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陈薇:与毒共舞 疫苗研制的“种子选手”

新京报

关注

原标题:陈薇:与毒共舞

在武汉6个月,陈薇的头发由原来的油黑乌亮变成了斑白。她打趣说,有空了要去研究一下,人在什么情况下头发会突然变白。

今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54岁的陈薇在武汉“封城”第三天即前往一线。

陈薇生于浙江兰溪,学生时代的她是个喜欢文学和舞蹈的文艺女孩,还梦想过当作家。

因为初中物理老师的劝说才念了高中,后来考上浙江大学化工系。在清华大学生物系读研究生时,陈薇还经常在她主编的《研究生通讯》上写一些小美文。

如今,她的身份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从事与各种病毒打交道的工作。

在父母和朋友眼里,陈薇的工作就是“与毒共舞”,做为“生物危害防控”领域的专家,她早就是国家的人。 

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受访者供图

“她是国家的人”

当陈薇团队抵达武汉时,她面对的是当地核酸检测能力不足的挑战。

1月30日,陈薇团队的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已经开始运行。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核酸检测时间大大缩短,加快了确诊速度。陈薇在接受央视《新闻联播》采访时说:“疫情就是军情,疫区就是战场”。

再后来,陈薇率领科研人员建立了一套“核酸检测—抗体筛查—多重病原检测”的鉴定链条,在武汉火神山医院等3家医院推广应用,为临床诊断准确率和治愈率发挥了作用。 

陈薇父亲陈李坤从电视上看新闻才知道女儿又冲到了一线。

每年春节,只要陈薇有时间都会回兰溪老家。但今年没回,她也未告诉父母去武汉一事。

陈李坤记得女儿最近一次回家还是元旦前。当时,陈薇在兰溪呆了2天,临走,父亲问陈薇:“啥时再回来?”陈薇说是年三十。

当初给女儿取名陈薇,一是陈李坤喜欢花草,二是在他眼里“蔷薇花虽然普通,但花期很长能开半年,低调不张扬,不管风吹雨打始终能够怒放”。

2月3日(正月初十),陈薇挤出时间往兰溪家中打了新春第一个电话。整个春节,陈薇和家里也没怎么联系,“只偶尔发过几条信息”。终于接到了女儿的电话,陈薇的母亲高兴地笑出声来。

陈薇父母都清楚,“她是国家的人”。

陈薇已不是第一次临危受命。2003年,“非典”爆发,陈薇率队在最短时间内率先推出防治非典新药——重组人干扰素喷鼻剂,并获准进入临床试验;2014年,西非大规模爆发埃博拉疫情,陈薇团队成功研发出世界首个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也是首个冻干剂型埃博拉疫苗。 

疫苗研制的“种子选手”

在武汉,陈薇团队一边在精准筛选确诊病例,一边又在争分夺秒地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 

在此次抗击新冠疫情中,陈薇领衔的新冠疫苗研制团队,也被视为疫苗研发的“种子选手”。

2020年5月13日,陈薇(右)在武汉东湖疗养中心和研究人员交流重组新冠病毒疫苗Ⅱ期临床试验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16日,陈薇团队研制的人腺病毒载体疫苗,成为国内第一个获批正式进入临床试验的疫苗。这也是全球首个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新冠疫苗。4月12日,疫苗二期临床试验启动。

8月11日,陈薇团队的人腺病毒载体疫苗获得国家专利,成为国内首个进入临床获得专利权的新冠疫苗。目前,该疫苗已经获得俄罗斯和巴基斯坦批准,开展三期临床试验。

9月7日,陈薇介绍,团队研发的重组新冠疫苗对已经发生变异的新冠病毒能够完全覆盖。从目前来看,年产3亿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他们正在努力扩大产能。 

陈薇的朋友、金华画家陈军评价陈薇是“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去实验室的路上”。“只要她一钻进实验室,啥时候出来是不知道的。她长年累月像拼命三郎似的干着,我们这帮老朋友都很心疼她!”陈军说。 

不管是非典时期,还是此次武汉疫情期间,陈薇的研究对象在陈军看来都是“很恐怖的,是各种致病微生物,包括鼠疫、炭疽、埃博拉……每一天,都充满挑战。她的工作就是‘与毒共舞’”。

但陈薇说, “穿上了这身军装,这一切就都是我该做的”。 接受央视采访时,陈薇表示:“疫苗作为用于健康人的特殊产品,对疫情防控至关重要。我们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我们正在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推向临床、推向应用,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的科技支撑。” 

“大家都很喜欢她”

1984年,陈薇考入浙江大学化工系就读本科,从此离开了家乡兰溪。走上科研岗位后,尽管一直很忙,但她的家乡情结却浓得化也化不开。

李益民是兰溪市教育局局长,他以前跟陈薇并不熟悉。

2016年是兰溪一中80周年。当时还是兰溪一中校长李益民,到北京想游说陈薇在校庆时做一个主题讲座,但他心里打鼓,“她的时间多么宝贵!一路上,我都在想怎么去说服她,心里那个忐忑啊”。

那年陈薇已是少将。令李益民感到意外的是,陈薇不仅热情地请李益民吃了饭,还答应在母校校庆时回一趟兰溪。“亮出兰溪口音,她就热情得不得了。”

童增良是陈薇兰溪一中同窗六年的中学同学。童增良说,陈薇是他们兰溪人的骄傲,虽然名气很大,但没架子,平和朴实。“聚会时看到我们,她会主动过来跟老同学握个手、拉拉家常,所以大家都很喜欢她。”

让童增良感慨的还有一件事。那是9年前,由他牵头组织了一次初中同学聚会,陈薇听说后特意从青岛赶过来参加。“当时,她悄悄地把我拉到一边,拿出3000元硬塞给我。我说:‘大家已经商议好AA制,用不了这么多!’结果她说:‘我们同学会总要给一起参会的老师们买点礼物,我想着平时也没法回报老师们,所以礼物费用就由我出吧。’”

两年前,有一次偶然听说了初中班主任谢老师去世的消息,陈薇又拿出钱来委托同学们代为慰问,并让同学们转告她对谢老师的敬意。“后来又有一次,我们高中时的数学老师张老师写信问她要几张照片,陈薇很快就寄给张老师了。在她心中,始终对老师们充满感恩之心!”童增良说。 

(资料参考浙江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和金华日报等。)

文|新京报记者 肖隆平 编辑 胡杰 校对 危卓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