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上汽大众销量下滑质量堪忧 入局新能源迟到了吗?

文:张文慧 朱耘

2019年11月8日,上汽大众新能源工厂在上海安亭宣布落成。此信息也成为上汽大众近几日的热门搜索。

在车市仍旧受下行气息笼罩、上汽集团三季度报告仍同比下降的形势下,上汽大众新能源工厂落成的消息,着实为上汽集团、上汽大众增添了一些喜气。

然而,在上汽大众新能源工厂落成之前,国内部分传统汽车企业已经在新能源领域运筹多年,部分新造车企业将互联网技术融入新能源汽车并实现规模量产,如此来看,上汽大众进入规模化生产新能源汽车行列的时间并不算早。那么上汽大众这家合资品牌的优势是什么?除此之外,在上汽集团目前亏损的状态下,上汽大众如何扮演好“利润奶牛”角色,解决上汽集团亏损的当务之急,平衡好同布局新能源之间的关系?

针对上述问题,《商学院》记者向上汽大众方面发送了采访函。对方表示新能源工厂是大众汽车全球首个专为MEB平台车型生产而全新建造的纯电动汽车工厂,在开发、生产、营销方面具有强大的竞争优势。面对变化的市场环境,已经通过加大优惠政策和产品投放力度等措施提升销量。

加注新能源挑战未知

2019年11月8日,上汽大众新能源工厂在上海安亭落成的消息引起关注。根据上汽大众的说法,此次项目总投入170亿元,规划年产能30万辆,将于2020年10月正式投产。当天,基于新工厂MEB平台生产的首款纯电动ID.车型(SUV车型)同时面世。ID.系列车型将是上汽大众新能源工厂生产的首个车型系列,未来此工厂会承担大众汽车集团多个品牌的纯电动车型生产。

在提及建立新能源工厂的原因时,上汽大众表示面对个人出行方式的变革,上汽大众正基于“共创2025”战略,不断加快新能源产品布局。据了解,“共创2025”战略是上汽大众集团针对汽车产业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的发展趋势于2018年4月提出的一项发展规划。

对于上汽大众新能源工厂的建立和产能规划,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向《商学院》记者从市场方面进行了分析。他提到,大众之所以转型新能源,一方面是因为新能源是作为如今汽车工业的未来趋势,在各大厂商都已经开始布局的情况下,大众自然也应当未雨绸缪,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众自身就具有着一定新能源技术竞争力。参考此前上市的途观L PHEV和帕萨特PHEV的市场反馈,说明这并不是在市场逼迫下的艰难转型。

尽管资金充足、已经有新能源车型试水,但上汽大众在新能源市场上的挑战仍旧未知且巨大。

盘和林认为,上汽大众在转型的过程中,一个是技术难题,比如电动汽车如今较为头疼的续航问题,这也是部分消费者在购买汽车时对电动汽车敬而远之的主要原因,另外一个是消费者自身对于新能源汽车还没有那么高的接受度,这也和电动车的续航与充电问题有很大的相关性,毕竟燃油车即加即走的高机动性确实在生活实际中要方便不少。

在乘用车联合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目前的国际企业中,除了宝马在新能源方面的布局较为充分之外,其他企业还没有跟上,所以上汽大众进入新能源还不算晚。但是其面临的挑战还很大,因为消费者目前对于新能源产品的接受度不是很高、价格成本各方面对企业的要求、新能源产品产业链不完善、像特斯拉这类型的企业逐渐到位等因素,都对企业的应对措施提出了更高要求。“新环境与过去大众面临的比较轻松的竞争环境相比,是有较大差异和压力的。”崔东树向《商学院》记者提到。

在上汽大众新能源工厂建成之前,以特斯拉为代表的多家造车新势力已经实现量产,以新能源汽车为主要业务线的传统汽车企业也已经在研发、生产、营销、售后等方面做了诸多探索。在记者问及上汽大众如何看待来自这些竞争对手的挑战时,上汽大众方面表示,上汽大众在传统燃油车的产品研发、生产制造、质量保障、营销服务等环节不断积累,形成了完备的体系实力,这些将进一步延伸至新能源汽车领域。

业绩承压“紧日子”持续

在新能源工厂建成的欢喜和将面对的新竞争压力之外,上汽大众的当务之急仍是顾好眼前,提升销量,以缓解过“紧日子”的压力。

10月31日,上汽集团三季度报告发布。报告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上汽集团营业收入为5728.19亿元,同比下滑13.62%,归属上市股东净利润额为207.9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降幅达到24.86%。在对合营企业和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一项中,前三季度累计收益同比去年下滑。

上汽集团的营收净利双降情况在半年报时最先出现,彼时上汽集团提出“为应对严峻的市场形势和经营形势,全员要过‘紧日子’”的口号。同半年报中的营收净利降幅相比,上汽集团三季度的净利润降幅略有收窄,但是同比下降的幅度仍旧不容忽视。

依靠整车销售作为主要来源的上汽集团,经历了一个季度的调整,汽车产品的产销量压力仍旧未有效缓解。根据上汽集团10月份产销公告显示,上汽集团1月-10月累计产销量分别为493.14万辆、495.83万辆,分别同比下降14.17%、13.74%。

在上汽集团11家子公司累计近500万辆的总销量中,独立销量超过100万辆的仅有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通用五菱三家公司。而这三家独立销量超100万辆的主力均呈现不同程度的同比下降状态。其中,担任上汽集团利润奶牛角色的上汽大众,1月份-10月份的累计产销量分别为154.96万辆、156.08万辆,同比下降10.05%、8.01%。

对比“北大众”一汽大众10月份19.9万辆(含奥迪进口车)、1月至10月份累计168.5万辆的销量来看,上汽大众再度错失国内乘用车月销量冠军已是事实,在剩余的一个多月时间内,能否实现赶超一汽大众甚至守住多年来的年销量冠军称号,还有待市场观察。

结合上汽集团半年度报告来看,在上半年的归属上市股东净利润中,上汽大众的净利润为98.83亿元人民币。按照上汽大众在两家公司各占50%股权来看,上汽大众的净利润贡献额度为49.42亿元。然而,去年同期上汽大众的净利润是154.76亿元,对上汽集团的贡献额为77.38亿元。

此前,在半年度报告中,上汽集团对下半年的“金九银十”持有积极态度。但根据上汽集团已公布第三季度报告和产销报告的汽车企业综合数据考量,2019年的“金九”失色,“银十”也有所弱化。接下来的一个半月甚至2020年的汽车市场环境是否会回暖?

在谈及“金九银十”并未如期赶来释放汽车企业压力时,汽车分析师张翔向《商学院》记者提到,出行环境改变、网约车、分时租赁等途径增多、开车体验感变差,以及房地产行业对消费者的资金套牢等,都对消费者的购车欲望产生了影响。

至于车市是否会回暖,崔东树对《商学院》记者表示,车市低迷的市场环境从2018年就已经开始,只不过2018年上半年市场环境对于部分汽车企业的影响还不明显。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市场波动对汽车企业造成的干扰开始显现。“虽然说明年国五国六切换、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等因素对汽车企业的影响减弱,但是市场整体是否能够由负增长转正并不好说。汽车行业作为具有独立特征的经济板块,一方面受整体宏观经济下行周期的影响,另一方面受房地产仍旧热门的影响,居民的购买力较弱,钱更多用于购房方面。”崔东树坦言。

如此看来,在这样不容乐观的市场环境下,上汽大众和上汽集团的日子并不宽裕,仍需勒紧腰带过日子。

押码营销质量却失色

作为上汽集团盈利的重要角色,上汽大众采取营销降价和投放新品的方式以应对市场考验。在此次采访中,《商学院》记者再次问及提振销量的应对措施,上汽大众给出了同此前采访时一样的答复,即面对变化的市场环境,上汽大众积极制定相应的优惠政策,以应对车市低迷带来的各项挑战。例如,响应国家增值税新政,上汽大众已于3月27日起,下调车型建议零售价;同时推出包含置换、保险与金融信贷优惠等多重购车优惠,提供额外免费基础保养等服务优惠,切实让利于消费者,促进汽车消费。

通过汽车之家搜索上汽大众在回复中所提及的T-Cross途铠、途昂X、Polo Plus等车型,可以发现几乎每款车型都有不同程度上的优惠。例如T-Cross途铠购车降一万、延长保修、置换,途昂X直降4.6万等信息引人关注。

通过调整价格、营销政策是否能够真正摆脱上汽大众甚至合资品牌的忧虑?对此,汽车行业资深专家陈光祖对《商学院》记者提到,包括上汽大众在内的所有合资品牌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技术创新。“合资品牌的发展关键还是技术,要把自己的工作搞好,加强技术创新能力才是竞争的焦点”,陈光祖提到。而对于上汽集团这样的国内汽车行业巨头,需要多久能够实现技术创新,陈光祖坦言时间并不确定,但是只有坚持探索才能最终获得话语权提升竞争力。

大力度的营销和产品快速推出的背后,汽车产品的质量是企业对消费者应当做出的承诺,然而在中保研的测试中,上汽大众两款车型却均暴露了在正面25%偏置碰撞方面的问题。

10月16日,中国保险汽车安全指数管理中心重庆测试评价部成功完成上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的大众汽车牌SVW71423CT(帕萨特2019款280TSI商务版)的正面25%偏置碰撞试验。在所附帕萨特现场测试图片中,经过碰撞之后的帕萨特A柱折弯接近90度。而根据其他媒体报道消息,除A柱折弯之外,被测试帕萨特的侧面气囊并未及时弹出,同时伴有测试假人腿部和脚部受伤。

汽车分析师贾新光在接受《商学院》记者关于此问题的采访时,曾提到碰撞的评价主要看仿真人的伤害指数(部位和程度),25%偏置碰撞主要防护难点是膝部、小腿,和A柱变形没有很大关系。但这并不是说A柱变形不能作为车辆产品安全性能差的评价标准,主要的评价是伤害值,A柱变形过大会加大伤害值。

根据测试成绩官方公众号C—IASI信息显示,截至目前,上汽大众帕萨特的侧面碰撞、行人保护、追尾碰撞测验等都已完成,但完整报告和成绩还未最终发布。

事实上,不仅是上汽大众帕萨特的正面25%偏置碰撞成绩“惊人”。在中保研C—IASI2018第一批测试中,上汽大众途观L的测验结果显示,正面25%偏置碰撞得到最差等级P(较差),测试图片显示,A柱门槛、左前门变形严重。

然而,在中保研C—IASI所参考得美国IIHS的正面碰撞测试中,上述两款车型的测试结果存在差异。在IIHS官方网站分别搜索“Passat”及“Tiguan Limited”关键词,结果显示,帕萨特的正面碰撞(驾驶员侧)等级为G——优秀,测验图中也并未显示A柱有折弯情况。途观L的正面碰撞(驾驶员侧)等级为M——一般,同上汽大众的途观L测验相比,成绩较高。

对比中美同项测试,两款车型的表现差距显著。而其中原因是否出于检测标准有差别?在两款车型的研发生产中,是否存在安全配置方面的减配?

在贾新光看来,正面25%偏置碰撞来自美国保险公司的汽车安全评价体系IIHS,IIHS的作用是让汽车保险费率与汽车安全设计水平匹配起来。中国版IIHS(C-IASI),结合了美国的IIHS、欧洲的RCAR、NCAP的行人保护和主动安全,较为严谨。

针对测试结果的相关问题,上汽大众对《商学院》记者回复到,上汽大众每个车型的开发都会充分考虑目标市场上现有的国家法规、实际交通与事故状况及德国大众的严苛的技术要求,时刻关注国家法规、实际路况及测试要求的发展,将根据市场及客户需求的发展对产品进行持续升级。

“未来,上汽大众基于MEB平台打造的多款全新一代纯电动汽车将陆续推向市场。上汽大众将建构起适合中国消费者的纯电动车家族,以可靠的品质、先进的技术、前沿的设计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用车需求。”上汽大众在回复中如此提到。在对未来的展望下,上汽大众将如何处理好当务之急提振销量,保证产品质量重树好口碑,又将如何实现从传统燃油车向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平稳延伸,《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