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流动性危机隐现 贵人鸟5亿债务违约

国际金融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流动性危机隐现,贵人鸟5亿债务违约

从巅峰到低谷有多远?对有的上市公司来说,答案是:不到五年。

11月11日晚间,A股第一大体育品牌——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发行总额为5亿元的“16贵人鸟PPN001”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而据多名资本市场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贵人鸟当前偿债压力大乃至缺钱,已不是新鲜事。

除了债务问题,贵人鸟在资本市场也是一败涂地,市值从巅峰时期的冲击400亿元,缩水到如今的22亿元。

就算聚焦主业,重整盘面,贵人鸟还能再展翅高飞吗?

  1

偿债能力恶化

信用评级遭下调

“16贵人鸟PPN001”为贵人鸟于2016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发行总额为5亿元,债券期限为3年。按照规划,这一融资工具应于2019年11月11日兑付。

然而如今,贵人鸟表示,由于公司当前流动性资金紧张,截至2019年11月11日终,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兑付资金,“16贵人鸟PPN001”不能按期足额支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据称,目前,贵人鸟正积极与相关债权人协商,争取与相关债权人就债务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同时,公司仍在积极筹措偿债资金。

贵人鸟还指出,如相关债务解决方案未能获得认可,则公司可能会因债务逾期面临诉讼、仲裁、资产被冻结等事项,将会进一步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对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造成一定的影响,并最终对公司的业绩造成不利的影响。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贵人鸟近期面临的债务烦恼并不于此。就在本月5日,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其委托的信用评级机构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在对公司经营情况、财务状况等进行综合分析与评估的基础上,将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同时将2014年发行的公司债券“14贵人鸟”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B”。

联合评级指出,根据贵人鸟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由于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变动及“贵人鸟”品牌销售收入减少,2019年1-9月,公司营业收入为11.69亿元,同比下降49.2%。由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下降,销售费用、计提的坏账准备大幅増加,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6亿元,同比转亏;由于公司回款减少,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13亿元。截至2019年9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为68.42%,有息债务金额为26.24亿元,其中短期债务金额25.98亿元。公司资金流动性紧张情况未能得到缓解,短期偿债压力很大。

值得注意的是,联合评级这两次对贵人鸟信用评级的下调间隔时间并不长。此前,就在9月,联合评级将贵人鸟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同时将“14贵人鸟”的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

就公司目前的偿债情况,《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贵人鸟方面。不过,其仅回复表示“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有进展会及时披露”。

  2

大举布局泛体育

陷入资金困局

2015年5月,在港股上市的安踏市值近460亿港元,贵人鸟市值一度逼近400亿元,两者差距并不大。而眼下,安踏早已坐上本土运动品牌“一哥”的位子,市值超2000亿港元,反观贵人鸟,市值已缩水至22亿元。

贵人鸟是如何从起飞到坠落的?

贵人鸟公司主营业务为运动鞋服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拥有“贵人鸟”、“AND1”和“PRINCE”等品牌,其中AND1及PRINCE系公司引入的全新国际品牌。

贵人鸟也曾拥有“高光时刻”。不同于安踏、361度、特步等本土运动品牌在港上市,贵人鸟于2014年初,登上了被认为更适合企业融资的A股市场。

上市当年,贵人鸟提出要成为“以体育服饰用品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并开始尝试转型。

仅2016年,贵人鸟就先后宣布拟出资3.83亿元受让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并对其增资、拟出资1亿元对深圳市星友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以及参与共同发起设立保险公司等。

但自2017年来,围绕这家企业的关键词从投资扩张变为了频频关店、数次质押、转手资产以及业绩亏损等。

2018年,贵人鸟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8.12亿元,同比减少13.52%;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86亿元,同比减少了536.01%。

也是从2018年开始,贵人鸟着手处理资产。当年8月初,贵人鸟发布公告称,拟将持有的康湃思体育37%股权、康湃思咨询37%股权转让给晋江国家体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转让金额总计1.43亿元。同月,其又以2.73亿元转手了曾经备受外界关注的虎扑体育。去年年底,贵人鸟再度公告称,公司拟转让持有的杰之行50.01%股权,转让价格为3亿元。

在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看来,贵人鸟上市之后的泛体育化资本运作,将企业置于危险边界。在目前国家金融秩序调整初见成效的背景下,卖资产已成为必然选择。

此前,有多名体育行业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贵人鸟上市后进行了多次大手笔的投资,借此布局泛体育产业。但目前来看,这些投资和泛体育产业上的探索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是让企业陷入了资金困局。

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曾向记者表示,贵人鸟需要在主营业务上稳固自己的地位,重新聚焦自身中高端鞋服品牌的发展,把握低线城市消费升级的契机。

2018年12月,贵人鸟董秘洪再春也曾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贵人鸟希望扭转企业现在的低谷,未来的发展战略是回归主业,还会寻求优质资源和战略投资者进行合作。

不过,在本土运动品牌被视为已经迎来第二个黄金十年的当下,陷入流动性困境的贵人鸟是否还能赶上这波“浪潮”仍是未知数。

记者 王敏杰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