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宏观经济

新一轮医保价格谈判战开打!50个品种加入谈判

国际金融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新一轮医保价格谈判战,开打!150个品种加入谈判,患者福音又来了

上午20家,下午20家,一家一家进去,一家一家出来……

“谈成了吗?”“降了多少?”“有啥窍门吗?”……

从11月11日起,多家药企的专家在国家医疗保障局门外焦灼等待,窃窃私语。

《国际金融报》记者获悉,11月11日至13日,为期3天的医保价格谈判在北京举行,这是一场延迟了三个月的谈判,70多家企业派出专家代表,“真刀真枪”上阵,等待他们的是国家医保局方面组织的上万名专家,包括临床专家、药学专家、医保管理专家、药物经济学专家等。

对药企而言,要是产品幸运地进入医保目录,意味着销售市场不用愁了;而对病患而言,如果国家医保局能让企业合理降价,意味着有更多便宜药可用。

1

150个品种纳入谈判

药品医保价格谈判于2016年起,已经举行了3轮。

2019年8月20日,新版国家医保常规目录出炉,此次新版医保目录调整工作是国家医保局成立后第一次全面调整,也是2000年第一版药品目录使用以来,对所有药品的一次全面梳理。

新版医保目录分为常规准入和谈判准入两大部分。相比常规准入部分的调整,谈判准入部分更备受市场期待。谈判方式包括竞标性谈判与比价谈判两种,即分别使用市场策略与药物经济学策略。其中,大部分品种采取比价谈判,即国家医保局给出最低价,企业报两次价,两次报价均超过医保局最低价的15%将出局,不超过则还有谈判空间。

当时,新版医保目录将128个品种纳入拟谈判准入范围,包括109个西药和19个中成药。而此次谈判准入部分共涉及150个药品品种,覆盖了癌症、糖尿病、肝病等重大疾病治疗领域,有70多家企业参与。

有70个新品种进入了本次谈判,其中包括4款PD-1产品(两款进口产品与两款国产产品)、丙肝新药索磷布韦韦帕他韦复方、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肺动脉高压药物(多款PAH)、阿柏西普/康柏西普、呋喹替尼、阿来替尼、仑伐替尼、依库珠单抗、CKD相关药物等等。

光大证券预测,接下来还会有一批重磅品种加入到国家医保谈判中来,例如中国生物制药的利多卡因、雷替曲塞,康弘药业的康柏西普,石药集团的注射用紫杉醇、盐酸多柔比星等等。

有分析人士称,对于创新型药品,医保局压价幅度相对普药来说不大。但无论如何,药物进入医保目录报销体系后,能节省患者未来的医疗费用支出。

以抗癌药为例,据国家医保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上半年,17种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累计报销31.82万人次,报销金额19.63亿元。国家医保局表示,将继续推进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在医疗机构的配备使用工作。

抗癌药物进入医保,可以让更多癌症患者吃上药、吃得起药。

  2

药企期望“以价换量”

此前,国家医保局表示,“由于本次谈判品种较多、普遍对基金影响大等,本次谈判对成功率不作要求。”

不过,根据最新消息,谈判情况还算乐观,第一天就有药企成功将产品送入医保目录。

杰华生物用于治疗乙肝的产品乐复能成为了第一个通过本次谈判进入全国医保目录的品种。乐复能属于NCE类药物(New Chemical Entity),获得美国大分子新化合物专利授权,并曾先后列入国家“十一五”和“十二五”重大新药创新科技重大专项,被认为是“世界上近30年来发明的除核苷类抗病毒药物和人干扰素药物外的全新种类的慢性乙型肝炎治疗药物(First in Class)”。

谈判成功的可以松口气,即将上阵的还捏着一把汗。

记者注意到,今年的医保谈判与往年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品种数量大大增加,且大部分不是独家品种,这意味着“价格战”将异常凶猛。

某位中型药企中层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我们非常有诚意进入国家医保目录,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要全力以赴。”可见,企业对于进入医保目录的重视,已经到了把价格置之度外的程度。

这位药企人员解释称,“前几次进入医保目录的产品基本上都可以实现‘以价换量’,虽然价格降了,但由于患者自费的部分少了很多,量自然就上去了。”

某大型咨询公司医药行业分析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今年的数据来看,医保支出增速大于医保收入增速。因此,在此次谈判过程中,医保局的降价要求可能会更苛刻,降幅甚至超过此前的平均降幅。但从历史经验来看,即使产品降价进入医保,也有利于药品销售收入的长期增加,即放量效应远大于降价效应。”

他进一步指出,对于某些已经上市多年,但因未能进入医保目录,而增长后续乏力的品种来说,降价进入医保目录后,很有可能激发其销售的“第二春”。

见习记者 金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