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王中军困局:曾花7.6亿买名家字画 如今四处举债度日

延伸阅读:

“终极藏家”王中军: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王中军卖画解决华谊兄弟流动性问题 业绩遭遇滑铁卢

原标题:王中军的困局:曾花7.6亿豪买名家字画,如今四处举债度日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二水

让人没想到的是,近几年,就连宠物行业也被这股单身浪潮带动了发展。正所谓:你有儿女双全,我有猫狗双全。让人没想到的是,近几年,就连宠物行业也被这股单身浪潮带动了发展。正所谓:你有儿女双全,我有猫狗双全。寂寞?不存在的。一个人过,完全OK。

“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地主家也有揭不开锅的时候!

早前被传借钱度日的华谊兄弟,为了盘活公司,现如今落到了“卖画续命”的田地。

最近,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在某论坛上谈到了关于自己卖画的传闻:“我最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拿回来一些现金解决自己的流动性问题,也没什么不好,我不觉着我卖画丢人。”

从去年的行业税改到质押全部股权谣言,再到今年自家两部重要影片《八佰》和《小小的愿望》无缘暑期档,华谊兄弟一直处于舆论风暴的中心。

更糟心的事还在后面。

1个月前,华谊兄弟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因电影、电视剧、实景娱乐版块不乐观,公司预计亏损3.2亿元。这与2018年同期盈利的2.77亿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业绩不佳、公司运营急需资金、再加上之前申请的29亿元债务分别在今年1月和4月到期,回天无力的王中军只能忍痛割爱。“视画如命”的他卖掉了自己的珍藏,以解决公司资金周转问题。

王中军甚至表示,“为了公司的安全性,我什么都可以卖掉。”

寒冬之下,冷风过境

在本次论坛上,王中军表示,谁都有冬天。

可掌门人的“放血救公司”举动,真能帮助华谊兄弟走出“寒冬”吗?

去年,因“范冰冰偷税漏税”等一连串负面事件发酵,华谊兄弟股价接连多日急刹跌停,最高一日蒸发达22亿元。

今年,华谊兄弟的两只债券“16华谊兄弟MTN001”和“18华谊兄弟CP001”分别在1月和4月到期,合计规模达29亿元,偿付压力可想而知。

为了补上缺口,他们只能四处筹款。

今年1月,华谊兄弟连发多条公告,他们抵押了包括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东阳浩瀚、华谊影城(苏州)、英雄互娱等资产,以及多套不动产后,得以向浙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申请到了共计23亿元的综合授信,并为2018年10月向招商银行申请的2亿元综合授信提供补充担保。

当月,华谊兄弟又和阿里影业共同发布公告称,双方达成战略协议,阿里影业拟向华谊兄弟提供一笔7亿元借款,期限5年,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五年期贷款基准利率。

几经周折,29亿元的市场债券总算按期兑付完成。

除了以上大动作,华谊兄弟还发起了融资租赁业务,以筹措资金。

在今年4月,华谊兄弟曾发布公告,向公司实控人王中军个人无息借款2.7亿元。3个月后,华谊兄弟又宣布,拟以旗下全资子公司拥有的下属4家影院放映设备及附属设备、设施与河北省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开展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为人民币4000万元,租赁期限为24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王中军夫妇、王中磊夫妇为此次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可即便华谊兄弟努力地“拆东墙补西墙”,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已是事实。若是有良好的业绩做支撑,他们也不至于到了闹钱荒的地步。

近几年,华谊兄弟的国产片市场份额始终徘徊在6.3%至15.9%,较此前大幅下降。今年以来,对华谊兄弟来说更是流年不利。6月,先是被视为华谊兄弟年度压轴大片、投资额超5亿元的《八佰》取消了7月5日的公映。紧接着,华谊兄弟投资的另一部电影《小小的愿望》(原名《伟大的愿望》)也无缘暑期档。

一边是到处找钱,一边是主业影视乏力。为此,有投资机构认为,华谊兄弟的问题也许并不是靠资金就能解决的。

从“影视圈门外汉”到业界大佬

遥望当年,华谊兄弟的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是和中影集团韩三平一样响当当的人物。作为国内最大民营影视公司的掌舵人,王氏兄弟凭借着一水的大牌明星在中国娱乐圈拥有着半壁江山。

说到华谊的崛起,冯小刚是绝对的“开国功臣”。

1994年,冯小刚第一次执导个人影视作品《北京人在纽约》。同年,从美国学成归来的王中军,拿着赚到的10万美元,和弟弟成立了华谊兄弟广告公司,从事广告业务。

这时,王中军就表现出了精明的一面,并完成了让人生飞跃的第一个局。

公司刚开不久,王中军就通过关系拿下了中国银行网点企业形象标准化的大单子,为公司带来了4.5亿的净利润。后来,他又先后接下了国电、中石化、农行等大单子。1997年,华谊兄弟入选中国十大广告公司。

手里有了钱,王中军有了投资的想法。

1998年,在前同事的介绍下,王中军投资了一部情景喜剧《心理诊所》,导演是早已凭借《我爱我家》红遍电视圈的英达。

以“影视圈门外汉”自居的王中军,虽然不懂影视圈里的规则,可在广告方面,他是专业人士。尽管《心理诊所》不像《我爱我家》那样出名,华谊兄弟依旧凭借剧中的植入式广告轻松获得盈利。同时,王中军也有了一个新身份——影视投资人。

也是在1998年,华谊兄弟第一次涉足电影行业,分别投资了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姜文的《鬼子来了》以及冯小刚导演的《没完没了》。前两部影片让华谊兄弟损失惨重,好在3300万元票房的《没完没了》帮华谊兄弟打响了头炮。

华谊兄弟和冯小刚的“革命友谊”也是从那时开始的。

王中军曾在央视的一档专访中说,“如果没有小刚连续拍几个成功的电影,我可能也没有那么在乎这个行业。”通过投资冯小刚的电影,以明星带动票房,他造就了华谊兄弟的成功。

2001年,《大腕》上映,总票房约4300万元;

2004年,《天下无贼》成为冯小刚首部票房过亿的电影;

2005年,华谊兄弟传媒集团正式成立。

那些年,可谓华谊兄弟最好的岁月。只要是他们出品的影片,票房基本都一路飘红:《全城热恋》破亿、《风声》突破2亿元、《唐山大地震》高达6.6亿元、《非诚勿扰2》也达到了5亿元。这票房收入仅次于中影集团。

另一方面,鼎盛时期的华谊兄弟同时拥有李冰冰、范冰冰、周迅、黄晓明、邓超等大牌明星的经纪约。

几年间,华谊兄弟传媒集团旗下拥有了影业投资、电影发行、音乐制作、广告、文化经纪等多个公司,建立了从编剧、导演、制作到市场推广、院线发行等基本完整的电影生产体系。资源财运亨通的王中军堪称影视圈的“娱乐之王”。

有头脑的王中军又在后来搭上了资本的顺风车。2009年,华谊兄弟成为创业板影视第一股,10月30日挂牌当天就以70.82元收盘,涨幅达147.8%。众明星股东的身家翻番,顺利晋身亿元富豪的冯小刚当场笑得合不拢嘴。

然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2012年11月29日,华谊兄弟投资2.5亿元的力作《一九四二》登陆大银幕,不成想却成为冯小刚近年来票房表现最差的一次。紧接着,华谊兄弟的股价在11月30日和12月3日分别暴跌9.9%、6.02%,两日市值蒸发达13亿。

但王中军依然对冯小刚无条件地信任,依旧对其拍摄的影片进行投资。

曾经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魄

做久了电影圈龙头老大,王中军又动起了别的主意。

2014年,在华谊兄弟创建20周年的晚会上,王中军表示,要效仿好莱坞几大娱乐巨头的发展路径,将华谊兄弟“去电影单一化”。

他的计划是,将华谊兄弟传统的影视和艺人经纪业务模式分为三大板块:影视娱乐板块、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和互联网娱乐板块。其最终目标是把华谊兄弟打造成如迪士尼一样的世界级娱乐公司。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开启了一系列令人意外的操作。比如为了通过打造线下电影小镇的衍生产品,摆脱华谊对于电影业务的依赖;再比如注资游戏产业,不惜投入重金入股电竞龙头企业。

与此同时,王中军也开始逐渐淡出管理层。

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己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用来抽雪茄和画画,只是偶尔在幕后把控。连马云都说,“你是我见过最懒的CEO”,这个评价也被王中军本人在多个场合引述。

2015年可以说是华谊兄弟公司的顶峰。当年,其9.76亿元的收入净利润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最高峰,而王中军的个人财富也达到140亿元。

那时的他,一副与世无争的状态,每天基本只工作半天,总能保证10小时的睡眠,醒来就是买买买的节奏。

2014年11月,在纽约苏富比,王中军以约3.77亿元拍下了备受瞩目的梵高油画《雏菊与罂粟花》;1年后,还是在纽约苏富比的拍卖会上,他又以1.85亿元拍下了毕加索于1948年创作的油画《盘发髻女子坐像》;2016年,王中军以2.07亿元的高价将曾巩的《局事帖》收入囊中,一度轰动了娱乐圈和收藏圈。

仅从公开信息来看,在2014年至2016年间,王中军花在名画购置上的钱就超过了7.6亿元。

在他沉迷于买买买之时,华谊兄弟却没能保持优势,逐渐失去了市场和观众。

2014年,中国电影行业市场进入高速发展期,全年票房实现294亿元,同比增长35.78%。占据国产片票房市场份额58%的五大民营电影公司中,光线传媒以19%的市场占有率成为了其中的佼佼者,博纳也占了15%,而曾是业界龙头老大的华谊兄弟,仅以2%占有率排名第八位。

错过了最佳时机的华谊兄弟,在电影题材和模式上的创新能力也明显不足。

近年来,北京文化、博纳影业等影视公司大胆启用新人,题材上也积极突破创新,《战狼2》《红海行动》《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高票房作品涌现。而华谊兄弟在2017年除了《罗曼蒂克消亡史》,便只有《我不是潘金莲》了,此后更是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大手大脚的日子终有一天要捉襟见肘。王中军也感受到了钱是如此不禁花。

从2016年开始,华谊兄弟的净利润逐年减退,到2018年年末,净亏损已经达到10.93亿元。

面对2018年的亏损,王中军反思,华谊兄弟电影业务团队存在“执行力不足”“花钱大手大脚”“员工互相甩锅”等问题。“几个亿成本的戏,两句话就拍了。”这也是对华谊兄弟多部电影投资失败的真实写照。

曾经有多辉煌,现在就有多落魄。

好在王中军回头是岸,并于2019年初重回一线,甚至“扯下老脸”亲自出面,筹得20多亿的资金,让华谊兄弟有了喘息的机会。

实际上,影视圈里亏损的并不只是华谊兄弟。

业界里有名气的华策影视、唐德影视、北京文化、印纪传媒、长城影视等公司也都在近些年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

“今年影视行业总体仍不容乐观。”7月18日,在北京上市公司协会举办的投资者集体接待网络沟通会上,光线传媒董事长兼总经理王长田曾向媒体表示,影视行业明年的情况可能比今年会好一些,但整体任重道远。

经历过惨痛的教训后,王中军也感悟到,华谊兄弟的核心还是文化内容,不能脑子里天天想着开主题公园。他指出,主题公园不是想开就能开,世界五大电影公司开公园的也就两家。华谊兄弟曾想开10家,但现在也才开了3家,都还处于磨合期,在学习如何管理。

珍藏的画作终有卖完的一天,如果还不及时悬崖勒马、重整旗鼓,到时候他还能拿什么来拯救公司呢?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