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宏观经济

刘世锦:中国能否用十年实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目标?

观点 | 刘世锦:中国能否用十年实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目标?

刘世锦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今天

在9月6-7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出席会议并发言。

刘世锦认为,应当通过打破垄断、改革社会保障体系等方式提升人力资本质量,从而提高劳动力群体收入,最终实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的目标。

以下为发言全文: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中国能否用10年左右的时间实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的目标?

怎样才算中等收入群体?国家统计局有这样的标准:三口之家一年的收入在10—50万元人民币之间。按照这个标准,中国目前大概有4亿人属于中等收入群体,占总人口30%左右。

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是能够实现的,那此后能不能再用10年左右的时间使中等收入群体数量翻一番?从目前的4亿人达到8、9亿人,占总人口的60%左右。

为什么要提出中等收入群体倍增的目标?我想,最重要的理由有两点。

第一,下一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大部分来自于低等收入群体。最近几年有一个说法,中国还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5亿人没有蹲上马桶。这部分人的整体收入水平如果能够提升,他们就会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最主要动力。

根据我们的研究,近一两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可以保持在6%以上,到2020年后会调整至5%—6%之间,也许是5%左右。尽管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但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的经济增长量还是最大的。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与体量,其动力来源是非常重要的,而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增长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动力之一。

第二,国际经验表明,只有中等收入群体占总人口比例超过一半时,社会才能真正稳定下来。过去谈的比较多的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的例子,比如南美的巴西、阿根廷,亚洲的菲律宾等等。他们的经济增长到一定阶段后,很难进入高收入阶段,就是因为严重的两极分化。

但现在来看,不仅仅是中等收入国家,即便是高收入经济体也可能会存在这样的问题。最近美国、欧洲民粹主义的兴起,实际上都和社会收入分配结构发生了比较大的偏离、收入差距拉大有很大的关系。

那如何缩小差距呢?我觉得也有不同的思路。

一种是影响力较大但传统的想法,就是从再分配入手。通过税收等方式,将高收入阶层的收入分给低收入阶层。在中国历史上有一种杀富济贫的说法,但经验证明这种办法不能解决问题。因为让富人变成穷人以后,穷人并不会变成富人。特别是社会中最具有创造力的企业家和人才,如果把他们的活力抑制住了,这个社会是没有前途的,最后只能走向普遍的贫穷。

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讲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一个农村的孩子和一个城市的孩子长大、工作后,比如到了目前在座诸位的年龄,两个人的收入差距可能会相当大,财产差距也相当大。但是如果剥去他们身上社会属性的外衣,他们的能力差距有那么大吗?其实没有。

所以,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向是减少人们之间由于社会关系或者体制、政策等因素造成的能力上的差距,也就是说,要致力于提升人力资本的质量。

目前有三个方面是特别需要强调的:

第一,进一步打破垄断,推动产权制度改革,特别是要素市场的改革,把中国各个方面的增长活力进一步焕发出来。这样能够给社会各个阶层,特别是低收入阶层提供更多就业、创业的机会。

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考虑,一是目前行政性垄断行为依旧不同程度存在,尤其在提升社会成本的基础产业和领域,像能源、交通、电讯、金融等等;二是加快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中国下一步最重要的增长点就是大都市圈,是如何实现城乡共建的问题。

第二,要进一步地筑牢我们的社会安全网,改革、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提升劳动者流动性。社保、医疗、就业等保障体系应该具有全国连通性,以促进劳动者的流动。

第三,不断优化人力资本,特别是加强职业培训。无论是全球化,还是技术进步,都是劳动岗位在发生很大的变化。目前美国和欧洲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怎么通过人力资本的培育,使劳动力市场更具有活力、流动性和韧性,这也是中国下一步更需要关注的问题。

我相信通过这几方面的推进,可以使劳动力群体收入倍增的目标得以实现。

整理 - 雨瑄

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论坛立场。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