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田朴珺:我是一个很较真的人,朋友经常说我对自己太“狠”了

中国经营报

关注

田朴珺:独立女性那个词太硬了,要做快乐的女性

本报记者 倪兆中 北京报道

田朴珺,一个有争议性的女人。一提起她,“王的女人”“独立女性”等等,都是她绕不开的标签。

早年,田朴珺曾做过演员,在一些影视作品中扮演过一些小角色,后来又投身房地产行业。她被更多人熟知,源于同知名企业家王石的恋情。从那之后,田朴珺所取得的成就,在外界看来都得益于王石的加持。

但在公开场合中,田朴珺一直强调“独立女性”的身份,这同大众的印象截然相反。再加之有时她的一些言论,同一般人的认知并不相同,因而她在公众中的形象颇具争议。这两年,田朴珺提“独立女性”提得少了。

日前,她在接受中国经营报《直观》专访时谈到独立女性,同她以往的说法有极大转变,她说现在觉得“独立女性”这个词太冰冷了、太硬了,但她不是一个特别硬的人。所谓独立的最终目的是让自己快乐,如果不快乐再独立也没意义,现在要做快乐的女性。

此前田朴珺常被说是靠着王石,如今她对这个说法不再抗拒,已坦然接受,还称“我不靠他靠谁啊”。她的这些观点和看法,同之前截然不同。那么这些年田朴珺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转变,除此之前还有哪些变化,以下是根据采访整理的她的自述。

“我还年轻身体在逆生长”

我是一个很较真的人,跟自己挺较真,轴、铁憨这些词挺适合我的,就当我定下一个目标的时候,我就一定要完成它。

我觉得很多时候,当你对自己“狠”一点,是长久的对自己好一点。那个“狠”是一种自律,一种持久力,对自己有要求。很多人想要一个舒服的状态的时候,我会很警惕,生活里我的朋友经常说我对自己太“狠”了。

外界的评价,有的来自于朋友,有的来自于并不熟悉的人,公众人物还会被很多不认识的网友评价。如果心态不能把握好,很容易被情绪牵着走。这种承受力是一路锻炼过来的,当你经历过之后,面对他人的不理解,会觉得挺正常,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你这样的经历。

迄今为止,我觉得我的人生算是挺丰盛的。年纪轻轻有机会接触到娱乐圈,知道了演员行业是什么样的。后来又去做生意,赶上房地产最黄金的几年,得到了很多历练。再后来又去国外念书,看到那么多有意思的人,回国以后做了电影,《中国合伙人》是我做的第一部片子,也挺成功。之后我做了一个全球性的纪录片,去了那么多城市,见到那么多生命力绽放的人,接着又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也在筹备接下来的项目。

我觉得我真的挺幸运的,而且很重要的是,这么多年还一直保持得挺瘦,我跟他们开玩笑,我说我没有年龄的焦虑,也没有性别的焦虑,唯一的焦虑就是体重的焦虑。如果我稍微长重一点,我会立即饿上几天,再加上运动让自己瘦回去。

我觉得我还很年轻,跟18岁的时候没有什么变化,而且我18岁的时候下叉下不去,现在可以下去了,我18岁的时候没有马甲线,现在有了,所以其实是一个逆生长的过程。

秘诀就是知道什么对自己是最重要的。然后再寻找方法。因为最重要的东西既然摆在那里了,就不能再考虑其他,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以吃举例,我也喜欢吃好东西,但我认为对我来说身材是最重要的,那么我一周会有一天让自己吃好点,剩下的必须都是极简的餐。

我做过演员、制片人,同时也是商人。这些行业跨度很大,我花了很多时间去学不懂的东西,找这个行业里的专家,或者一些有经验的人去请教,然后慢慢地了解,再付诸实践行动。

很难用“最”去形容哪个是很喜欢的事情,比如说拍纪录片的时候,我和嘉宾对话聊天,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宝贵的营养。我自己也在做公司,正在学习如何做一个好的团队领导者,要说哪个是最喜欢的,感觉哪个都是很喜欢的。

“我和老王相互依靠”

外界一提到我,就会联系到老王,说我靠着他。一开始这对我很困扰,因为我是一个很好强的女孩,又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长大,从小就说要独立、要自强,谁也不靠。就是一个又傻又倔的性格,这么一路走过来。

我跟老王差不多都生活在一起10多年了,我现在觉得确实是非常互相依靠的。大家会说“那为什么你以前总说什么独立女性,你谁也不靠”,其实很大一个原因是经历了2016年的宝万之争,经历了那些事之后,我忽然发现原来并不是观众错了,而是我错了。

我错在以前我认为很多人对我好是因为我本身,而我忘记了,我身边的那个人的社会价值能带给我很多附加值,我自己没有感觉到他给我的这种加持。所以我认为是我自己傻,不是说别人骂我的那些话都是错的。我觉得这些年我反思过,我现在觉得我确实挺依靠他的。

所谓的依靠并不是说他给了我多少钱,就是依靠,我以前认为只要我经济独立,那就是独立,就是没靠别人。但现在我不这么看,我们两人一起生活那么多年,每天要打那么多电话,我遇到什么心情不好的事情,就第一个找他诉说,我觉得这就是依靠。

这十几年来,我应该是他最亲近的朋友,也是他见面最多的人。很多人会问,夫妻关系怎么能变成一个更加长久的关系,我觉得就是不可替代的朋友,他是我不可替代的朋友,我也是他不可替代的朋友,所以我们彼此才会有一个这样的黏合度。

我们一路经历了这么多风雨,这么多不被看好。别人谈恋爱接到的都是祝福,我谈恋爱接到的是一厚沓A4纸的报告,一个做大数据公司的朋友做的,他说他帮我们俩做了一个网络调查,其中多少人支持、多少人反对,年龄层怎么分布,我看着他们的报告,我觉得特别荒唐。

如果现在还有人在说我靠着老王,我不再抗拒,我会说:说得对,我就靠他了,我不靠他我靠谁呀,他也得靠我呀。

这些年来我们感情一直挺好的,之所以能和这个人相处这么久,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在一起十几年没吵过架,非常难得,当然主要也是他让着我。

“‘独立女性’这个词太硬了”

近两年提“独立女性”这个词提得少了。我在思考,到底什么叫独立,独立是说你身边就没有人吗?没有伴侣没有家人吗?肯定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一定要在经济上能够养活自己,同时你还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后来经历的多了,忽然发现那个词太冰冷了,太硬了。大家会觉得我怎么那么硬,但其实我不是一个很硬的人,我除了在工作上确实是有点较真,在生活里头我还是一个大家愿意干吗就干吗的人。

所以我现在就觉得所谓独不独立,其实归根结底的目的还是为了让自己快乐。如果你每天回了家,连个陪伴的人都没有,只能伴着一只猫,伴着一只狗,连个真心的朋友都没有,再独立我觉得也不快乐。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做一个快乐的女性,做一个有趣的女性。

这种变化还是因为2016年,宝万之争是我人生的一个很重要的分水岭。我觉得20岁去香港拍戏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后来做房地产也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去纽约念书又是一个转折,但是这些加在一起,可能都比不上2016年前后我所经历的比较灰暗的时期。

那段时间你做任何事情都会被无形地放大,你做任何事情都会有人盯着你。我们公司对面有一个地铁站,一直都会有人架着机器照着你的办公室,还会有记者守在你门口,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怕出错。

然后每天你都跟随着那个事件的风波,就跟乘风破浪坐小船一样,就在风波里头起啊落啊。也通过这件事情看到了很多人,到底是不是朋友,谁在你需要的时候会在你身边,我觉得那一年我看到了很多人生百态。

其实在“宝万之争”的时候,我只是一个配角,但对我产生的影响很大。原因很简单,老王认识我之前,在大众中的形象其实是很完美的,事业有成,喜欢探险,身材又保持得很好,极为自律的一个人,就是企业家界里也算成一个标杆性的人物。

但是认识我之后,他就背负了很多骂名,我也不用回避,事实就是这样。所以人家要从他身上找问题,自然就会从他的另一半身上找问题,所以我的一些事儿可能就会被人夸张地放大或者被人曲解,自然我就会成为一个关注点,同时也是一个靶子。

所以对我来说,无形中会有一种压力,并不是怕别人骂我,但是我真的不想我在乎的人,因为我做得不好而受到牵连。跟他认识之后,对自我的要求会越来越高,需要足够强大,才能包容这些东西。

“网络时代要谨言慎行”

曾经发过朋友圈,评论一位明星离婚事件,在网上引起争议。我发的时候没有想过它会引起这么多人关注,因为我每天都发朋友圈,记录我生活的点点滴滴。

事情过后,自己也要总结,你做错了哪些。让我感到最重要的是,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形下,我们都不应该对一个事件随意发表评论,因为我们不是当事人,永远都不知道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至于我自身而言,我觉得无论是朋友关系、夫妻关系、恋人关系还是同事关系等各种社会关系,我都认为人在结束一段关系的时候,互相念个好,这就是我的价值观。

并不是在乎外界的评价好不好,只是希望说我不要为庞杂的声音影响我正在做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当时正在做节目的宣传,各项工作都有条不紊地进行,我作为一个团队领导者,忽然就是因为发了个朋友圈,引起了一些网络议论。

然后我的团队就还得帮老板去看一看,到底舆情是什么,其实会分散大家的注意力。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是跟我们的团队道过歉的,我认为无论我说了什么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我影响了团队的工作,这个事情的造成者是我本人,我应该道歉。

差不多10年下来吧,经受各种舆论的事情也好多次了,我这个人喜欢一有问题先从自身找原因,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任何事情都是有缘由的,没有什么平白无故,但有时候你确实会发现,在这个网络时代,你的本意很多时候会被其他人变成另外一种理解,到底是解释对还是不解释才对,其实我也没有找到一个标准答案。

我只能说我以前的微信签名叫乱飞宅人,因为我是一个到处飞,但其实很喜欢待在家里的人,不过我现在的微信个性签名叫谨言慎行。要少说话,说多了就说错了。可能确实你说了一句话,但会被人去放大,既然作为公众人物,就要学会谨言慎行。

面对外界的批评,我有时候还会念他们骂我的东西,我们同事还说你别生气了,我说我没有生气,我觉得很好玩。我曾看过有一个网友说,一直嚷嚷着独立女性的田朴珺,然后本着铁憨的性格。他用了“铁憨”这个词,当时把我笑坏了,好像我确实是有点铁憨,有些网友写的还挺有趣的。

当人有情绪的时候,一定要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哪怕你对一棵树讲,你都要把它说出来,这样负面的东西就不会堆在你身体里。我不开心时,会打电话给几个比较好的朋友,当我打电话给三个朋友时,我也就没什么事了。

当你说出来,朋友未必能给你解决的答案,而我说出来也并不是要他给我一个答案,或许有时候某个朋友给了一个点拨,但是更多的,我只是找到一个诉说的窗口。

问我最想对这个世界说的一句话,我觉得说多了人记不住,我就希望这个世界能多些善意,多些爱和多些善良,这就是我想对这个世界说的。

(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