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爱驰汽车总裁付强:靠补贴活着没有生命力

澎湃新闻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原标题:爱驰汽车总裁付强:补贴只是加分项,靠补贴活着没有生命力

“在我们可行性计算模型里面就没有补贴这个事,它只是加分项,如果有,就算捡着了。如果没有,也不影响我们未来业务的发展。”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在接受包括澎湃新闻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分享了自己对于补贴的看法,以及爱驰汽车将来的规划。

自6月底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销售成本上升后,其销量便由涨转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10月新能源汽车销量总计7.5万辆,同比(较上年同期)下降45.6%,几乎“腰斩”。该月销量也是继7、8、9月同比分别下滑12.9%、15.8%、34.2%之后,出现的最大降幅。

付强对澎湃新闻记者说,爱驰汽车成立之初就预估2019年底产品可以投放市场,当时就预判可能赶不上补贴。“我们从来没想过弄点补贴活着,靠补贴活着没有生命力。”

爱驰汽车成立于2017年2月,截至2018年4月累计获得三轮融资,总融资额达70亿元。2019年5月,爱驰汽车再次获得明驰基金的10亿元战略投资。

同年10月,爱驰汽车以17.47亿元入股江铃控股。江铃控股混改完成后,爱驰汽车占股50%,江铃集团和长安汽车分别占股25%,爱驰汽车获得江铃控股旗下陆风汽车的生产资质、上饶工厂以及大量熟练工人。

在获得生产资质后,9月的成都车展上,爱驰汽车旗下首款量产车型U5正式开启预售,全系预售价格区间为补贴后19.79万~30.21万元。

付强说:“我们要成为新世纪造车的头部企业,随着U5的上市,我们逐渐在践行这样一个目标。”

虽然首批量产车型U5为纯电动车,但付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爱驰汽车将来的发展不会局限在纯电动汽车领域,将会发展甲醇氢燃料电池汽车。

进博会期间,爱驰汽车与山西高平市人民政府签约,并将在高平市建设甲醇制氢燃料电池动力系统制造基地。

谈及为何要开发新的技术路线,付强称,电动化在应用层面还是有一些痛点,比如,里程焦虑症、充电便利性(难题)仍然存在。此外,爱驰汽车在电动化领域没有技术以及先发优势,经过分析考虑,还是决定从未来的能源方式入手。

付强说,对于发展甲醇氢燃料电池汽车,爱驰汽车已做好前期的技术准备。目前爱驰汽车已成为丹麦最大的甲醇重整燃料电池公司蓝界科技管理层之外的第一大股东,然后间接通过蓝界科技又控股了一家公司。爱驰汽车已准备好造汽车全链条上所需的一切。

据了解,今年9月份,丹麦蓝界科技的甲醇燃料电池工厂已在丹麦奥尔堡港破土动工,预计将于2020年投入生产。该工厂建成后将为爱驰汽车提供甲醇重整在线制氢燃料电池,批量应用于爱驰汽车旗下新能源车型上。

爱驰汽车副总裁吴畏说,对于发展甲醇氢燃料电池汽车,爱驰汽车的投入至少在四五十亿以上,研发团队人员大概有二三百人。

2019年10月财政部的回应建议延长氢燃料电池补贴时限称,对氢燃料电池汽车的财政补贴应按既定政策,在2020年完成退出。

对于氢燃料电池补贴的退出,付强再一次表示了对补贴的不在乎。付强表示,2023年规模化生产之后,甲醇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制造成本将优于纯电动汽车。“等我们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它跟补贴这个事一定是没有关系的。”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