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宏观经济

欧洲告急:官方承认阿斯利康疫苗或致血栓 多国宵禁停课关店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原标题:欧洲告急:官方承认这款疫苗或致血栓!已有79人发病!第3轮“封国”开始,多国宵禁停课关店

导读:疫情之下的欧洲,情况很不乐观。除了阿斯利康疫苗刚被官方承认有问题外,疫情防控不足也带来一系列连锁效应:德国面临30年来最高预算赤字,法国每月损失110亿欧元,疫情拉低欧盟人口整体预期寿命......

官方确认阿斯利康疫苗或致血栓,但总体益处大于风险

据央视网报道,4月7日,欧洲药品管理局确认阿斯利康疫苗可能导致接种者出现血栓。欧洲药品管理局当天则表示,英国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公司研发的新冠疫苗可能与血栓病例存在潜在联系,但大部分个案发生在60岁以下女性中,认为血栓应列为阿斯利康疫苗的“极罕”副作用。欧洲药品管理局又强调,总体来说该疫苗“好处大于风险”,因此建议继续为成年人接种。

据南方+援引外媒报道,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一名高级官员于当地时间4月6日接受采访时表示, 阿斯利康公司生产的新冠疫苗“确实与血栓形成存在联系”。据悉,说出此种言论的是欧洲药品管理局的疫苗负责人马可·卡瓦列里(Marco Cavaleri)。他对意大利媒体表示:“我认为,我们现在可以说出来,(血栓病例的出现)很明显与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有关。但是我们仍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反应。” 卡瓦列里声称,欧洲药品管理局接下来会“尽快了解这种情况是如何发生的”。

当地时间4月7日,世卫组织发布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安全性临时声明,声明指出,世卫组织全球疫苗安全咨询委员会新冠肺炎小组委员会已评估了接种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后出现血栓和血小板减少的报告,于4月7日召开了最新一次会议。

委员会还评估了欧洲药品管理局,以及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监管局提供的最新信息,认为阿斯利康疫苗与血栓和血小板减少存在可能的因果关系,但尚未证实,还需专门研究以充分了解其中的潜在关系,世卫组织全球疫苗安全咨询委员会正在搜集和评估更多数据。声明同时强调,全球已有近两亿人接种了阿斯利康新冠疫苗,而此类负面报告数量很少。

英国接种后79人患血栓

法国9人接种后出现血栓的中位时间为8.5天

据央视新闻,根据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的说法,迄今为止,英国大约2000万人接种了阿斯利康疫苗, 其中79人患有血栓,19人死亡。79例血栓病例中有51例女性和28例男性,年龄从18岁至79岁。 在死亡的19例中,有3例年龄在30岁以下。

当地时间4月7日,英国药品监管机构提出建议,终止30岁以下的民众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将改用辉瑞或莫德纳疫苗。

据人民日报海外网4月3日报道,自法国开始为居民接种新冠疫苗后,共记录12例血栓病例,其中4例死亡。

根据ANSM监测的最新数据,法国12日至18日有9人在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出现静脉血栓,其位置不典型,主要为脑静脉和消化道,这可能与患者血小板减少症或凝血障碍有关。9人中有2人死亡,其中包括一名南特大学的医科学生,生前在该校附属医院实习,法国卫生当局正在对该案例展开深入临床调查。

ANSM称,这些罕见的非典型血栓病例有相似的临床图片和发病时间, 在疫苗接种后出现血栓的中位时间为8.5天。患者并无特定病史,其中有7名患者年龄在55岁以下,2人年龄在55岁以上。

当地时间4月7日,就在当天欧洲药品管理局对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风险作出最新评估之后,比利时卫生部门决定将这款疫苗接种者的年龄限制在55岁以上。另有比利时媒体称,这一预防措施将持续4周的时间。

欧盟:新冠大流行导致成员国人口预期寿命下降

疫情防控方面,欧洲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德国政府正研究是否需要在全国范围而不是仅在区域范围内采取严格限制措施,这是德国联邦政府副发言人德默(Ulrike Demmer)4月7日在媒体吹风会上透露的。

“德国的重症监护病患人数正在增加,”她说,“我们需要将感染率稳定在100以下。”德国正努力应对席卷欧洲的第三波新冠疫情高峰。上周法国和意大利相继宣布实行全国性封锁政策。

当地时间4月7日,欧盟统计局公布了一份并不意外的统计结果——欧盟人口整体预期寿命下降。根据官方数据,自1960年代以来,欧盟人口预期寿命平均每十年增加超过两年,虽然近年来某些成员国预期寿命出现停滞甚至下降趋势,但去年发生的COVID-19大流行已导致绝大多数欧盟成员国预期寿命出现明显下降。

降幅最大的国家是西班牙,预期寿命从84岁下降到82.4岁,与2019年相比削减了1.6岁;

其次是保加利亚,削减1.5岁,从75.1岁下降到73.6岁;

立陶宛、波兰和罗马尼亚均减少了1.4岁;

意大利减少1.2岁,从83.6岁降至82.4岁;荷兰、法国和奥地利减少了0.7岁。

欧盟第三轮全国性封锁

德国联邦政府副发言人德默说,基于感染率过高,实行任何短期、严格的封锁措施以减慢COVID-19传播的要求都是正确的。

根据该国罗伯特·科赫传染病研究所数据,当天新增病例9677例,感染总数达到291万零445,死亡人数增加298人,至7万7401人;目前每10万居民中7天感染率为110.1。

尽管几位联邦州领导人呼吁在短期内采取全国性的严格封锁,但是德国16位联邦州中的大多数都反对在4月12日前就采取何种行动进行会谈。

上个月,德国政府曾宣布将在4月1日至5日实行严格的复活节封锁措施,但是短短几天后就不得不撤消这一决定。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当时将该封锁计划称为“错误”,并表示她对此承担最终责任。

欧盟第二大经济体法国此前也一直在努力避免第三次全国性封锁,但新增感染和重症监护患者的持续攀升压力,击败了经济领域希望保持开放的努力。到上周三宣布实施全国性封锁政策时,该国每10张重症监护床位中就有9张已被占用。

从4月3日起,全法国非必需品商店关门,学校开始为期三至四周的关闭,晚上19时至次日6时实施宵禁,人们被禁止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离家超过10公里。

法国卫生部门预计,该国确诊病例数可能在4月7日至10日达到第三波峰值。

即便是在新冠感染率和死亡率一直属于欧洲最低水平的挪威,该国总理索尔伯格( Erna Solberg)7日对议会表示,政府开始放松限制措施之前,必须降低当前的感染率和住院率。

索尔伯格原本计划在复活节前提出重新开放该国的计划,但后来采取了更严厉的措施:禁止在公共场所提供酒精饮料,要求国民在出国度假后必须在指定酒店进行为期10天的隔离检疫等。

波兰也把对冠状病毒的限制延长至4月18日。幼儿园、购物中心、酒店、电影院和剧院在此之前保持关闭。

在西班牙,宵禁制度继续,人们在4月9日前禁止跨省旅行。最多允许6个人在开放的公共场所聚会,最多4个人在封闭区域聚会。6岁以上的任何人都必须在所有室内和室外公共场所佩戴口罩。

在比利时,复活节封锁持续四周,大中小学关闭至4月19日;非必需品商店虽开放但只能预约;美发美容院关闭;禁止所有非必要旅行。

欧盟实力最雄厚的德国,面临30年最大预算赤字

4月6日,意大利首都罗马发生抗议冲突,一些商店和餐饮业主抗议封锁措施,要求重新开业,抗议者聚集在罗马众议院外,拉下口罩,大喊“工作”和“自由”。争执中两名意大利警察受伤,七人被捕。

意大利目前处于全国紧急状态,从1月31日延长到4月30日。所有非必需品商店关门,禁止在餐厅、酒吧和咖啡馆内用餐或喝酒,只允许提供外卖或送货服务,而且在下午6点之后禁止外卖饮品,每晚10时开始全国性宵禁。

意大利是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迄今有超过11万人死于新冠病毒,确诊人数达到360万例。

意大利国家统计局(ISTAT)6日表示,大流行使意大利经济损失近100万个工作岗位。截至今年2月底,意大利全国就业人数为2220万,同比减少了94万5000。

即便是欧盟实力最雄厚的德国,受大流行影响,公共部门赤字也在2020年达到1892亿欧元,这是自2013年以来的首次赤字,也是自1990年德国统一以来的最高预算赤字。

德国国家统计局7日表示,由于政府竭尽全力抵消数月封锁的影响,公共支出在2020年增长12.1%至1.7万亿欧元,而税收收入下降了3.5%,至1.5万亿欧元。

而政府的支出还必须增加,德国财政部长舒尔茨(Olaf Scholz)承诺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使德国能够摆脱因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

法国经济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上周表示,新一轮封锁措施迫使15万家企业临时关闭,每月造成的损失高达110亿欧元。他呼吁欧盟加快实施其经济刺激计划。

去年夏天欧盟27个成员国就共同签署了7500亿欧元的新冠疫情复苏基金,但各成员国政府至今仍在就如何从该基金中支出资金提出详细方案,很多成员国还需要通过本国议会批准该计划。

德国的欧洲议会议员、经济学教授卢克(Bernd Lucke)正竭力阻止德国议会批准欧盟的新冠疫情复苏基金,他将该基金称作是欧盟理事会制定的一种“完全违反欧洲条约的全新金融工具”。

3月末,卢克在德国宪法法院就该基金提出申诉。法院随后发布禁令,阻止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批准相当于德国政府同意设立该基金的立法,而法官们将决定就是否接受卢克的申诉进行全面审核。

所有欧盟成员国都必须通过类似法律,欧盟委员会才能在市场上借款以建立该基金。如果卢克的申诉引发法律程序上的长时间拖延或导致完全拒绝其提供资金的机制,实际上等于宣布该基金胎死腹中。

卢克坚称,他并不反对建立欧盟复苏基金本身的想法,也不反对欧盟内部的经济团结,但他不希望这是为永久性财政联盟铺平道路。“一旦你打开了这扇门,就不能再关上它了。”他说。

作为经济学家,卢克提出了另一种筹款机制,即每个国家将在市场上分别借钱以支付复苏基金,各国仍可以获得比其所支付的更多的钱,但每个国家都有责任偿还自己所借份额。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师琰)、央视新闻、南方+、人民日报海外网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