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北京:率先打造“城市大脑”

法人杂志

关注

文 法治日报-法人网 全媒体记者 李韵石

北京算得上智慧城市建设的先行者。早在1999年,北京就提出了“数字北京”的概念。随后在“数字北京”建设的基础上,2012年开始了智慧城市的建设。

时至今日,北京的智慧城市建设经历了“数字北京”和初级“智慧北京”阶段,正迈向新型“智慧北京”。近年来,北京智慧城市建设达到了什么程度?又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

智慧城市试点全面铺开

北京的智慧城市建设起始于2012年。那一年,为加快推动“十二五”时期信息化发展,落实《北京市“十二五”时期城市信息化及重大信息基础设施建设规划》的要求,北京市人民政府印发《智慧北京行动纲要》,明确了以智慧城市建设为重点领域的发展目标、行动计划和关键举措,要求在2015年到来之际完成从“数字北京”向“智慧北京”建设的转变。

而后,在《北京市“十三五”时期信息化发展规划》中更加明确地提出“到2020年北京要成为互联网创新中心、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和智慧城市建设示范区”的整体要求。围绕这一要求,2017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新版提出,在北京市范围内形成“一核一主一副、两轴多点一区”的城市空间结构,同时要求率先以城市副中心“通州”作为智慧城市建设的试点。

2013年至2015年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曾三次发布智慧城市建设试点名单,北京有11个地区被纳入其中,分别是:东城区、朝阳区、北京未来科技城、北京市丽泽商务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山区长阳镇、门头沟区、大兴区庞各庄镇、新首钢高端产业综合服务区、房山区良乡高教园区和西城区牛街街道。

随着这些试点的确定,北京的首都核心功能区(东城、西城)、中心城区(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海淀区、丰台区、石景山区)、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区)以及多个位于平原地区的新城(顺义区、大兴区、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昌平区、房山区)都开始了智慧城市的建设。至此,北京围绕新布局建设新型智慧城市的结构基本形成。

互通互联的“城市大脑”

在新型“智慧北京”建设阶段,有一个平台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它就是城市管理指挥平台,同时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城市大脑。

城市大脑到底是什么?它的优势是什么?《法人》记者带着这些问题分别前往北京海淀区城市大脑体验中心和通州区城市管理委员会指挥分中心,实地探究。

走进海淀城市大脑体验中心,眼前的巨大屏幕滚动播放着全区的各项管理数据。在这个面积1800平方米的展厅里,包含了城市管理、公共安全、生态环保、城市交通、城市大脑共性平台等几个方面的全部信息。其中,海淀区返京人员信息统计可视化平台、海淀区新冠肺炎人工智能预警系统和返程流动大数据平台等实时监控信息吸引了记者的目光。

体验中心工作人员秦祯璐表示:“城市大脑在疫情期间起到了重要作用,它对海淀430.77平方公里的辖区进行了全覆盖,确保相关部门有效、及时地掌握区域内相关情况的变化。”

位于通州区葛布店南里的通州区城市管理委员会指挥分中心,是由一座废弃锅炉房改造而成的城市管理大脑。

“打开玉带河大街与新华南路交叉口的摄像头,看看大气情况,那个显示黄色的地方是哪里?PM2.5的数值怎么这么高?打开监控系统看一看怎么回事。”说话者是通州区城市管理委员会指挥分中心副主任郭安安。据他介绍,通州区城市大脑项目于2018年开始建设,随着各部门相关数据的不断汇聚,大数据平台不再局限于城市管理部门内部的工作系统,而是掌涉及到通州区城市管理的各个方面。

目前通州的“城市大脑”已经可以连线交通、环境、环卫、停车、单车、管线、照明、能源、热线等14个业务系统,接入4485台监控设备(包括视频流量检测器、高点监控、路侧停车监控、公租自行车监控、人行过街视频检测器、违法监控等)、520台系统信号机、287辆环卫车辆、6770个路灯、377台路灯箱变、730处公共自行车站点、62处公共停车场、42块停车诱导屏等物联设备。

另外,在通州155平方公里范围内的信号灯全部实现智能化控制,其中已经实现7条道路(72处路口)的干线协调控制和199处路口的信号配时自适应(红绿灯的配时根据车流量的变化而实时变化)。通过智慧交通信号控制,自副中心搬迁以来,在车流增加的情况下道路反而更加畅通,平均车速提高15.6%,城市主干道通行时间缩短32.5%,停车延误降低36.2%。

数字城市与现实城市同步规划

谈起未来北京智慧城市建设的方向,郭安安表示,更加智能化、更加信息化是大势所趋。由此次疫情也可以看出,智慧城市的建设是必要的。但要想达到所预期的目标,还有三个问题需要解决。

首先,各个行政单位都建立了各类政务应用系统,由于部门壁垒限制,为这些应用系统配套的基础设施不能进行跨单位共享复用,其安全性也无法得到统一保障。

其次,受技术架构不一致、接口规范不统一等因素的影响,这些应用系统之间大多无法实现数据共享及流程互通,各类政务数据分散在若干独立系统中,数据一致性也难以得到保证。

最后,各类政务系统积累了大量城市政务数据,但没有一个统一的接口向社会公众开放,政务数据的价值没有得到充分发挥。这些都阻碍了城市管理的智慧化升级。

郭安安告诉记者,要实现建设智慧城市的目标,必须坚持数字城市与现实城市同步规划建设,适度超前布局智能基础设施,建立城市智能运行模式和治理体系,并搭建数字共享、人民共创、全局全时的智慧城市服务体系。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