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宏观经济

剥离现金奶牛融易行 腾邦国际与控股方在下什么棋?

新京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剥离“现金奶牛”融易行,腾邦国际与控股方在下什么棋?

来源:新京报

新京报讯(记者 王真真)11月8日晚间,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腾邦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控股股东腾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腾邦集团”)出售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简称“融易行”)100%股权,交易价格为9.1亿元。

公告显示,融易行全部权益的评估价值为10.8亿元,评估增值34.03万元,增值率为0.03%。由于融易行在过渡期进行了1.8亿元现金分红,交易双方最终协商确定本次交易的交易价格为9.1亿元。

融易行“撑起”腾邦国际2018年超七成净利润

腾邦国际与腾邦集团的这笔关联交易的对象融易行,是腾邦国际旗下的重要子公司。2012年成立的融易行标志着腾邦国际开始跨界金融领域,此后随着2014年收购欣欣旅游,以机票代理起家的腾邦国际开启了“旅游×互联网×金融”的战略道路。

频频在旅游行业出手收购,加之占据绝对比例优势的营收表现,商旅服务一直被认为是对腾邦国际净利润贡献最高的主营业务。今年5月21日,腾邦国际在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罕见披露的数据,第一次揭开了腾邦国际的净利润贡献比例真相。

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腾邦国际实现营业收入48.86亿元,其中商旅服务营收43.18亿元,占公司营收的88.38%,金融服务营收5.68亿元,占公司营收的11.62%。而回复函显示,腾邦国际2018年的净利润为1.68亿元,其中金融服务实现的净利润1.22亿元,占比72.6%。金融服务才是对腾邦国际净利润贡献最高的业务。

图/腾邦国际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截图

作为净利润的主要贡献者,腾邦国际的金融服务业务主要由融易行、深圳市腾邦创投有限公司、深圳腾邦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深圳市腾付通电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4 家公司业务组成,其中,融易行2018年的净利润为1.21亿元,占腾邦国际全部净利润的72%。也就是说,融易行的小额贷款业务是腾邦国际实现盈利的关键业务。

然而,随着市场环境与金融监管的推进,融易行的放贷业务为腾邦国际造血的功力慢慢减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腾邦国际金融业务的毛利率从68.5%缩减至44.61%。

腾邦国际的回复函显示,融易行放贷的资金来源于同行拆借、股交中心产品以及母公司腾邦国际等。放贷业务存在较大的潜在风险,一旦融易行出现问题,对如今已然深陷资金“泥潭”的腾邦国际而言或是致命的打击。

融易行业务影响腾邦国际融资计划

放贷业务的风险性成为腾邦国际剥离融易行的一大主因。腾邦国际表示,随着去杠杆的深化和金融监管的推进,严厉的金融去杠杆政策(尤其是资管新规)令非标融资大幅收缩,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小额贷款业务的潜在经营风险、影响了腾邦国际的融资计划。因此,从整体战略规划、风险控制等角度出发,为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腾邦国际决定转让其所持有的融易行股权。

根据腾邦国际此前发布的2019年三季报,前三季度腾邦国际净利润同比减少250.16%至-1亿元,这是腾邦国际自2011年上市以来三季报首次出现净利润大幅亏损。腾邦国际曾在业绩预告中提到,公司融资等进展慢于预期,经营资金紧张致使原有战略布局放缓,业务扩张受限,业绩比去年同期下降。

随着“现金奶牛”融易行业务的剥离,腾邦国际2019年全年净利润或将大受影响。数据显示,在今年前6个月融易行贡献了697万元净利润的背景下,腾邦国际依然净亏损3394万元。从旅游业务的业绩表现来看,短期内对腾邦国际的业绩扭转并无太大影响。如果腾邦国际的融资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没有实质性的进展,那腾邦国际的业绩表现则可能会再创历史新低,资金困局或将愈发难解。

剥离融易行是为资本腾挪?

虽然腾邦国际在公告中表示出售融易行股权,主要是出于对融资以及房贷业务风险考虑,但在部分行业专家看来,自陷入资金周转危机以来,腾邦国际在今年已相继出现巨额债务、机票代理业务遭遇“封杀”、两度托管公司实控权等情况,如今业绩首现亏损更是让腾邦国际深陷资金“泥潭”,上述原因并不是腾邦国际现阶段出售“现金奶牛”的真实原因。

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认为,剥离融易行,将这头“现金奶牛”腾挪至腾邦国际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手中或许才是真实目的。

周鸣岐指出,腾邦国际要出售融易行,腾邦集团并不是好的交易对象。在他看来,今年上半年已债务违约超100亿元的腾邦集团能否按期支付交易金额都存在较大疑问。腾邦国际的独立董事王建平也因腾邦集团已出现的大量债务违约,对腾邦集团在上述交易的担保能力及付款能力存疑,故而对该交易投出弃权票。

此外,上述关联交易公告中显示,对于这笔9.1亿元的交易,腾邦集团在2019年12月31日前只支付51%的款项,另外49%的款项会在协议生效后12个月内支付,付款周期过长,令人担忧。周鸣岐指出,在交易协议生效后的12个月内,融易行自身是在持续造现的,可这部分收益都将收入腾邦集团囊下。

放贷之类的金融业务需要大量的现金流做支撑,“资金流大、账期长”的旅游业务则是较好的业务选择,周鸣岐认为,在以商旅业务为主的腾邦国际旗下,融易行可贡献超七成的净利润,在以葡萄酒、3C产品及商旅等多业务的辅助下,将纳入腾邦集团旗下的融易行“造血”能力不容小觑,而这或许也可为其填补一定的债务。

但对于腾邦国际的困境,周鸣岐表示,作为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腾邦集团和钟百胜,持有腾邦国际的股份不足30%,并没有释放太多诚意。先是两度委托表决权,退居腾邦国际幕后,又以高比例质押所持有的腾邦国际股份,甚至一度被平仓。

8月24日,腾邦国际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8月23日,腾邦集团及钟百胜共持有腾邦国际股份1.7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7.80%;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数量为1.52亿股,占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量的88.80%,占公司总股本24.69%;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累计被冻结的数量为1.52亿股,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数量的87.51%,占公司总股本24.71%;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数量为6.85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的399.47%,占公司总股本111.14%。

新京报记者 王真真 

图片 视觉中国、腾邦国际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截图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