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永辉超市难舍金融野心?或利用保理子公司虚增利润

永辉超市 金融野心

原创: 孙亚雄 英才杂志

创始人兄弟“分家”已过去近一年,永辉超市(601933.SH)一扫2018年净利润下滑的阴霾,在2019年10月29日向投资者们递交了一份颇为亮眼的成绩单。

2019年前三季度,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收入635.43亿元,同比增长20.59%;实现扣非净利润12.69亿元,同比增长45.81%。单季度来看,永辉超市第三季度的营收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23.67亿元和1.0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2.26%和140.01%。

作为中国超市行业上市公司龙头的永辉超市,在10亿级净利润的基础上完成大幅增长,实属不易。对比中百集团(000759.SZ)和人人乐(002336.SZ),两家公司前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和0.38亿元和-1.35亿元,而增速能够与之媲美的红旗连锁(002697.SZ),其净利润仅有永辉超市的三分之一不到。

因此,三季报公布的第二天,永辉超市股价上涨2.07%。然而在同一天,永辉超市被爆出旗下的新零售平台永辉云创原第四大股东今日资本将其持有股份的一半转让给了最大股东张轩宁。

随后永辉超市股价应声下跌,截至2019年12月2日,公司股价跌幅近10%。永辉云创作为永辉超市在新零售领域拓展的主体,与横空出世的盒马鲜生等互联网企业主导的新零售企业相比,资本更青睐后者。

互联网的浪潮之下,传统零售遭受巨大冲击。永辉超市几经变革,借助互联网在不断扩充业务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质疑,除新零售业务外,布局长达4年却并未有显著成效的金融业务也备受市场所诟病,而最早成立的保理子公司却似“目的不纯”。

保理疑云

永辉超市似有利用保理子公司来虚增利润之嫌。

保理作为发达国家偏爱的融资工具,近年来在国内快速兴起,2016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直接或间接从事保理业务的越来越多,其中就包括永辉超市,但大部分上市公司的真正目的并非是提高资金的周转效率,而是另有目的。

通过保理业务虚增利润,是常用的手段之一,将坏账风险较大的应收账款出售给保理公司,从而减少甚至避免计提坏账准备,实现虚增利润的作用。

来看永辉超市,旗下的永辉青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简称“永辉保理”)成立于2016年3月,对比成立前后发现,2017年永辉超市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计提比例相较2016年发生了巨大变化。

据披露,公司报告期内采用的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永辉保理成立后,永辉超市通过将应收账款转变为保理款大幅降低了计提比例,从而变相提高了利润。

报告显示,2016年永辉超市1年以内、1至2年、2至3年以及3年以上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分别为10%、20%、50%和100%,但2017年开始,保理款1%的计提比例摊薄了1年内的计提比例,从原有的10%下降至3.66%。

事实上,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对于商超而言占比极低,高比例计提对于永辉而言意义并不大,而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超过九成,因此,永辉超市通过转换成保理款的方式能够大幅降低坏账准备,释放更多的利润。

随着时间的推移,永辉超市营收规模的不断增长,1年内的应收账款不断增多,保理款低计提比例的“好处”也越发显著。从合计计提比例来看,该比例已从2016年的5.09%下降至2018年的3.25%。

以2019年中报为例,永辉超市的保理款、1年以内应收账款分别为14.12亿元、21.09亿元,其中保理款占总应收账款比例高达65%,若将保理款按照原10%的计提比例来测算,永辉超市将增加约1.2亿元的坏账准备,约扣非净利润的10%。

纵向来看,永辉超市似有利用保理子公司来虚增利润之嫌,横向对比中百集团和红旗连锁,永辉超市在2018年之前的应收账款计提方式相较于它们较为保守。不论是中百集团还是红旗连锁都将1年内和1至2年的坏账计提比例设为5%和10%,仅有永辉超市的一半。

此外,2019年8月29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永辉保理拟以永辉超市及其下属公司的供应链应收账款债权及其附属权益作为基础资产,发行供应链ABS进行融资,总规模不超20亿元。

永辉超市表示,利用供应链应收账款进行资产证券化,将应收账款转变为流动性较高的现金资产,可以拓宽融资渠道、盘活存量资产。然而,ABS的核心为底层资产要能够提供稳定的现金流,因此,应收账款的确权成为关键。

总而言之,不论是保理还是ABS,其核心都是底层资产,2016年至今通过保理来“玩转”财报的上市公司大有人在,如智度股份就通过保理公司接盘高风险应收账款从而实现“去坏账化”。

金融路径

2019年开始,永辉超市一改往日的保守风格,推出小辉付、小辉贷等服务,其云金业务也在期间爆发。

事实上,在B端,除了保理业务外,永辉超市还打造了供应链金融、商圈金融以及农业金融等业务,作为零售龙头的永辉超市有着独有的供应链优势,能够调用上下游相关企业资源,所以B端金融业务的核心也在供应链金融。

而永辉超市在C端的战火,早在2015年就打响了。2015年8月,永辉超市成立了金融服务事业部,彼时正是国内消费金融崛起时期,时至今日,历时4年发展的消费金融却并没有像苏宁、国美等零售巨头的金融业务那样具有存在感。

2018年年报显示,永辉超市云金(公司金融板块)业务累计注册客户数已达19.6万,贷款金额18.90亿元,贷款余额同比增长79%,实现营收9280万元,同比增长83%,实现对外利润总额3377.7万元,同比增长97.26%。

尽管永辉超市云金业务的增长迅猛,但不论是营收、利润还是贷款余额与一般的消费金融公司差距显著,对比同时期成立的招联消费金融,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和贷款余额分别为12.53亿元和747亿元。

事实上,永辉超市金融业务之所以发展缓慢,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对金融业务的发展略保守。然而,2019年开始,永辉超市一改往日的保守风格,推出小辉付、小辉贷等服务,其云金业务也在期间爆发。

据半年报披露,永辉超市的累计注册客户数已达23.1万,全年累计支付146.3亿元,贷款余额27.6亿元,不良率0.59%,贷款余额同比去年增长79%,营业收入10668.57万元,较去年增长181%。

可以看出用户超市在金融领域的野心,但近年来随着金融市场监管的不断加强,在整体行业下行时,大力拓展C端业务本就是一件风险相对较大的事情,永辉超市在这个时点“搞事情”,是否一定程度上与新零售业务的失利有关?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