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橡树资本创始人马克斯:可持续性相关投资机会未来或成为巨大利润来源

新浪财经

关注
Howard Marks演讲

第二届ESG全球领导者峰会于2022年6月28至30日举行,本次峰会由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指导,新浪财经和中信出版集团联合举办,峰会主题为“共促全球ESG发展,构建可持续未来”。

橡树资本创始人及联席董事长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在“可持续金融助力全球经济复苏”环节发表主题演讲。

     马克斯分享了橡树资本的负责任投资实践:2014年,首次撰写了社会责任投资政策;2019年,加入了联合国的负责任投资原则组织;建立了ESG治理委员会,将ESG整合入我们的投资流程中。此外,橡树资本一直鼓励被投资公司提升ESG实践水平。

      随着世界走出疫情,马克斯认为和可持续性相关的投资机会可能未来有潜力成为非常大的利润来源。绿色能源转型相关的企业尤其如此。而金融行业作为一个整体,对此具有有很大影响力,能够让机构和个人达到他们的财务目标,帮助企业获取资本,推动经济增长和创新。

      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是霍华德·马克斯,橡树资本联席创始人及联席董事长。

      橡树资本成立于1995年,是一个世界领先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很荣幸今天有机会参与新浪财经2022年的ESG全球领导者峰会,并与我尊敬的同行们一起谈论可持续投资的作用,以及橡树资本是如何进行可持续投资的。

      目前,可持续投资的需求日益增长,这是由基本的结构性变化驱动的。越来越多的客户希望他们的投资能对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 因此,一个重要的问题是,负责任的投资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个词本身是相当模糊的。通常情况下,负责任的投资泛指资产管理者采用的一系列做法。一些基金直接将某些行业排除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之外,而另一些基金则努力将社会、环境和治理方面的定性和定量信息作为他们决策中的一个重要,但不一定是压倒性的组成部分。一些投资者将行业中的全部公司都排除出投资组合之外,另一些投资者会选择其中他们认为能表现更好的公司去投资。

      很显然,负责任的投资涵盖了很多情况。这个词之所以能涵盖这么多情况,部分原因是因为ESG相关实践受到资产管理者特定投资策略的影响,而不同的资产管理者的策略差异很大。 比如,一个投资控股的基金可能很合适去对他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经营上的变革,比如对ESG实践进行变革。但是对于不进行控股投资的基金来说,这就无法成立。这样的基金一般在投资之前,拥有最大的影响力,它们这时候能做的,比如坚持合同中包含与ESG相关的条款或披露要求。

      同理,资产管理者进行负责任投资的方式也会受到它们目标公司类型的影响。比如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上市公司通常比非上市公司披露更多的ESG数据,但是上市公司的投资者通常无权要求公司出具一份根据投资者要求定制的ESG报告,而因为ESG披露的规则现在还很有限,企业可能会选择只披露看起来对他们有利的数据。而非上市公司的投资者,可能在要求企业提供特定的ESG数据,限制公司挑选有利自己的数据方面权力更大。不过如果企业本身规模很小,它可能根本不太有能力收集相关的ESG数据。

      因为无法为负责任投资下一个单一的定义,让它能适用于每个另类投资管理者,我想,接下来讲一讲橡树资本如何进行负责任的投资可能会对大家有帮助。

      在橡树资本,我们相信作为长期基本面投资者,将可持续发展纳入我们的投资过程有助于我们识别风险和机会并管理它们。 ESG这个词或许比较新,但是它的很多核心概念,一直存在于橡树资本的企业宗旨中,即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提供卓越的投资结果,以最大的诚信开展商业活动。

      今年2月,我们扩展了我们的商业原则,我们成立27年来,仅仅对其修改了两次,这是第二次。我们在原则中增加了负责任这一条。我们这么做是为了确保员工清楚地知道我们在企业社会责任问题上的立场。当我20世纪60年代在芝加哥大学商学院上学的时候,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影响力非常高,无论是在大学校内还是在整个经济学领域。在他的自由市场思想中,一个企业对于社会的贡献完全由它的利润来衡量。企业为产品附加了多少价值,体现为投入的成本和最后收到的卖出的价格之间的差价。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这个观点达到了其顶点,认为企业的唯一职责是为了股东获取收益。

      今天,很多人,包括很多企业的高管,都认为他们对我们所居住的星球和生活在这里的其他人负有更大的责任。很多人接受了如果要阻止环境恶化,如果要公平地创造和分配就业机会,企业必须发挥重要作用。

      橡树资本也是其中的一员,我们愿意接受这些责任。我们将这些责任反映在我们的商业活动实践中和代表客户管理投资的活动中。 橡树资本2014年首次将如何进行负责任的投资形成书面文字,撰写了我们的社会责任投资政策。2019年,我们加入了联合国的负责任投资原则组织,修改了我们的ESG政策,以符合负责任投资原则组织的最佳实践,并加入了新的治理实践。我们建立了ESG治理委员会,其中主要以投资专业人士为主,以规范我们的进展,将ESG整合入我们的投资流程中。在对外国投资进行尽职调查时,在整个投资周期中,橡树资本都有一整套流程来保证我们的投资组能够将ESG纳入考虑。

      另外,我们还一直鼓励被投资公司随着时间推移,提升ESG实践水平,特别是当这样的实践能够对公司价值有正面影响时。 这些行为都帮助我们能确保我们的立场与我们的客户,和他们的受益人的愿望一致。我们的ESG实践本质上不是排他的。我们会,比如投资碳密集型行业和企业,让它们变得更好,从而为气候做出贡献。我们在积极寻找那些气候指标在改善中,并且正在投资减少碳排放的公司。特别是在中国,我们投资了响应中国绿色能源转型的公司,这些公司也很有可能将从中国的能源转型中受益。比如,我们投资了一家中国的上市铝企,它在节能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上领先于行业水平。2018年到2021年间,这家公司成功地减少了14%的碳排放。

      随着世界走出疫情,我们认为和可持续性相关的投资机会可能未来有潜力成为非常大的利润来源。绿色能源转型相关的企业尤其如此。因为世界需要大笔投资,而现在愿意做这件事的基金远远不足。在太阳能、蓄电池、电网、风能发电场和天然气这些领域,存在着很大的投资机遇。在现在这个存在挑战的时刻,投资风向不明,有些人可能认为关注ESG的投资是我们负担不起的奢侈品。但是我们不同意。是的,企业如果将ESG作为优先考虑,可能会在短期带来额外的成本负担,因为可持续的发展不总是最便宜的发展路径。一些企业因为改善ESG设施,可能会经历一个利润低谷。但是,其他公司可能在这些公司或者整个社会设施改良的过程中获利。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投资可持续性企业能增强经济复苏,成为GDP增长的一部分。我们也认为忽视这些问题,长期来说,企业可能被证明需要付出更多成本,整个社会也要付出更多代价。特别是考虑到气候变化,我们必须做出行动,越早做出行动越好。我们相信在投资中关注ESG,能够为我们的风险控制做出很大贡献,特别是对于长期投资者而言。

      我们明白我们和金融行业作为一个整体,对于全球的人和他们的生活都有很大影响力。如果做得好的话,金融行业能够让机构和个人达到他们的财务目标,帮助企业获取资本,推动经济增长和创新。我们相信金融行业的影响力意味着我们要担负起很大的责任。这也是我们一直强调我们要在我们的商业活动的每个方面中都遵守最高道德标准的原因之一。

      我知道,解决气候变化问题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2020年9月,习近平主席承诺中国将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中国履行巴黎气候协定,制定低碳政策的重要进展。中国2060年的碳中和目标和2030年的碳达峰目标,意味着公司和投资这些公司的资产管理公司,将加强关注与气候相关的的企业报告和相关转型。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中国顶级的养老金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发生了转变,他们已开始将ESG考虑列入他们的投资流程中。

      在橡树资本,我们寻求在所有方面不落平庸,这意味着我们一直在改进自己,我们会继续改进我们在尽职调查、决策、参与和监督被投公司的过程中的行为,调整如何将可持续性整合到每一个步骤中。我们的实践方式可能改变,但是我们对这份工作的决心不变,它根植于我们的核心原则中,永不会变。 橡树资本非常期待能通过持续投资符合中国2060年碳中和目标的公司,在中国的绿色能源转型事业中扮演自己的角色,同时我们也期待能为我们的客户以社会可持续的方式管理资本。

      非常感谢今天邀请我进行此次讲话,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