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绿地"哭房女"向呦呦鹿鸣索要经济补偿 呦呦鹿鸣回应

来源: 呦呦鹿鸣

哭女一刀  :绿地“哭房女”向呦呦鹿鸣索要经济补偿

在未来的岁月里,时不时的,我希望你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这样,你们才会知道正义的价值;我希望你们会遭受背叛,这样你们才会了解忠诚的可贵;我希望你们时不时会体会到孤独,这样你们才不会将友情视作理所当然;我希望你们交点噩运,这样你们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成功并非天经地义……

——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

在汇报今天的最新故事之前,请和我一起先来回顾一个故事,是我们从小就听的,来自明代马中锡《东田文集》的《中山狼传》:

晋国大夫赵简子在中山打猎,一只像人一样直立的狼,狂叫着,挡住了去路。赵简子拉弓搭箭,狼逃车追。

狼逃到一个路口,遇到背着一大袋书简的东郭先生,哀怜哭求:“请把我藏进你的口袋吧!如果我能够活命,一定报答。”东郭先生看赵简子车马远远靠近了,惶恐地说:“我隐藏世卿追杀的狼,岂不是要触怒权贵?然而我不能见死不救啊,好吧,你就往口袋里躲吧。”

东郭先生拿出书简,腾空口袋,往袋中装狼。袋子太小了,装了三次都没有成功。狼蜷起身躯,把头低弯到尾巴上,恳求东郭先生先绑好四只脚再装。终于装了进去。

赵简子车队走远后,狼出了袋子,改口了:“刚才亏你救我,使我大难不死。现在我饿得要死,你为什么不把你的身体送给我吃,将我救到底呢?”说着它就张牙舞爪地向东郭先生扑去。 

狼与人追来追去,没追上。东郭先生说:“我们按民间规矩吧!如果有三位老人说你应该吃我,我就让你吃。”狼答应了。

可是,周围没有人。狼就逼他去问杏树。老杏树说:“种树人种我,只费了一颗杏核,20年来他一家人吃我的果实、卖我的果实,尽管我贡献这么大,老了还要被卖到木匠铺换钱。你对狼恩德并不重,它为什么不能吃你呢?”

然后逼他问一头老黄牛,牛说:“当初我被主人用一把刀换回家。他用我拉车帮套、犁田耕地,养活全家。老了他还要杀我,卖我的肉。你对狼恩德并不重,它为什么不能吃你呢?”

狼听了,更加理直气壮。

这时,来了一个驻拐老人。东郭先生抓住最后机会,请他主持公道。老人问狼:“你不是知道狼也有父子之情吗?为什么背叛对你有恩的人呢?”狼说:“他用绳子捆绑我的手脚,用书简压住我的身体,分明是想把我闷死在口袋里,我为什么不吃掉他呢?”老人说:“各说各有理,我难以裁决。但眼见为实,如果你能让东郭先生再把你往口袋里装一次,我就可以依据他谋害你的事实为你作证,这样你才有吃他的理由。”狼听从了。

当狼被重新装进了口袋,老人一棍子把它敲死了。 

这个故事有个简化版,《农夫与蛇》,但这两个故事都是虚构的。现在,讲一个我在呦呦鹿鸣真实亲历的、刚刚发生的新鲜故事。

2019年4月18日,呦呦鹿鸣发布《致绿地高管李煜的公开信:对于您的任命,我们感到庄重却又戏谑》,反映武汉绿地国际理想城3期业主呼声;9月15日,4期交房,业主发现精装修变“惊装修”,求助,呦呦鹿鸣决定出手相助。9月17日,呦呦鹿鸣发表《绿地为何如此肆无忌惮》,反映交房质量之弊;9月18日,发表《致在新房里痛哭的女子》,与受害业主谈心;9月19日,发表《绿地黑影》,反映武汉各绿地项目的“黑衣人”问题严重,劝其自首;9月20日,发布《致绿地:公关不过关,问题抓紧办》,反映绿地的回应声明避重就轻,并介绍3期维权进展。

关于这一项目,不同角度,累计5篇,引发社会热议,第2、3篇最终“无法分享”。9月20日下午,武汉有关部门召开三方会议,组织业主与开发商会谈改进质量问题。

9月20日下午,一位叫做“melody”的业主,在呦呦鹿鸣公开留言质问:“请问你打算把你的打赏分多少给业主?” 

我错愕莫名。还有这种操作?

不一会,另一位叫做“努力再努力”的人留言说:“我是理想城四期业主,也是您发出来的那个视频的原主人,您需要给我版权费才可以的。”

呦呦鹿鸣这组文章,一共用了15张图片、6个视频,来自不同的业主,选自业主代表发给我的大批资料。她说的那个视频,单指第三篇文章开头那个女业主在房间里哭泣的视频,有声音,但是没有脸,也没有名字、地址。当时业主给我这个视频,有三个版本,一个是原始版本,两个是在视频里加了文字说明对外公布的版本。我当时视为他们请我发布这个视频。

现在,她说,她是业主当事人,如今,既然呦呦鹿鸣获得了读者赞赏,那么就应该分给她,补偿她,否则就是违法,等着签收律师函。

哦?一开始,我是好奇。根据以往经验,一些房地产公司面对WQ业主,有一个套路:派人假装业主,混进去,打探消息,寻机内讧,把水搅浑。因此,我以为,这些是某公司派过来的卧底。所以,我很想看看她们是如何表演的。

可是,我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当我把个人微信号给她,看了她过去的朋友圈(早前曾经发布收房视频,并说哭的是自己),我相信:这真的是就是那个哭泣的女业主,不是卧底。

这时,我感觉到一股寒杀之气,隐隐约约,想起了中山狼的故事。大概,中山狼就是这个气味了?根据绿地声明,这位业主的地板已经优先得到更换。

以下,是“哭泣女”找我要钱的对话,因为公众号是公共平台,非私人空间,此次讨论的也是公共事件,网名隐私合理让渡,为避免有人说我造假,所以我不打码了,以下截图没有中断。

在呦呦鹿鸣公号中:

之后: 

那么,整场对话的结局是怎样的呢:

如果“哭房女”只是一个人,那还好,但是,我发现自己又错了。就在9月20日下午,在绿地中心城的业主500人大群中,有人怒斥呦呦鹿鸣是“垃圾自媒体”,“关他P事”,“臭不要脸”,“业主被消费了,要追账了”;在绿地国际理想城的一个三百多人大群里,一些业主表示要从其他地方把装修损失找回来(我万万没想到,第一个被找的竟然是我);在一1344人的绿地国际理想城业主QQ大群里,这位“哭泣女”,及时汇报和我沟通要钱的进展,“我不嫌多”。

以上这些是一些看不下去的业主发给我的,这些说话的人我都不认识。有些话,完全是戏虐之言,比如收门票云云,只是没想到真有人这么干——装修里损失的钱,找呦呦鹿鸣补回来。之前,朋友们提醒我,写大公司的事情,小心措辞,严谨,不要有任何不当;小心打压;小心无处不在的黑衣人……
然而,刀,来自背后。 

我一直骂绿地“吃相难看”,但是,没想到,吃相更难看的,是这样一个业主。

这个楼盘,捆绑精装修价格是2000元每平米,以一套房子90平米计算,2000元一平米的价格,装修费就是18万元,房价则接近一百万元。现在,精装修变“惊装修”,业主损失如此巨大,不去找绿地公司要赔偿,却把精力用来找我要钱。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是因为我身边没有“黑衣人”。不管他们怎么对待呦呦鹿鸣,我都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正如鲁迅先生所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抽刃向更弱者。”

2000块,是一个神秘的数字。它是这个楼盘捆绑精装修的单价,也是“哭房女”向我索要的“版权费”,同时,也是我正在组织的“每天一千字”承诺金的数字,目前是第21季,有50人和我一起,在用连续30天的写作,来赢回2000元。

被这个2000块打一个闷棍,大概是命数。

既然要发律师函。那么,我们先说说法理

1,这组文章,两三万字,是我的原创作品,版权无疑归我自己。2,文章中使用了业主提供的素材,属法律规定的“合理引用”。3,当视频用于商业用途时,享有肖像权(声音权)的当事人,或者拍摄视频的版权人,有权要钱。但是,呦呦鹿鸣这组文章,是不是商业用途?显然不是,绿地集团公号内容才是商业用途。从业主代表发给我的视频打上维权呼吁文字看,我有理由视为经过授权公开发布。这位女业主出现的是声音,我没有任何加工,没有暴露她任何个人身份信息,没有把她的声音当做声优用于产品销售。4,受益人,这组文章目的是维护公共利益,而第一个受益人,就是“哭房女”,她最早得到绿地的维修。

最后说说“哭房女”念念不忘的读者赞赏。我想,呦呦鹿鸣的读者打赏,恐怕并非打赏给“哭泣的视频”,也不是为了补偿业主损失(这是开发商的责任),而是打赏给文章。仅仅视频是无法获得赞赏的,从微信平台规则来说,如果仅仅有视频,连赞赏标签都没有条件开。

赞赏,并非商业行为。因为商业的本质是利益交换,是契约,但是呦呦鹿鸣的文章,并非与任何人的契约或交易,读者看完了,直接赞赏可以,不赞赏也可以。

我们用一下归谬法吧。按照“哭房女”的逻辑,我用了她的视频,应该给她两千块,那么,倒过来说,她看了我写的文章,而且从中获得实际利益,是不是也应该支付创作费、编辑费、校对费、发布费、材料费、渠道费、抗压费、茶水费(武汉很多开发商就收数以十万计的茶水费)?以她对“商业”的理解,呦呦鹿鸣这样传播量级的“品牌”应该很值钱,而且面对大型企业风险很高,那就按照一个字2000块算吧,累计两万字,一共4000万元,你受益在先,先支付,我再支付2000块给你。如何,发现这个逻辑有可笑了吗?

其实,业主损失数字算起来更惊人:4期有1309户,每户按90平米计,则捆绑装修费用每户18万元,总计2.35亿元。这次装修交付质量价值有没有2000元一平米的标准?业主们心里有数。假如只有1000元标准,则业主损失也超过1亿元。相信,4000万这个数字,足以提醒大家不要把弄错目标。

然后我们说说情理。我使用了15张图片6个视频,如果每个都要2000块,一个个都发律师函,我即便不破产,也要脱一层皮。这合理吗?《绿地为何如此肆无忌惮》《绿地黑影》《致绿地:公关不过关,问题抓紧办》,这样的文章,是那么容易写的吗?是一点没有付出吗?

这样一个哭泣的声音,是适合当事人自己拿去销售的吗?《致在新房里痛哭的女子》这篇文章,我本意是安慰“哭房女”,和她谈心,“从一个家庭,一个新房的气场来说,如果第一天收房就流下这么多眼泪,把伤心痛苦播撒在这里,令人担心将来的居住气场受此影响。”因此,我希望她想办法改变,文章的副标题是:“这个房子的气场,将会再次改变,让主人如鱼得水。”文章引用了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2017年6月在儿子初中毕业典礼时的演讲:

“在未来的岁月里,时不时的,我希望你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这样,你们才会知道正义的价值;我希望你们会遭受背叛,这样你们才会了解忠诚的可贵;我希望你们时不时会体会到孤独,这样你们才不会将友情视作理所当然;我希望你们交点噩运,这样你们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成功并非天经地义……”

我想,这位女业主,是完全没有看懂这段话。有些人大概以为呦呦鹿鸣写文章为业主出头呼吁,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是我欠她的,人家现在是大明星了,要回头来追账了。这里,我要严正申明:我是一个个人,没有消耗国家财政一分一毫,没有拿任何业主的一分钱,所以,我没有任何法定义务为业主说话。我不是一个圣徒,我是一个平常人,我也有脾气,我不欠哪个视频当事人的。你爱找谁要两千块找谁要去,你不要来找我。真要找,就去法院起诉我,我欢迎你依法维权。开发商你不敢惹,呦呦鹿鸣你还敢惹的,也可以为法治贡献一点力量。

我是决意“日拱一卒,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但是,我也知道,有些“苍生”,听不懂人话。

这并非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今年1月,就有一次对我大规模的抨击,情况类似。一个浓眉大眼、花枝招展的财经媒体,一个堂堂主编,愤而怒斥呦呦鹿鸣“脸皮厚到极点”。这世间,黑白颠倒,斯文扫地,莫过于此。

为什么这么多人针对我呢?说到底,不过是我的文章传播量大一点,然后得到了一些赞赏。正如“哭房女”在大群里说呦呦鹿鸣“赚得盆满钵满”。

所以,我们有必要多花一点笔墨,认真谈谈这个事。

我建议,朋友们不要惦记这个赞赏。我的朋友圈有五千多人,我经常在朋友圈公布流量收入,没什么不可见人的,但现在不是对圈外公布的时机。因为这个金额非常少,远远比我去干其他任何一件事情的收入都来得少,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去做其他任何一件事情,都比今天的经济状况要好很多。现在,中国的环境是,媒体集体性失语,在很多问题上不发声也就算了,对一些底层小人物的疾苦,也因为精英心态,而天然地缺乏关心。我看不下去,所以,选择“只为苍生说人话”。我也希望自己赚得“盆满钵满”,然后,有一天,可以告诉大家,为底层民生说话,也可以很富裕、很强大、有前途,而不是穷困潦倒、担惊受怕、朝不保夕,这样,鼓励更多的人放下担忧,来为小人物说话。这样,社会才会进步。

世界需要平衡,舆论生态也需要。我在呦呦鹿鸣坚持公共写作,已经有6年了。过去五年多,没有开赞赏功能,没有一分钱收入,有没有赞赏,这些年我都写下来了。最近半年多,开了赞赏,并且越来越重视它。我家里的长辈曾经嘲笑我:你看你,好不容易从福建一路读书工作,到了北京首都,以前,好歹也是一个有点身份的人,现在,天天写作,太底层了,图什么?不上道啊,还开个赞赏,和街上叫花子拿个碗要钱有多大区别?我说,千万别这么讲,这是我准确感知读者反应的一个渠道,是心和心的交流。文以载道,赞赏得多,说明这篇文章“人人心中有,笔下无”,说出大家心声;如果阅读量很大,赞赏很少,说明是文字泡沫,浪费读者时间多于社会贡献,应该改正。文章好坏就是这样鉴别的,以前传统媒体隔得太远,感受不到这一点。但这些内容不适合付费阅读,商业媒体机构才那样干,因为我将这个呦呦鹿鸣视为公共的,而不是我个人的,这不是卖书,不是卖产品,不是做生意,而是为大家说人话,“人话”不适合销售,更不能强制订阅。 

前面说了,我不是一个圣徒,只是一个平常人,我自认,自己不依附于任何一个机构和任何一个权威,坚持独立写作,走入江湖,放弃圈养,没有工资,在天地之间野草一样生长/苟活,已经是非常难得了,甚至有人担心是不是有点精神疾病该吃药了。但是,如果你还要我倒贴,去补偿“哭房女”这样的读者,我做不到,也补偿不起,我还不傻,还得留着点钱买药呢,对不对?

昨天下午,三方会议开完后,有业主和我反馈说,建设局的人介入了,已责令开发商整改,这个会议能召开,舆论是很大原因。我很欣慰。

后来,这位“哭房女”还对我说,她是“英雄”,呦呦鹿鸣是“既当**又立**”,劝诫我迷途知返,避免吃官司。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还有一个人写了一篇很长的声明传阅,仍然认为呦呦鹿鸣有错。傍晚,我一度悲从心来,在朋友圈说:“累了,武汉绿地国际理想城4期的房子质量问题,我不会再关注了。惹不起。”

好在,我很快转变了想法。不管怎样,当一颗鸡蛋和一块石头放在一起,我们仍然要站在鸡蛋一边。我们难免会遇到一些不在一个轨道的人,但是,我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为某一个个人、某一个业主说话,也不可能赢得所有人的喜欢。打官司就打呗。这个世界,需要有一个器物,用以平衡。只是,从此以后,我会更加谨慎。珍爱生命,远离“中山狼”。

昨天和今天,这件事情在武汉业主群体里闹得沸沸扬扬,我感觉目标有点歪了,请大家多关注绿地房屋质量事件本身,而不是关注呦呦鹿鸣,或者两千块版权费。大部分业主是值得我们用心帮助的,有正义感的,我们不能因小弃大,因为,也许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是某一个业主群体的一员。如果我们要抽刀,就请抽刀向更强大的违法作恶者,而不是和一个手无寸铁的写作者纠缠。 

不知不觉,最近几个月,我在呦呦鹿鸣新创了好些个词语:朝歌吃瓜、开肚验瓜、绿地黑影、冰虫一季人、树洞废青、流量之贼、欣赏力、白骨难平、国社硬气、扫谷吏、理想之柴、洞庭江湖、重口味法庭、炮灰记者、尚武樱花……但是,那些都属于观察,比较抽离超脱,今天的“哭女一刀”,我却成了当事人,身在其中,感受比较特别,当然,“版权哭女”似乎也还不错。

言语不当错讹之处,万望诸君谅解则个。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