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打开

王志安:束昱辉的政治发迹史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相关阅读】

  权健束某某等18人被刑拘 其参股公司市值蒸发超13亿

权健怎样建成的:起家于虚假宣传 扩张于传销模式

察日报三问权健为何才被查:2017年就说要清除传销

束昱辉的政治发迹史

来源:公众号-王志安(wangju8848)

1月7日凌晨3点,天津有关部门发布消息,权健涉嫌传销事件中的束某某等18人,被依法刑事拘留。消息中虽然没有直接点名束昱辉,但报道中指称该人现年51岁,是权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显然,这个束某某就是束昱辉。

遥想一年前的1月25号,束昱辉当选13届全国政协委员。稍早,束昱辉还当选了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这位江苏大丰县的农民,依靠传销创造的商业帝国,正在登上自己的人生巅峰,无限接近我们这个国家的政治核心。

束昱辉做客新华网2018全国两会特别访谈

这年3月,束昱辉来北京参加两会,在人民大会堂,意气风发的束昱辉接受《中国食品安全报》的采访。

采访中,这位新科政协委员侃侃而谈,他先是肯定了保健行业的发展,然后话锋一转,谈起来虚假宣传的问题:“但是,不能否认的是我国的保健食品市场还很乱,比如夸大宣传和产品暴利的现象都很严重,这需要规范和加强宣传管理、定价管理。另外,保健食品是需要指导消费的,同一产品对于不同人群的食用效果是不一样的。”

这位发明火疗、宣称卫生巾能吃,靠虚假宣传和传销在市场上高歌猛进的束昱辉,竟然在两会期间忧心起保健品行业的虚假宣传问题,真是莫大的讽刺。

种种迹象表明,进入政协,为自己的违法传销披上一层政治保护伞,是束昱辉很久以前就已经确定的路线,而进入全国政协,更是束昱辉梦想中的梦想。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束昱辉差不多奋斗了十年。

2004年,在天津河东区聚福园一带已经干了四五年传销的束昱辉,积累了第一桶金。据《天津日报》报道,这一年,束昱辉对外宣称,为了给企业寻求更广阔的地理发展空间,将公司从河东区搬到武清区,正式注册成立天津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武清位于北京和天津之间,口音更像北京,和天津市是完全不同的方言区。由于离市区比较远,这里的经济在天津各区县里排名比较靠后。束昱辉到武清创办权健,当地政府非常欢迎,他们甚至专门将一条马路命名为“权健路”。搬到武清后的束昱辉迎来了权健的高速发展,这里,也成为束昱辉走上政界的起点。

束昱辉在发迹的过程中,一直不断用慈善粉饰自己,而且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慈善捐赠的数额也越来越高,最开始是一二十万,08年汶川地震,羽翼渐丰的束昱辉捐了100万。据权健集团自己披露的信息,束昱辉每年给武清本地的捐赠,也在百万元之上。

2009年5月,束昱辉成为武清区红十会理事。

这可能是束昱辉第一个比较正规的社会组织头衔,此前,他虽然拥有一大堆“卫生部保健理事会副理事长”、“亚太经济到机研究员”等职务,但这些要么是花钱买的,要么干脆就是自己瞎编的。但红会毕竟是一个纯粹的慈善组织,其理事也没有太多的政治影响力,这远非束昱辉的终极目标。

2013年初,武清区政协换届,束昱辉成为天津市武清区政协委员。束昱辉终于正式迈向体制内的政协。

束昱辉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千方百计进入政协呢?

很简单,权健作为一家传销企业,其发展完全靠虚假宣传和拉人头式的金字塔传销,如果摊在阳光下,这都是犯罪行为。

事实上,从权健诞生的那一天起,有关权健涉嫌传销的帖子和报道就层出不穷,束昱辉当然知道自己这个权健帝国的风险。这个风险不在于经营,而在于法律。一旦政府部门按照法律来衡量权健,那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束昱辉必须为自己和权健搭建保护伞。

2013年,束昱辉正式取得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也正是在这一年,他得以进入武清区政协。进入政协,从某种角度上意味着权健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认可。

但束昱辉的野心并不止于此,他,还有更远大的目标。

2013年4月22号,束昱辉乘车从天津出发,直奔北京的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机关。束昱辉赶到已经是中午时分。在这里,他见到了农工民主党的常务副主席。束昱辉激动地向副主席表示,两天前四川雅安地震,他看到灾区遭受的损失而夜不能寐。他决定,要给地震灾区捐款一个亿。而且,这笔捐款不是以自己的名义捐献,束昱辉要通过农工民主党中央来捐献。

这位来自西川的农工党领导听到后十分惊喜,他高兴地说:“这是好事情,无论从政协还是农工党中央的角度,都应全力支持!”眼看自己的计划得到领导的认可,束昱辉激动地说:“向灾区人民捐款不是为了名利,只是向灾区人民表达自己的一份情感。”

束昱辉在这位农工党领导面前,介绍自己是农工党党员,天津市武清区政协委员,权健集团的老总。但是,这位农工党的领导可能不知道,束昱辉是4月22号当天,才加入的中国农工民主党!

在天津市中国农工民主党的网站上,至今可还可以查询到束昱辉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公示。

值得注意的是,天津市农工党的惯例,是每季度召开一次常委会,每次常委会,批准最近三个月新申请加入的党员。但是,唯独在2013年的2季度,天津市农工民主党召开了两次常委会,批准了两批党员。其中第一次,恰好是在4月22号。这一次常委会上,只有两名新党员获批,其中一人,就是束昱辉。

查询天津市农工民主党前后的新党员公示记录,每一批次多则一两百人,少则二三十人,唯独2013年4月22号的常委会,只有两名申请者获批入党。而且,就在这次常委会后不久的6月28日,第二季度的常委会继续召开,这一次,共有70名新申请者获得批准,加入农工民主党。

有意思的是,束昱辉4月22号抵达北京的时间是中午十分,考虑到从北京到天津大约需要三小时左右,束昱辉应该在一早就从天津出发了。但此时,天津市农工民主党的常委会还没有召开。也就是说,当束昱辉出发前往年北京决定面见农工民主党中央领导时,他还不是农工民主党党员。即便22号的常委会在上午召开,束昱辉也应该是在前往北京的路上,才获知自己的入党申请获得了批准。

种种迹象表明,天津市农工民主党4月22号的常委会,大概率是为束昱辉专门召开的。目的就是为了批准束昱辉加入中国农工民主党,从而让束昱辉获得去北京面见农工党高层领导的资格。

不管怎么说,束昱辉的这笔捐款,还是深深打动了农工民主党中央机关。据农工民主党的《前进论坛》报道,当时农工党中央副主席兼秘书长也十分赞赏束昱辉的“义举”,他指示农工民主党中央宣传部和《前进论坛》的记者专程赶赴天津,采访报道束昱辉。

看到这里,很多人一定有疑问,束昱辉为灾区捐款,为什么要火线加入农工民主党,然后在入党当天亲自来北京面见农工党中央领导,并且要通过农工党来完成捐款呢?

接着往下看。

4月22号当天,接见束昱辉的农工党领导,当即指示这笔捐款通过农工民主党下属的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完成。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成立于1996年,主管单位是中国农工民主党和卫生部。在这个基金会的网页上,至今还能看到束昱辉的捐款项目。

束昱辉的这笔一亿元的捐款,是雅安地震中获赠的最大一笔来自企业的捐款。5月2号,四川省在成都专门为束昱辉举办了捐赠仪式。中国农工民主党的领导,四川省政协的领导,出席了捐赠仪式。

捐赠仪式上,面对电视台的镜头,束昱辉动情地说:

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企业,权健一直坚持一个原则,就是企业唯有有利于社会,才有其存在的价值。

好一个有利于社会!

根据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公开的信息显示,束昱辉的捐款项目,从2013年立项,直到2017年才彻底完成,历时五年时间。我们统计公开的信息中每年的总支出,只有9000万,剩余的1000万基金会没有解释去向。在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的项目信息里,只有项目名称,但没有任何具体的预算和决算数据。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捐款后的束昱辉进入了中国初级保健基金会的理事会,担任理事职务。直到2017年最近一届,束昱辉依然是基金会理事。

2016年5月5号,农工民主党的领导,到四川雅安灾区考察农工党捐建项目的实施情况。四川省副省长,雅安市委书记,四川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等省市领导陪同前往。他们一行先是参观受灾重建的农村,然后重点考察了芦山县人民医院,这所芦山县唯一的综合性医院,正是用束昱辉的捐款重建的,捐赠金额是6350万元。

芦山县人民医院楼上写着“中国农工民主党捐建”字样

这次四川考察,束昱辉全程陪同。

一个月后的2016年6月2号,农工民主党第十五届中央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上的信息透露,束昱辉不但为芦山地震灾后重建捐资1亿元,还为农工民主党的“为同心全科医生特岗人才基金”捐资1千万元,束昱辉为此受到专门表扬。

2017年年底,束昱辉这个在雅安地震中火线入党捐款的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正式当选16届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一跃进入农工民主党的权力核心。此时,距离他入党,只有三年半的时间。

2018年1月15号,束昱辉当选13届全国政协经济界别委员,和他在同一界别的,还有李彦宏和许家印。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后,束昱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豪情满怀:

“在这个世界上有我跟没我不一样。这就是我的人生价值观。”

2018年3月,两会在北京召开。束昱辉这位当年江苏省大丰县因为赌博而外逃的农民,此刻,已经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民民主党中央委员,清华大学emba毕业生,全国十大慈善家,天津好人,还有“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浑身上下满是光环的束昱辉,在媒体面前绘声绘色评论供给侧改革,高度肯定我国的民主化进程,同时深感自己作为政协委员责任重大,并表示要做好提案工作。

仅仅十个月后,这位志得意满的全国政协委员,由于涉嫌传销和虚假宣传,而被刑事拘留。

复盘束昱辉从一名传销企业负责人,到成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之路,许多细节可以看出束昱辉的精心布局和谋略。他只是没有想到,尽管他并没有费太大力气就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但是,全国政协委员的名头,并不是逢凶化吉的护身符,没有给他带来期望中的保护。

一名四岁肿瘤患者周洋的死,在岁末年初引发舆论风暴。丁香医生报道的第二天,权健经销商大会依然如期召开,许多与会者在会上一如既往地高声呼喊口号。几天后,束昱辉的权健帝国在联合调查风暴中轰然倒塌,他的政协委员梦,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就到了梦碎时刻。

政治协商会议是我们国家参政议政的殿堂,而政协委员,不但是一种巨大的荣誉,也是我们国家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渠道。

一个靠传销起家,一直做着传销勾当、伪造背景和学历的骗子,为什么只用五年时间,就能顺利当选?

而分辨束昱辉背后的这一切,并不需要火眼金睛,只需要睁开双眼就行。因为从权健创办的那一天,涉嫌传销的报道就从未停止。为什么这些随处可见的信息,并没有对束昱辉成为全国政协委员构成丝毫障碍?

事实上,中央有关部门对民营企业主进入政协早有规定,一定要对企业和经营状况有严格的核实,为什么一个传销企业,却可以通过这样的审核?到底什么人向全国政协常委会推荐的束昱辉?他们为什么要推荐?

束昱辉虽然进去了,但是,我们希望,这些问题也能彻底查查。因为,这不仅仅事关束昱辉的犯罪,也事关政治协商会议的荣誉,和尊严。

点击进入专题: 权健涉嫌传销和虚假广告犯罪 公安机关立案侦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