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消费

闪电降价APP疑售山寨耐克 自称授权被品牌方“打脸”

闪电降价 疑售山寨耐克牵出鉴定潜规则

来源:北京商报

市场上的山寨名牌鞋履层出不穷,部分品牌打起商标官司,也有监管机构查抄不法商户,然而在多如牛毛的电商渠道上,山寨名牌鞋越发难以禁止。北京商报记者近日注意到,在微博、今日头条、腾讯视频等颇受年轻人关注的平台上,一个主打低价折扣的网购App“闪电降价”疯狂打广告,该平台上的名牌鞋最低以市价1折出售。不过,部分消费者在论坛上发帖称担心买到“山寨品”。在追查求证中,闪电降价客服自称“商品都有正式授权”,但记者采访平台出售的品牌如耐克、阿迪达斯相关负责人,被告知“未经耐克官方授权”、“与阿迪达斯品牌没有关系”。业内人士透露,高仿鞋维权之所以艰难,也在于品牌方不愿开放鉴定功能,担心不法商家窃取相关技术,令山寨品更逼真,更难鉴定。

联名耐克鞋1折出售

近日,北京商报记者接到了来自张先生的投诉称,一个名为“闪电降价”的电商平台近期频繁在微博、今日头条、腾讯视频、UC和抖音等热门社交或媒体平台推广折扣商品,于是尝试在该平台上购物,买了一双市价数千元的联名款耐克鞋Undefeated×Nike Air Max 97,平台上显示的“新客专享价”仅为499元。据了解,Undefeated×Nike Air Max 97系列于2017年9月发售,发售价为180美元,约为1135元人民币。目前,该鞋款的代购市场价为4000元人民币,以此计算,闪电降价平台的价格相当于市场价的1折左右。

不过,张先生表示,收到货后发现,该鞋做工较粗糙,“散发一股刺鼻的气味,与耐克门店内的鞋有所不同”。随后,张先生根据网络上盛行的“鞋标对比辨别法”教程发现,该款鞋的鞋标字母距离偏大,不确定该鞋是否为正品。随后,张先生在闪电降价App的评论中看到,其中一位网友评论称,“闪电假货,别被他们自己刷的好评骗了”。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评论中有部分文字内容极为相似的评论,如,从12月6日-23日之间,有8条五星好评文字几乎完全一样。目前,该App共有16875条评论。对此,记者尝试在新浪微博、百度贴吧等平台搜索“闪电降价”关键词,看到部分提及质量问题的留言。其中一位名为吴琦的网友留言称,“闪电都是这样的东西吗?卖出去就不管了,假货啊百分百”;还有网友留言称,“我上个月也买了一双鞋,到了一看就是假的,连低仿都不如,举报什么的并没什么用”。

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尝试在闪电降价平台注册账号,立即获得18.2股的“闪电股”,在平台内“我的财富”模块下显示已有2元人民币,当记者邀请他人注册闪电降价账号后,又获得了2元现金奖励。在“闪电股”的介绍中称,这些股票可随着消费而增加等级和邀请好友进行增长。

自称授权被品牌“打脸”

对于张先生的鞋款“是否是正品”的疑问,北京商报记者从闪电降价客服人员处得知,“平台所售商品都是正品”。当记者询问上述鞋子是否是耐克官方授权时,客服人员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张先生还提到,自己所购的耐克鞋,快递显示发货地为福建,并非闪电降价官网所示的公司所在地上海。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闪电降价的PC端官网上描述称,“闪电降价将坚持只卖正品、只卖好货、只卖实惠……”此外,记者浏览闪电降价App所售商品的过程中看到,一款COACH(蔻驰)经典C标的双肩背包,显示原价2299元,平台售价为779元,约为3.4折。但页面上将品牌标注为MK(MICHAEL KORS)。

不过,耐克公司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闪电降价平台上所销售的耐克品牌产品未经耐克官方授权”,并建议消费者应该通过耐克官方渠道购买产品。目前,耐克官方销售渠道包括耐克自营和授权的实体店铺,以及Nike.com、耐克天猫旗舰店、Jordan天猫旗舰店、独门鞋会(SNKRS)手机应用及其他耐克自营和授权合作伙伴的电商渠道。这些官方销售渠道会清晰地注明由耐克自营,或由耐克出具书面授权经营。在闪电降价平台上销售的另一运动品牌阿迪达斯也对记者表示,该平台并未取得阿迪达斯的官方授权,与阿迪达斯没有任何关系。

在闪电降价官网的最下面“联系我们”的项目下写到,“目前累计入驻国际国内知名品牌超过3600家”,并显示出“品牌入驻”电话,但北京商报记者始终未能打通该电话。由此可见,闪电降价更接近以供货商家入驻形式经营,不过平台页面的明显位置未给出这一介绍。

一位鞋服行业资深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现阶段高仿市场利润很大,市面上除了品牌自营、朋友代购以外的大量货品都在福建等地生产,非官方渠道的假鞋比例高达80%以上”。他称,以一双进价为300元的高仿鞋为例,商家可加价500元,以800元来出售,净利润高达400元左右,是进价的133%。“部分商品普通消费者很难辨认,甚至官方也很难鉴定真伪”,他说。

实际上,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不少消费者在闪电降价平台出现了退货难的现象。其中,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曾于2017年8月17日发布了一条名为“‘闪电降价’疑似售假 退货退款难 回复:可退货”的公告, 公告内容显示,“马女士在闪电降价购买了一个商品,此商品已经在相关鉴定论坛鉴定为假货,但此网站要求出具工商证明方可退款,然而工商部门并没有此项业务”。 但闪电降价表示此用户误信论坛真假鉴定不足为信,平台都有正规品牌授权,且闷包商品、特价产品,本身页面也注明是不退换货的。

值得注意的是,闪电降价的官方微博已于2016年11月停止更新,且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每条以往微博的评论功能都处于关闭状态,消费者无法在微博中留言或评论推荐商品的好坏。

鞋履缘何鉴定无门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闪电降价母公司为上海欢尚电子商务公司。记者在上海市网上信访受理(投诉)中心官网看到一条“上海欢尚电子商务购物App闪电降价公开售假欺骗消费者”的投诉信,收信日期显示为2017年11月27日。信中提到,“闪电降价这个骗子App里面几乎绝大多数销售的品牌都没有授权,基本都是伪造产品,但是都有正品保证,商家和平台都说保证正品”。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看到,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曾于2017年8月30日发布了一条名为“用户质疑闪电降价商品真假 已联系解决”的公告,内容显示,接到用户单先生投诉,称闪电降价疑似售假。单先生在投诉中表示,“在闪电降价购买的商品不是正品,面料不对,而且做工非常粗糙。客服也以搪塞的方式解决问题。且平台没有得到相关授权”。

对于消费者遇到疑似假货但维权困难的问题,天津世川律师事务所律师苏昊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如果消费者买到假货,可以和卖家进行协商,许多商家都明白销售假货的后果,直接协商有时可省去很多麻烦。如果无法解决,可向消协或工商等有关部门投诉,实在无法解决时可向法院或仲裁机构起诉或者仲裁。建议消费者保存好相关证据。同时,《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显示,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3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500元的,为500元。

一位在鞋服行业从业多年的权威人士表示,现阶段消费者维权难主要是由于大多数品牌方没有开放官方鉴定渠道。他称,品牌方大多数是拥有假货鉴别能力的,但由于知识产权较为复杂,鉴别技术保密级别高,开放鉴定部门可能会导致不法商家窃取技术,运用在山寨商品上,这样会造成山寨商品制作更为逼真,最后使品牌官方都无法鉴定商品的真伪,从而扰乱市场销售。

北商研究院特约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表示,消费者在电商平台购物,无法看到商品的真实状态,加之平台的大肆宣传,消费者很容易被平台方诱导。虽然闪电降价多次被投诉,但未见到公开的处罚,“往往商家即使被处罚,平台的收益也可能远超过罚金,所以平台才能屹立不倒,但若累积大量不良口碑,会导致平台走向衰落”。

对于鞋履商品的鉴定,赖阳认为,平台并非不愿开放鉴定,而是鉴定难度较大。如一些生产商获得品牌的官方授权,在管理不严情况下,也可能私自超订单量生产,并将多余产品以私自渠道出售。当生产商违反与品牌方的协议而失去授权后,该商家仍可能继续以品牌的名义生产并销售,这部分产品的品质可能与正品差异不大,品牌方对这类违规产品的鉴定难度加大。

山寨商品难杜绝

“即使解决了高仿现象,品牌侵权行为也很难杜绝”,一位从事多年高仿鞋行业的代购人员李先生对北京商报记者说道。李先生称,闪电降价这个App自己也有所耳闻,但是没有将货品在这个平台出售,因为流量没有大平台高,收益较小。他表示,现阶段的高仿现象很难杜绝,原因在于高仿行业有着巨大的市场和利益驱动。

对此,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也表示,企业自身的鉴定机构无法满足整个社会的鉴定需求,这需要企业承担的成本太高,所以要有第三方鉴定机构来提供社会化服务。这就需要与品牌方进行合作联合打假,单靠企业的力量远远不够。反之,仅靠第三方鉴定机构的力量也不行,因为第三方鉴定机构的专业性远不如企业本身。

此外,现阶段还需要一个完整的治理体系,要靠政府、行业协会、第三方检测中心与平台方的共同努力。洪涛认为,目前打假存在一个误区,就是企业或平台希望消费者自己打假,实际上消费者只能起到辅助作用,普通消费者很少有精力与时间对一个商品进行打假。“现在的消费者可能连退换货都觉得很麻烦,更不要说打假了。” 

业内人士认为,不仅是服装行业,许多行业都受到了假货的困扰,但一味治理或治理不得当,可能会导致整个产业受到影响。洪涛也表示,在打假方面我国政府可能还没有尽到完整的责任,世界各国政府都在促进本国企业发展,而我国注重监管而忽视发展,不过监管的目的就是为了产业发展,所以治理不仅仅靠政府,还是要大家一起努力。

另一方面,打假还需要通过大数据以及尖端科技实现网络的实效监管。业内人士透露,阿里巴巴是通过网络技术实现了97%的假货过滤,剩下的3%是消费者投诉举报。据此前发布的《2017年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披露,2017年全年,阿里巴巴累计向全国公安机关推送超过5万元起的涉假线索1910条,捣毁窝点数1328个,涉案金额约43亿元。此外,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与全国23省执法机关联合进行线下打假;并与上海、天津、江苏等12个省(直辖市)的公安机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持续深入开展合作。

不过,消费升级转型过程中,消费者的观念也要逐步提升,目前很多消费者都想购买名牌,又不愿意花高价。洪涛表示,现阶段的营商环境,商家还是以低价竞争为主要手段,这就会导致假冒伪劣产品出现,劣币驱除良币,所以现阶段要改变这种环境,才能有效治理假货现象。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晓然 陈韵哲

调查状态:已结束 欢迎参加问卷调查

以下年度消费套路,你认为哪个最扎心?(必选 1-3项)*

海底捞老鼠爬进食品柜 火锅漏勺掏下水道
五星级酒店不换床单 毛巾擦马桶
顺丰快递延误致消费者70万元订单泡汤并拒绝赔偿
奥迪新车在高速上突然变速箱故障 油门失灵
女子投诉饿了么送餐员遭轮番辱骂
近130万人次网购的“韩妆”却来自江苏
雨润未开封的豆腐干里发现很多活虫 还在动
Costa、星巴克、尼路咖啡所使用冰块含粪便细菌
老人批评川航晚点13小时 被按倒在地取消登机资格
广汽菲克4S店新买克莱斯勒车门把手竟不一样
红星美凯龙陷“假货门” 7万买到冒牌家具
建行百万理财逾期 或涉嫌私售
iPhone接连发生电池炸裂事件
陕西国家电网被爆电费猫腻 4年多收43亿
博越国际名车馆竟是庞氏骗局 500人被骗2亿元

责任编辑:李坚 SF163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