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蛋壳公寓"薅羊毛"?高价拿房源后解约 房东赔装修费

羊毛真的可以出在猪身上

原创 章子姨 壹地产

在长租公寓热潮中,蛋壳公寓没有任何中介基因,却创造了互联网人创业的奇迹。

四年多的时间,他们成长为规模前三名的分散式长租公寓企业。寒冬里,终于到了收割的季节。

这几天,很多人的朋友圈被蛋壳员工们攻陷了,每个蛋壳员工都在转发公司IPO的海报,为公司打新贡献一份自己的热情。

按照计划,两天后,蛋壳公寓就将登陆美国资本市场。

成立四年多,蛋壳公寓很神奇地将房源扩张到43万间,也大大方方合计亏损了41亿元。同样是烧钱,有件事的逻辑子姨始终没有捋清楚:

瑞幸能买一赠一,滴滴给过补贴,为啥长租公寓只想着涨房租。 

蛋壳公寓的创始人高靖是个互联网老兵,先后在百姓网、百度、好乐买、糯米网供职。他从糯米网创始人沈博阳那里拿了一笔投资款,就闯进了长租公寓领域创业。

天使投资人沈博阳现在是蛋壳公寓的执行董事长,除了自己的伯乐,高靖背后站了一批资方背景的股东阵营,第一大机构股东老虎环球基金占股20%,蚂蚁金服占股7.8%。10人组成的董事会,代表资本的董事会成员占据了半数以上。

4年的时间,蛋壳的房源数量扩大了166倍。这种扩张速度,对很多人来说,是难以解释的。一家本质是互联网公司的长租公寓企业,最大的弊病是显而易见的:

缺乏渠道。

自如可以依靠链家直营门店,相寓可以仰赖我爱我家,在进入长租公寓最初的时间,两家公司依靠各自的线下渠道积累了一批低价优质房源。看来看去,蛋壳公寓手里拥有的,只有钱了。

蛋壳几乎向所有长租公寓企业的租房管家发出了好友申请,只要私下推荐房源成功,就可以得到两三千元的奖励。管家们由此发现了一条依靠信息数据发家致富的康庄大道。

据说,去年得到蛋壳公寓奖励最多的,是一个我爱我家员工的银行账户。

更直接粗暴的方式,是加价抢房源。蛋壳内部曾有个说法,不管自如出多少钱,永远比对手高三百。

自如的朋友说,开始他们还有点矜持,后来也就凶猛起来了。高价抢夺房源后来的发展,大家都知道了。

它引发了2018年我们对租房生活最细碎的烦恼,导致了一批长租公寓的兵败如山倒,最近又让房东们变成了弱势群体。

最近几天,让房东降房租的事情又起了新的化学反应。由于一批房源是蛋壳、自如、青客公寓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高价拿到,经过装修之后投入市场。

等到逼着房东降房租的时候,不肯解约的房东发现,他们得到了一两个月房租的违约金,却要支付高额的装修费用。

这样一算,长租公寓企业违约,赔钱的却是房东们。

由此,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就此诞生,房东们发现,这些长租公寓企业,商业本质上却是一家装修公司:

高价拿到房源后,再去与房东解约,房东还要倒赔装修费。

长租公寓的朋友说,他们手里的装修费用报表是有两份的,一份给内部人看,一份是给房东看。你猜,这中间的差价有多少?

融资遇到问题后,现在蛋壳最大的隐患,是来自租金贷。租金贷带来的预付款收入,远高于租客直接支付给蛋壳公寓的租金收入。

以租客的信用做背书,从银行获取贷款作为运营资金,已经是蛋壳公寓最有力的现金流来源。

12月25日,住建部等六部委发布了一份文件,最让长租公寓觉得要命的一条是:

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 30%。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