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宏观经济

上海红楼主人赵富强的生意经(含视频)

新浪财经综合

关注

相关阅读:探秘上海“红楼”(含视频)

来源:中国经营报

探秘上海“红楼”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程维 上海报道

2020年9月,据上海二中院通报,“红楼”主人赵富强被判死刑,其余38人则被判2年6个月到20年不等。这给一度甚嚣尘上的种种传说,迎来一个短浅的答案。

但有关上海红楼事主赵富强究竟有多少资产,其商业版图如何,却是另一个问题。

庞杂的关系网

赵富强的同乡透露,赵富强的妻子是学舞蹈的,在上海市大连路开有一个“富强文艺”舞蹈培训工作室。该人士没有提供“富强文艺”的准确地址,经过近2小时的步行搜寻,记者终于在大连路地铁站4号出口,找到一个名为“创富大厦”的楼宇,该楼共有4层,约65米,进深15米。4号出口在该楼一层的中部,地理位置极为便利。

“创富大厦”的1层靠路边一侧,基本是各类小吃店,这些小吃店的门面被分割得很小,有的门面宽度只有1.5米,但因地铁站人流量大,这一排小吃店生意都比较红火。

不过,这幢楼并没有“富强文艺”或舞蹈培训工作室的痕迹。

一位卖煎饼的大叔称:“你找舞蹈工作室?早关了几年了。”话毕,他放下手中的活儿,不顾儿子咕哝“还有一大群顾客在排队等候取煎饼”,专门带记者从创富大厦北端的一道楼梯走上2层,说:“现在卖烧烤的这家店,就是以前我们老板娘开的舞蹈工作室,我们的房东老板已经被抓了好几个月了。”

他口中的房东老板,其实是指“二房东”赵富强。

一位烧烤店工作人员称,该店的前身是一家咖啡馆,再之前的前身,的确是一家舞蹈工作室。不过,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街景地图的2014年时的历史图像显示,该舞蹈工作室并不叫“富强文艺”,而是“上海潇戈舞蹈培训”,报名热线为35111111。不过,2015年及2013年,都没有“上海潇戈舞蹈培训”这一招牌。

35111111这一号码,在2019年5月时,悬挂于“上海红楼”的大门门楣上。一条红色绸布上书黄色字体“本大楼出租:35111111”。

位于上海市大连路地铁4号线出口的另一处“创富大厦”,街景地图的历史照片显示,该楼北侧2层,在2014年时的确有一个舞蹈培训室,只是名字不是赵富强的同乡说的“富强文艺”,而是上海潇戈舞蹈培训。该场地现为一家烧烤店。该楼上现有“汇吃汇喝美食街”招牌。  图片来自街景地图历史照片

记者注意到,该“创富大厦”与上海红楼现名“创富大厦”同名,且该楼上有“汇吃汇喝美食街”字样。这与赵富强的同乡给记者提供的赵富强旗下有“汇吃汇喝美食城”的信息相吻合。此外,上海红楼的4、5、6层,多个柜子、抽屉中有“上海市汇吃汇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字样的工作牌。

此外,4层的办公室内有“上海市汇吃汇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各种文件,包括招牌表及策划案等。1至3层的库房中,以及红楼东侧的楼梯,有一大批“汇吃汇喝”的推广招贴及广告牌。

工商档案显示,赵富强在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的汇吃汇喝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中持股51%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在注册资本为200万元的上海潇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现已注销)中持股100%并担任法定代表人。他还在注册资本为10万元的泰兴市潇戈舞蹈房及上海莎莱娜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虹口饮食店(现已注销)担任法定代表人。

不过,《等深线》记者在上海红楼第4层大办公室内找到一份舞蹈及表演艺术培训人员名单,其中最后一名受训者名为唐某——此人名与该楼最奢华的第6层的“小姐房”内遗留的胸前工作吊卡上的人名相同。

培训单位及该工作吊卡所示公司,是赵富强直接投资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工商档案显示,赵富强一共在17家公司中有投资或担任过法定代表人或高管。

梳理赵富强旗下企业及关联企业,以及关联人的企业、人事关系,会发现几个主要特点。

其一,赵富强的主要经济实体的重心已经在2014年后转为了餐饮业,其“汇吃汇喝”品牌已经在上海市做得风生水起,当地人也称“汇吃汇喝”品牌做得很大。

赵富强的商业版图概要。其现任妻子王宁宁在该商业版图中,不直接持有任何公司的股份,唯一一家担任监事才半年的上海潇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也在2019年4月30日被清算注销。网传赵富强夫妻闹离婚,赵富强只愿意给60万元,最终导致另一方向纪检部门提交了上海红楼的监控视频。60万元这一分手费,与赵富强商业版图中的资产有较大反差。 《等深线》记者 程维 制图

搜寻网络地图“汇吃汇喝”关键词,上海市的汇吃汇喝美食街或美食城,分别分布在虹口区的外滩、杨浦区的北外滩、徐汇区的汇联店、杨浦区的平凉店以及浦东新区等。

其二,赵富强的生意版图已经扩大到北京市海淀区,以及江苏省泰兴市北新镇,开始出现扩张及向老家转移资产的迹象。

其三,其“汇吃汇喝”品牌及资产,在一定程度上由赵文波、赵栩潼持有绝大部分股份,暂无赵文波及赵栩潼的进一步详细资料,无法确认此2人是否赵富强的亲属、亲戚或是否为赵富强代持股份。

其四,王宁宁在赵富强商业帝国中不持有任何公司的股权,仅在其旗下一家2019年4月被注销的物业公司中担任过监事。

其五,除“汇吃汇喝”系相关企业外,赵富强曾担任过股东、法定代表人或高管的企业,股权合作方多为女性。

千家门面?

工商档案显示,上海红楼事件2019年4月爆发后,赵富强旗下除餐饮业外的另一大主要业务支撑“二房东”板块的操作平台上海潇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30日发起了注销清算,清算组成员为刘丽芳、谭容和赵富强。

王宁宁于2017年11月22日时,才就任该公司的监事。该年度的5月22日,赵富强、王宁宁二人才结婚。

来自上海当地人盛传的信息称,赵富强从上海市国资委手里拿到了1000多个门面的长期租约,这些一手长期租约的租金极低,赵富强拿到这些门面后,转手租出去,当“二房东”,每年能挣几千万元。本次上海红楼事件发生后,上海市国资委也有人接受调查。不过,因时间等因素,暂未能确认该信息是否属实。

《等深线》记者2019年11月3日在上海红楼6层的“记账房”,从衣柜中的一堆凌乱的衣服下的柜子深处,找到了一个记账本。

该账本显示,上海市宁国路、沪南路、水丰路、止远路、殷行路、天同庵路、芷江西路、平凉路、周家嘴路、本溪路、西藏北路、包头路、四平路、延吉东路、世界路、开鲁路、政本路、三门路、江浦路、国权路、国顺路、国和路、赤峰路、新港路、辽阳路、锦西路、打虎山路、延吉西路、中山北一路、祥德路(记者注:该账本为手写,部分地名可能有误)等地,均有门面出租。

一本藏在6层“记账房”衣柜一堆衣物深处的账本,上面手写记满了一些房屋编号,这些房屋所在的路段多达几十个,有的路段的门面多达十几个。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摄

该账本还记录了各条路上的门面的个数,以及目前的租客是谁,其中一些比较有名的大客户,有延吉东路212号的上海银行等,但其他的门面,多以各种餐饮及修车、网吧、百货等杂类为主。

这一账本还按月记录了各条路上的门面的用电度数,最近的水电费的记录时间为2019年11月。不过有些门面的最后记录时间为7月或9月,为何到此截止了,原因不详。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赵富强旗下的这些门面都是上海市国资委的。

据国内一家民间诉讼文书网站上的可查信息,能查阅到上海名为赵富强的28份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官方的裁判文书网上,上海潇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有33条民事纠纷信息,上海易祥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有35条民事纠纷信息,另有赵富强旗下企业的几位关联人(如法定代表人)有一批诉讼信息。

上述诉讼信息绝大多数是房屋租赁纠纷,且多为私自转租被诉。

2017年3月9日16时34分,豆瓣上一位注册名为“汇吃汇喝美食城”的用户,发了一条信息:“上海的二房东都怎么样赚钱吗?”该信息的落款为“杨浦区房东——赵富强”。

2分钟后,他再次发问:“上海市杨浦区有多少二房东存在?在杨浦区做二房东赚钱吗?”再过5分钟,此人发出了第三问:“上海市杨浦区存在多少二房东?整个上海有多少二房东存在?上海光算杨浦区又有多少二房东存在?”署名依旧是赵富强。后两次发言,他删掉了“杨浦区房东”字样。

(编辑:郝成  校对:彭玉凤)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