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宏观经济

刘胜军:国企改革应大胆借鉴华为经验

国企改革应大胆借鉴华为经验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作 者 | 刘胜军

混改必须解决“不敢混、不愿混、为混而混、一混了之、重混轻改”的问题。

国企改革需要思想解放

11 月 12 日,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刘鹤主持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会议提出:

• 现在大政方针已定,关键是狠抓落实

• 坚持国有企业市场化改革方向不动摇

•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 完善激励机制

• 强化财务约束

国企改革是经济改革的中心环节,而混改则是国企改革的重点实施路径。

过去几年,混改已经取得一定进展:中央企业实施混改 3700 多项,引入非公资本超过 1 万亿元,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超过 70% ,比 2012 年底提高近 20 个百分点;中央企业资产总额的 65% 已进入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的 61%、利润总额的 88% 来自于上市公司。 

但,毋庸讳言,“不敢混、不愿混、为混而混、一混了之、重混轻改”的现象依然非常突出。

笔者认为,这一局面的核心症结在于胆子不够大、思想解放不充分。国企改革要取得实质性进展,有必要大胆借鉴“华为经验”。当下,有资格被称为中国的“国家企业”的,只有华为。

华为的崛起

历经 70 年风雨,中国经济从战争的瓦砾上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民企贡献居功至伟。现在有一种“五六七八九”的提法,很好地反映了民营经济的地位:税收的 50% 以上、GDP 的 60% 以上、创新的 70% 以上、就业的 80% 以上、新增就业的 90% 以上,都要靠民营经济的贡献。

在群星璀璨的民企阵营中,最为耀眼的那颗星就是华为。

但在 90 年代,华为一度备受质疑。

时任深圳市市长的李子彬后来在 CCTV2《对话》节目中关于创业板的一期中说到:

收到了 3000 封告状信,举报华为拖欠工人工资、欠客户款、逃税等问题。自从这些信爆出来后,华为 6 个月没接到订单,任正非同志非常苦恼。

中央派驻华为的调查组经过了长达数周的调查,并没有发现华为有走私和偷税漏税的情况,任正非也没有中饱私囊。华为的做法,是在 GSM 投入过大,企业融资困难的情况下迫不得已而为之。最终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决定不处罚华为,但要求华为公司运作规范,他在 1999 年的金融展上对华为的负责人说: 你回去转告你们老板,在技术上要创新,在经营上要稳健!

2019 年 9 月 21 日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举行的“与掌门人同行-致敬共和国 70 周年”主题论坛上,90 岁的“改革老人”高尚全说:

华为从最初从事交换机贸易、到如今发展成如独一无二的全球型企业,经历值得思考。我在 1997 年参加十五大报告起草时,有人提出‘华为姓资不姓社’、‘华为的职工持股是没有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我对此表示不赞成。

邓小平同志曾说过,老祖宗没有说过的话也可以说,这就是创新。

调查结果是:第一,华为的经营,国家没有花一分钱;第二,职工持股以后内在动力被激发出来,保证了企业发展;第三,职工在企业发展红利下也富了起来;第四,华为解决了大量的就业。这样的企业要保护起来,绝不能让它被打压下去。

华为崛起的法宝

大道至简。华为的成功虽然有很多因素,甚至也有偶然性,但必须承认的是:任正非通过“财散人聚”解决了员工激励问题,这是“华为成功秘诀”之核心。

高尚全一语中的:

要以奋斗者为本,其内部所践行的职工持股方式就是最好的体现。在这一内生动力下,员工真正成了企业主人。“当时有人曾说过这么一个顺口溜,国外有一个加拿大,国内有一个大家拿”。彼时我在某北方县级市调研‘假如有人偷公家的东西怎么办’,当时 300 个青年工人的调查结果,220 多人选择了‘装看不见’,还有 60 多人选了‘你偷我也偷’。华为的员工持股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任正非之道:尊重常识、尊重人性

军人出身的任正非,谈不上有多么高深的学问,但他对于常识和人性的尊重,才是华为脱颖而出的关键所在。任正非说:

二战时德国因为不投降,最后被炸得片瓦未存,除了雅尔塔会议留下准备开会,其余地方全被炸成平地。当时有一个著名的口号“什么都没有了,只要人还在,就可以重整雄风”,没多少年德国就振兴了,所有房子都修复得跟过去一样。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的是“人”,人的素质、人的技能、人的信心很重要。

芯片砸钱不行,得砸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但是我们有几个人在认真读书?博士论文真知灼见有多少呢?这与我们这些年的经济上的泡沫化有很大关系,P2P、互联网、金融、房地产、山寨商品……等等泡沫,使得人们的学术思想也泡沫化了。这种状况下,完全依靠自主创新,很难成功。自主创新如果是一种精神,我支持;如果是一种行动,我就反对。

邓小平到英国引进斯贝发动机时,斯贝同意把发动机卖给我们。邓小平问军用的发动机卖不卖?英国人回答说卖。其实中国想买民用发动机,主要做民航机的备件,后来英国人军用发动机也卖,也就是现在轰炸机 6 用的发动机。邓小平站起来向英国科学家致敬,英国科学家吓坏了,赶紧站起来回礼,说“感谢中国科学家的伟大发明”。邓小平回来查是谁发明的,是吴仲华,这人在什么地方?一查这个人在湖北养猪,赶紧调回北京去做热物理研究所的所长。

中国的个人所得税比外国高很多,如果来到中国,要多缴这么多税,“雷锋”精神是不可持续的。

有人问我,你们华为公司谁是雷锋?你们去奢侈品商店看,买几个包就走的人,问一下她的老公是哪里的?华为的。顺着来找工号,那就是雷锋,不用评了。老公挣钱多,老婆不花,老公怎么还有动力去挣钱呢?

以前我们的咖啡厅,五、六个华为员工拿着高工资、股票,在那里做咖啡,还亏损。我说你们创业吧,一个人一个店创业,现在能挣七八十万。我们机关有人说要去查“以前不挣钱,现在挣钱了,搞什么名堂挣钱?”我说,去查一次,就裁一个人,为什么?你的人太多了,不干正事。他只要缴了房租水电,卫生质量好,员工喜欢去消费,你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

马克思曾经说过:“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会使自己出丑” 。任正非是这句话的伟大实践者。

如何学习华为?

国企改革要学习华为经验,最核心的就是一条:

• 给予员工充分的物质激励,最大激发企业员工的积极性,不让雷锋吃亏、不让庸人混日子。

2019 年 10 月 31 日国资委发布《中央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指引》,明确指出:

依法保障混合所有制企业自主经营权,落实董事会对经理层成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等职权。

推动混合所有制企业在更大范围实行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具备条件的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积极探索建立与市场接轨的经理层激励制度。

完善市场化薪酬分配制度,优化薪酬结构,坚持向关键岗位和核心骨干倾斜,坚持与绩效考核紧密挂钩,合理拉开收入分配差距,打破高水平“大锅饭”。统筹推进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科技型企业股权分红、员工持股等中长期激励措施,用好用足相关政策,不断增强关键核心人才的获得感、责任感、荣誉感。

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总量原则上不高于公司总股本的 30% ,单一员工持股比例原则上不高于公司总股本的 1%。

中央企业控股上市公司股权激励:中小市值上市公司及科技创新型上市公司,首次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授予的权益数量占公司股本总额的比重,最高可以由 1% 上浮至 3% 。上市公司两个完整会计年度内累计授予的权益数量一般在公司总股本的 3% 以内,公司重大战略转型等特殊需要的可以适当放宽至总股本的 5% 以内。股权激励对象实际获得的收益不再设置调控上限。

鼓励符合条件的国有科技型企业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实施股权和分红激励。

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衷心期待国企改革能取得实质性突破,培育更多的企业家,涌现更多的任正非和华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