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瑞幸大崩盘:市场彻夜难眠 而管理层却若无其事

原标题:瑞幸大崩盘:市场彻夜难眠,而管理层却若无其事!

来源:直面传楳

作者:朱阙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短短10个月,国人就见证了瑞幸从上市到财务造假的兴衰。4月3日,瑞幸自曝称,公司COO刘剑在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间存在伪造交易行为,涉及销售额约22亿元。

消息一出,资本市场反应剧烈,瑞幸咖啡股价一度跌逾80%,近300亿元人民币的市值灰飞烟灭。

戳破泡沫,瑞幸的幕后操盘手陆正耀再次被推到台前。

01

与外界反应强烈不同,瑞幸咖啡管理层,今天发布的朋友圈俨然是一副岁月静好的局面。

4月3日,瑞幸咖啡第一大股东、董事长陆正耀,在朋友圈发文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与此同时,瑞幸咖啡多位管理层成员也发布了包含“元气满满”等词汇的鼓励话语。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陆老板问你服不服?

无论服还是不服,资本市场倒是让人服气的。4月3日(今日)盘前,瑞幸咖啡跌幅一度超17%,此后跌幅逐渐收窄至10%以内,截至发稿前,瑞幸盘前跌幅6.09%。

需要注意的是,在瑞幸自曝财务造假之前,瑞幸的重要股东大钲资本已经先行减持套现。

《1号时务局》注意到,2020年1月8日,大钲资本借瑞幸增发之机出售股权,合计套现2.3亿美元。

不仅如此,瑞幸的大股东也早已将其股份质押。据瑞幸咖啡2020年1月8日发布的二次招股书披露,董事会主席陆正耀、公司CEO钱治亚、陆正耀的亲属Sunying Wong分别质押了所持有ADS的30.0%、46.8%、100.0%,按抵押时价格,这些质押股票的价值高达25亿美元。

大股东闪转腾挪,而留给市场的负面效应才刚刚显现。

02

瑞幸财务造假丑闻一出,很多人将彻夜无眠。

首当其冲的是瑞幸咖啡的投资者。经昨天股价断崖式的下跌,瑞幸咖啡六次熔断,最终收于6.4美元,较前一日跌去75.57%,引发中概股投资者和资本市场谴责。据《财经》杂志报道,有关集体诉讼和索赔问题亦迅速在部分投资者及律师事务所之间进行信息流转。

事实上,中国证监会对此都看不下去了。4月3日,证监会罕见发布声明谴责公司的财务造假行为,并表示,将按照国际证券监管合作的有关安排,依法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坚决打击证券欺诈行为,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

而根据3月1日新修改的《证券法》规定,中国证监会在上位法上获得了“长臂管辖”的职能。该职责的适用范围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证券发行和交易活动,扰乱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市场秩序,损害境内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理并追究法律责任。

瑞幸,是否会成为证监会“长臂管辖”的首位祭旗者?无疑值得期待。

其次,受伤的还有无数国内民众。4月3日,知名大V罗昌平引述评论发布微博称,瑞幸崩盘事件中最无辜、受损最严重的不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投资者,而是无法维系的国内中小加盟商,无法收到货款的中国供应商,无法领到工资的中国员工,无法偿还贷款的国内银行,以及在全球范围信誉受损的全体中国人。

《1号时务局》注意到,2019年5月29日,在瑞幸上市仅仅10余天后,瑞幸咖啡专门召开了一次供应商大会,瑞幸咖啡创始人兼CEO钱治亚在大会上宣布,瑞幸咖啡在2021年的门店数量将达到1万家。根据计划,2019年年底瑞幸咖啡门店数量将达到4500家。

野心勃勃的扩张计划背后,是无数供应商的源源不断的“输血”合作。而随着瑞幸一声崩盘,欠款的供应商或许欲哭无泪。

更绝的是,在上市之前一个月,2019年4月,有媒体发现,瑞幸咖啡已将其固定资产大量抵押,被担保的债权金额4500万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瑞幸的抵押物多为咖啡机、奶箱、粉仓等重要经营设备,物品所属地遍及北京、深圳、上海、广州等多地门店,共有100家之多。

这还不算完,经《1号时务局》查询发现,瑞幸咖啡在国内的经营实体,也将股权悉数质押。

这也意味着,即便破产清算,在资产抵押的极端情形下,供应商仍有极大可能拿不到钱,落得血本无归的境地。

同样扮演着受害者角色的,还有瑞幸咖啡遍及全国多地的员工以及加盟商,而这些无疑都是瑞幸骗局当中的弱势群体。

值得注意的是,瑞幸还把多个国际供应商拉下水。在2019年5月29日的供应商大会上,瑞幸咖啡还宣布,将携手法国路易达孚、瑞士Schaerer、韩国CJ、日本UCC、法国MONIN、DHL等全球产业链顶级供应商,建立基于高品质的蓝色伙伴联盟。

而根据当时瑞幸CEO钱治亚透露,瑞幸已有近200家合伙伙伴。泡沫戳破,无一幸免。

仅从这一点来说,瑞幸不啻民族之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