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日媒抱屈:钻石公主船籍为英国 国际法上日本无义务应对

观察者网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目前停靠在日本横滨港的邮轮“钻石公主”号已经成为新冠病毒疫情的新焦点。每天通报中都有至少数十人确诊。日本政府的处置是否妥当合理,也受到日本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日本经济新闻》2月18日刊发报道,从法理角度讨论了“邮轮爆发疫情”这一问题。报道认为从国际法上讲,船只的船籍国有义务处置船上此类情况。从这一点上说,日本原本没有义务。但报道也承认,船籍国、船舶运营公司所在国、船员所在国和沿岸国究竟谁出面应该处理,这本来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以下为《日本经济新闻》报道:

日本政府正继续对集体感染新冠肺炎的“钻石公主号”游轮采取应对措施。这艘船属于英国籍,存在无法适用日本法律和行政权的情况,这使得应对更加复杂。国际法上的“船旗国主义”已成为这类应对船上传染病问题的陷阱。

停靠在横滨大黑码头的“钻石公主号”(17日,kyodo)

在国际法上,公海上的船舶采取由所属国管理的“船旗国主义”原则。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公海上的船舶适用于船旗国的“排他性管辖权”。船旗国有义务“在行政、技术及社会事项上有效地行使管辖权及有效地进行监管”。

作为例外,允许其他国家处置存在(1)海盗行为;(2)奴隶交易;(3)非法广播;(4)无国籍和伪造国籍等行为的外国船舶。但并未设想过此次“防止传染病扩大”的情况。

即使正在日本的领海航行,外国船籍的船舶也不能适用与陆上同等的日本管辖权。日本对船只的管辖权仅限于犯罪结果影响日本之际的刑事审判权以及有关发生在领海通航期间的债务和责任的民事审判权等。

“钻石公主号”由位于东京都中央区的嘉年华日本公司运营,搭载了乘务员和乘客约3700人。截至17日,已经共检测1723人,感染者总计达到454人。自1月20日从横滨出发之后,该船途径鹿儿岛、香港、越南、台湾和冲绳,2月3日晚间停泊在横滨海域。

在游轮上,乘务员和乘客的集体活动和共用设施很多。新型冠状病毒被认为是在航行期间出现扩散。对于处在公海上的该船舶,在国际法上,日本没有采取措施防止感染扩大的权限和义务。应承担义务的是船籍所属的英国。

据悉在香港下船的乘客被确认感染病毒的2月1日以后,该船仍在航行,餐厅等也在营业。2月3日,日本的检疫人员等上船,启动了“登船检疫”。而彻底要求“乘客在客舱待命”等防止感染扩大的措施是在5日以后。

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体制存在极限,难以一下子处理船上全部约3700人。该船有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的乘客,各国都对本国国民的健康和处境表示关注。美国17日用包机接回了美国国民中通过检查确认呈阴性的人。加拿大、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等国已决定派出包机,以色列等也要求让本国国民下船。

日本允许游轮靠岸、承担乘务员及乘客的检查和提供生活支持,并非国际法上的义务。这是基于近半数乘客是日本人这一情况而作出的判断。结果,还将为美国和加拿大等国让本国国民下船和回国提供协助。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本来是可以拒绝游轮靠岸的”。

对于接纳可能出现集体感染的船舶,各国均犹豫不决。环游亚洲的游轮相继被拒绝入港。

美国荷美邮轮公司(Holland America Line)运营的荷兰籍的“威士特丹号”就是一例。该船自5日从台湾出发之后,找不到能靠岸的港口,在海上流浪了逾1周时间,直至被柬埔寨接纳。对于该船,日本也根据出入境管理法,拒绝外国乘务员和乘客入境。

日本7日对于被台湾拒绝停靠、驶向那霸的香港企业运营的巴哈马籍船,也要求不要入港。

包括“钻石公主号”的情况在内,船舶的船籍国、运营公司所在国和沿岸国家均有所不同。一般来说,任何国家都不会积极应对本国国民几乎没有乘坐、或在地理上相距遥远的船舶。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要求旗国和船舶之间建立“真正联系(genuine link)”,但实际上,船舶的拥有企业和注册国不同的情况很多。有些国家期待获得注册费收入等,会比较容易给予船籍。在日本的油轮中,巴拿马船籍很多。这种“权宜国籍船”过去就已经成为问题。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