人民币业务结算政策,满足境外企业的人民币头寸需要。”多家银行跨境业务部门人士向记者透露,比如不少存在资本管制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都会偷偷留存一定比例人民币资金,在简化换汇流程同时进口更多中国商品运往当地销售。

他们同时强调,政策松绑不意味着银行对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审核要求随之放宽。当前总行仍要求各个部门需严格审核跨境人民币收付业务所对应的贸易投资背景真实性,相关合同材料是否齐全,整个流程是否合规操作。此外,银行对企业的跨境人民币大额投资项目,依然需要加强项目投资真实性的核查,尤其是对某些与主营业务无关的大额人民币对外投资项目,未必给予相应的跨境金融服务支持。

“央行此次仅仅是取消了跨境人民币业务收付1:1的限制,但没有取消对跨境资本流动的从严审查。”他们直言。

人民币国际化再提速

记者还了解到,央行此举的另一个意图,是向市场传递明确信号——央行在维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同时,并没有放缓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今年3月IMF首次在其官方外汇储备币种构成(COFER)调查中披露了人民币在官方外汇储备中的占比——2016年四季度人民币在官方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为1.07%,在统计的主要货币中排名第8。

这个占比同样低于市场预期,毕竟人民币在SDR的构成占比接近10%。

前述银行跨境业务部门人士分析,如果人民币在国际支付地位下降,也给人民币纳入国际储备货币构成新“阻力”。比如部分国家央行会相应削减人民币储备货币占比,转而调高欧元美元头寸用于国际业务支付。因此,央行此时松绑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收付限制,也是鼓励银行扩大人民币的跨境使用,重新提升人民币在国际贸易投资等领域的支付比重,加快人民币被纳入国际储备货币的步伐。

不过,要让国际金融机构将更多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绝非易事。

多位金融业内人士透露,尽管市场对人民币持续贬值的预期大幅缓解,但人民币汇率相对较低的波动性,意外成为国际金融机构不愿“长期投资”人民币的新掣肘。

最新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年化波动率约为0.03,欧元兑美元汇率、英镑兑美元汇率、美元兑日元汇率的波动率则分别达到0.08、0.15和0.13,令国际金融机构更愿意“长期投资”欧元美元英镑,获得相应的波动性套利收益。

“未来一段时间,央行很可能借助美元冲高回落的窗口期,一方面减少对人民币汇率稳定的干预力度,另一方面默许人民币呈现更高波动弹性,吸引更多国际金融机构参与投资人民币,逐步提升人民币在国际储备货币的占比。”多位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编辑 李伊琳)

  • 分享文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