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宏观经济

权健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中国保健品市场体系极其混乱

权健背后,是把保健品当药的中国人

来源:吴晓波频道

我们坚持一件事,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效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哈维尔

这两天,小巴的朋友圈被一篇文章刷屏了。

医疗科普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了一篇刷屏长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控诉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权健)虚假宣传、“谋财害命”。

昨天权健公司发声,称此为诽谤,要求撤稿并发表道歉声明。

对此,丁香医生“回怼”:不删稿,欢迎来告。

几乎在一夜之间,权健公司陷入舆论漩涡。一桩旧案再度回归我们的视野。

三年前,一个叫做周洋的四岁小女孩不幸患上骶尾部恶性生殖细胞瘤,经过化疗后,小女孩原本体征逐渐稳定。

但在权健公司的劝说下,家人放弃化疗,转而让小女孩使用这家公司销售的“抗癌”产品。之后,周洋病情恶化身亡。而在周洋奄奄一息时,她的家人发现竟然有以“周洋被权健治愈”的广告宣传。

此外,权健公司所经营的火疗业务也是争议不断,多家媒体此前曾报道过权健公司的火疗业务造成顾客人身伤害。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至少有10起与权健公司火疗事故相关的判决。

三年过去了,权健公司不仅没有受到太多负面影响,甚至不断开发出了更多奇葩的保健产品,也开拓了无数经销商,成长为一个横跨保健品、医疗、金融、房地产等多个行业的商业帝国。

让小巴疑惑的是,一方面,这些年中国保健品行业骗局丛生,前有莎普爱思和鸿茅药酒,后有不断被扒出黑料的权健帝国;另一方面,中国老百姓对保健品的热衷度从未真正淡去,不惜花高价买入保健品当药品服用,且对其效果深信不疑。

那么,权健事件是不是营销骗局?为何保健品行业骗局丛生?老百姓热衷保健品究竟是什么心理?我们来看看大头们的看法。

企投会首席学术委员、富国富民资本董事长王世渝:中国保健品市场体系极其混乱,权健问题只是冰山一角。

过去十年参与全球化历程中,我也参与过保健品的并购和整合,在我看来,中国保健品市场自诞生以来,尽管四十年来从零开始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但行业从产品到标准,到监督管理,体系极其混乱。

如中华鳖精、太阳神口服液、红桃K、三株口服液等等,是死了一波,又来一波,但中国保健品至今未能让老百姓产生一种真正的信任感。

中国保健品市场的基本逻辑就是成本极低,而售价高企,其中大部分是营销费用,这就是它的商业套路。

其实,不仅仅是保健品,药品的价格也很高。

前不久,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公布《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新闻报道,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将拟中标价与其近三年的最低中标价对比,竟然有品规的降价幅度高达96%(与该产品近三年平均价对比),且超过半数品规降价幅度在50%以上。

这也导致了中国人出境旅游,都喜欢买药,一方面是因为对国内保健品和药品的信赖不够,另一方面是因为国际保健品和药品无法进入中国市场。

为什么无法进入中国市场?国外保健品进入中国门槛太高,监管太严,美其名曰要保护民族工业。即使获得批准进入,也要求这些品牌在中国制造,品牌方有各种考虑,因此这在无形中阻挡了国际保健品品牌进入中国市场。

另外,从直销这个角度出发,国际与国内也有很大不同。我曾参与过直销类保健品国际公司的并购,当我问起对方“为什么选择直销模式”,他们给出的回答是:因为产品好,消费者愿意口口相传来推荐给别人。这是他们的直销哲学。

但到了中国,直销就变质了,变成了“别人从这个人手中买了直销产品,他就可以赚钱”这样的模式,更多的是把利益放在前头,而不是把产品的品质放在前头。

因此,国际直销公司和中国直销公司的价值观和核心理念完全不同,这样一来,中国的直销公司怎么做得好?

因此,我觉得权健只是冰山一角,所反映出的是中国整个行业的问题,包括监管、市场秩序、价值观等等,太多急功近利,许多环节都存在造假和欺诈行为,是一种集体信用的缺失。

润米咨询董事长刘润:保健品行业背后,可能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中国。

在我看来,中国的保健品行业,最像欧洲的奢侈品行业。

欧洲的奢侈品行业之所以如此盛行,很大的一个原因是欧洲的历史以及背后不断累积的、关于国家和民族的基础文化,即贵族文化。

平民们不停向上仰视,希望自己能沾上哪怕一点点的贵族气息,能离王室的生活方式近一些,再近一些。所以在欧洲,有根深蒂固的皇室文化。

中国保健品,本质也是建立在根深蒂固由来已久的古怪传说和中国神话上。

有些中国人历来如此,越是稀奇古怪的传说,就越觉得神奇可信。找到一颗灵丹妙药,吞下去,就能增加20年的内力。从古至今,无数武侠小说写遍了这种刻在骨子里的深信不疑。

不仅如此,中国人还有一套“以形补形”的食疗学说,你看核桃长得像大脑,吃下去能补脑,会变得无比聪明,智力大增……

这些东西有没有科学依据呢?一些学现代医学,或者是营养学的人,他们早就发表过研究声明说这些东西没有那么大的营养含量,但根本没有改变中国人的看法。

可见,中国人对于保健品文化的痴迷无法轻易更改。

这也导致了在保健品的价格方面,中国人正为这种文化超额支付很高的溢价。

比如,一小盒脑白金动辄就要几百元,但其最主要成分是褪黑素。在美国超市买一大瓶300粒的褪黑素,大约是50元人民币。

在美国,大家知道褪黑素的作用主要是助眠,但中国人不注重实际功效,更在意心理感受,我就是相信,别拦我,我就是信。

因为它是被文化所制成的保健品,市场价格远远超出其本身价值,中间有巨大的暴利空间,所以保健品在中国是有点扭曲的存在。

但终有一天,我们的消费会回归到商品的基础价值和绝对价值,更加理性和客观。

保健品应该从迷信到理性,从速成到养成,从疯狂到冷静,只有这样,中国保健品才有真正的未来。

媒体人张丰:人们更期待公共卫生部门能介入此事,将所有问题暴露在阳光下。

伴随着帝国式保健企业野蛮生长的,是一些病人的血泪史。

很多保健品都把目标客户锁定为癌症病人,因为癌症本身可怕,会给病人造成恐慌。

强烈的求生欲,会让人去尝试一切看上去会创造奇迹的东西。当然,大多数病人都会在一定期限内恶化,家人即便想要维权,也难以举证。

他们难以证明,病情的延误或者恶化,和保健品之间有直接的联系。而有些保健品企业,则笑纳病人最后一点积蓄。

虚假宣传,自然对应着法律上的责任。但是,对任何一个具体的受害人而言,他面对的都是一个强势的商业帝国,个人的力量何其渺小,在病人去世之后,家属的反抗也不会太久。

那些“帝国”式企业有足够强大的律师团队,有危机公关团队,甚至可以动员那些顾客,上去劝说和威胁受害者,让他们怀疑自己的判断,甚至怀疑人生。

目前,权健已作出回应,有回应当然好。然而,一篇收获公众注意的10万+文章,不能以普通的爆款网文视之。在媒体关注、公众震惊、企业回应之外,人们更期待公共卫生部门能够介入此事,进行深入的调查,将所有的问题都暴露在阳光下。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这一次权健事件 ,不能让保健食品躺枪。

其实,一直以来,消费者对整个保健食品行业的印象就不太好,这篇文章将大家对保健食品不太积极的声音都激发出来了,产生了共鸣。

权健虽然是一家保健食品公司,但经营范围不仅仅是保健食品,还有普通食品等,而且旗下有一家肿瘤医院,还提供医疗服务等。在这件事情上,权健是否涉及违法行为,需要有关部门去调查并解释。在宣传过程中,我认为是权健的经销商存在欺诈和虚假宣传行为。

实际上,很多食品都涉及虚假宣传,千万别因为权健事件把保健食品骂得一无是处。普通食品的欺诈和虚假宣传问题本就很严重,而保健品的概念欺诈宣传尤甚。从2017年至今的非保健食品和保健食品欺诈虚假宣传来看,90%的案子都是非保健食品的欺诈虚假宣传。所以,这一次权健事件,不能让保健食品躺枪。

在这里需要明确一点,保健品不是一个法律概念,是所有与健康、保健相关的产品的统称,而保健食品有法律概念。

我相信,只要是保健食品企业,或多或少会存在产品营销中或多或少会存在不科学、不规范之处,因为产品到消费者手中,需要经过经销商再到直销员,而直销员为了卖出更多的产品,很容易出现虚假宣传的问题。从保健食品行业来说,这个问题仍然需要规范,需持续处置这种欺诈和虚假宣传,并加强经销商管理,避免消费者上当受骗。

有关保健功能的争议、营销中的不可控问题等,都在逐步规范当中,比如监管部门正在起草制定关于会议营销的管理要求等。

从消费者层面来讲,选购保健食品时,但凡说是保健品的,一定要谨慎去看待,选购保健食品一定要科学、理性,首先应了解什么是保健食品。除此以外需要明确的是,保健食品不能替代药物,不能治疗疾病;购买过程中不要被免费体验、礼品所诱惑,不要被亲情引导、亲情营销及关爱所迷惑;也不要被夸大的功能声称和表述所蛊惑。

注:以上观点摘自刘学聪接受《新京报》采访内容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