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宏观经济

8万亿城投债压境 地方政府的"债袋子"还好吗?

中国新闻周刊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8万亿城投债压境,地方政府的“债袋子”还好吗?

城投债余额突破8万亿元,“城投信仰”是否还存在?

一则“16呼和经开PPN001”回售违约的消息,让年底的债券圈虚惊一场。

12月6日,“16呼和经开PPN001”未能在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及时偿付回售款及当期利息。一时间,首例城投债违约、城投债“刚兑不破”信仰被打破的声音四起。

所幸,经过两天发酵,12月9日,16呼和经开PPN001首单城投债违约事件在呼市方面的积极协调兑付中得到平息。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12月9日,16呼和经开PPN001已在陆续兑付中。

呼和浩特经开区投资集团相关人士回应媒体称,16呼和经开PPN001已兑付了部分资金,延期兑付的剩余资金已经与投资人签署了展期协议。

但是在各种信用债不断暴雷的2019年,一向刚性兑付的城投债也因此引发市场的风险预警。

城投债危机

城投债,用于城市建设投资发行的债券或票据,发债主体多为地方投融资平台,一般由地方政府兜底。

2015年,财政部与央行联合发文,将地方政府债纳入国库抵押品范畴,帮助各地方政府实现债务置换,其中包括部分城投债在内的隐性政府债务。

强政府信用背书,城投债被戴上刚性兑付光环,从承销商到投资者,参与债券发行投资环节的人甚至都将其视为政府发债。在目前各品类信用债接连沦陷违约的背景下,城投债成为投资者心中最倔强的信仰。

16呼和经开PPN001之前,尚未有城投债违约记录,2018年8月,类城投债“17兵团六师SCP001”未能如期兑付,出现技术性违约,点燃市场对城投债担心,但违约两天后其兑付了本息。

时隔一年,16呼和经开PPN001危机则让市场再度对“城投信仰”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违约事件发生时,业界首先不敢相信的是16呼和经开PPN001是否属于城投债。

中国新闻周刊发现,从Wind数据和同花顺资讯的债券分类来看,16呼和经开PPN001并未被归为城投债。

16呼和经开PPN001是2016年发行,规模10亿元,期限3+2年,前3年的票面利率是6.8%,存续期第3年末(2019年12月6日)附发行人调整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人回售选择权。

其发行人呼和浩特经开区投资集团是地方国有企业,由呼和浩特经开区财政审计局100%控股,主要从事呼和浩特经开区基础设施建设及保障性住房建设等业务,确属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券业务是典型的城投债业务。

实质上,在城投债回售违约前,其子公司早已出现非标违约。

呼和浩特经开区投资集团全资子公司呼和浩特惠则恒投资集团在2018年10月和2019年7月早已发生信托和融资租赁违约,金额分别约为2.76亿元和0.93亿元。

呼和浩特经开区投资集团作为担保方对上述违约的兑付义务无可回避,但是因为领导被查、换届影响还款,账上没钱等原因,违约事项至今没有下文。

“此前几年的政府信用融资大跃进,城投公司贷款、债券、信托融资、地方政府债的债务规模累积到了天量,2013年至2014年,多个地方政府爆出了债务偿付危机,个别以地方政府信用做担保的城投债曾出现问题。呼和经开城投债回售违约事件再次暴露了目前城投债市场面临的困局,2016年是城投债发债高峰,2019年开始大部分偿债期限满,面临着巨额兑付,但目前的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经营问题频出,虽然有政府背书,但城投债的兑付风险在增大。”一位券商固收研究员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中国新闻周刊根据同花顺资讯统计,2015年, 772个主体共计发行1656只城投债,发行额1.6万亿元;2016年共有1096主体发行了2349只发行额高达2.3万亿元,呈现阶段性高峰。

近期2016年发行的城投债均面临较大的兑付压力,但是政府融资平台的经营却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显得乏力。

以呼和浩特经开区投资集团为例,中国新闻周刊据天眼查资料发现,呼和浩特经开区投资集团目前面临的自身风险项多达27项,2019年已四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包括子公司的周边风险项多达41项,其投资的呼和浩特经开区博园房地产公司成被执行人,投资的呼和浩特经开区泓益光大投资基金、呼和浩特经开区通和开发公司、呼和浩特广域汽车租赁公司经营异常,投资的内蒙古爱迩公司、呼和浩特惠则恒投资集团部分股权处于出质押状态。

而据同花顺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12月11日,被归类为政府融资平台的公司主体共有1428家,多达147家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不足亿元,65家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上半年营收不到2000万元、43家公司上半年营收不足1000万元。

北票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长沙县通途交通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投资公司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内蒙古金隆工业园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临汾市尧都区投资建设开发有限公司、清远市交通建设开发公司6家公司上半年营收甚至不足100万元,而对于的债券余额分别高达7.2亿元、4.2亿元、3.6亿元、16.2亿元、17亿元、4亿元。

业界分析人士认为,城投债偿付能力与地方财政实力和和债务压力相关,在经济下行周期内,内蒙古、辽宁等经济转型增速放缓的地区,财政实力偏弱,有一定的债务压力,城投债面临较大的危机。

再现发行高峰

中国新闻周刊根据同花顺资讯统计,城投债虽然已经出现个别的兑付压力,但是2019年国内城投债发债再创历史高峰。

截至2019年12月11日,1202个发债主体已共计发债3593只,发债额度超过3万亿元,远超2018年2.3万亿元发债量。

伴随两年来的城投债持续发行,城投债存量大幅攀升,截至2019年12月11日,城投债债券余额已高达8万亿元,共计2054个发债主体的9205只城投债券等待偿还。

余量城投债亟待偿还,新的增量不断累积,城投债的后市将如何发展,刚性兑付信仰是否会正式打破?

“在政府债务压力下,城投债增量更多是发新债还旧债。同时,经济下行压力下,逆周期的政策促使政府发债,增加投资。”某头部券商分析师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业界分析称,16呼和经开PPN001出现回售技术性违约,成为债市首单公开违约的城投私募债,继城投非标刚兑打破后,城投私募债打破刚兑或不再远,只剩下城投公募债刚兑预期。

但是城投债短期安全性的背后博弈的是逆周期调节发力下需要保障平台的正常再融资,因此此次债券违约后会尽快偿付。

城投债务量庞大,短期企业以及地方财力偿付能力有限,在平滑债务过程中难免出现风险,而且中长期看地方债融资体系建立起来后城投地位下降,城投债投资建议控制久期,避免盲目下沉。

信托行业研究员袁吉伟则公开表示,“目前正处于治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关键时期,加之经济增速下滑,对于地方政府财政压力较大,去年以来部分地区城投非标违约事件已经较大,但是城投债市场违约几乎没有。债券市场公开透明,信息传递快,一旦违约对于该地区,乃至其他城投发债都会产生较大影响。”

“总体而言,城投短期债务压力较大,多是短期资金长期使用,可能会存在因流动性引发的风险事件,但是终极损失概率很低。城投债券投资信仰虽然没有破,但是会逐步弱化,不同资质的城投债分化会更加明显。” 袁吉伟说。

国泰君安固收团队认为,16呼和经开PPN001延期兑付风波的一些潜在影响传导途径值得注意。

一方面是当前融资更为宽松却出现违约,另一方面是城投收益率更低,下沉策略赔率已经不高,因此即使这次城投违约最终被妥善解决,但也很难出现城投信仰反而被增强的效果。甚至不排除在下沉策略很难情况下引发机构自查板块风险(类比包商事件),造成敏感区域融资环境进一步收紧。

“2020年城投行情可能会弱于2019年:一是2019年城投行情走在基本面改善之前,预期过于充分,二是市场化置换原则下尾部风险难以根除,三是进一步下沉到区县城投研究成本将显著增高,因此虽然我们认为2020年城投政策环境依旧会很友好,但是对于行情的推动却会越来越乏力。而对于地产债我们则认为2020年可能融资环境会好于2019年二、三季度,同时市场参与不多,可能会有收益率下行的机会。” 国泰君安团队称。

海通证券分析认为,当前信用利差降至历史低1/4位水平,未来投资仍应以中高等级为主。对于城投债,逆周期调节发力下需要保障平台的正常再融资,但中长期看地方债融资体系建立起来后城投地位下降,因此建议控制久期,避免盲目下沉。地产债分化加剧,建议关注回笼力强、低杠杆的稳健龙头以及土储充裕的资源型房企。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