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京东数科的消费金融逻辑

财经国家周刊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京东数科的消费金融逻辑

  消费金融重寻初心,要借力数字科技搭建的新兴底层设施,才能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王丽娟

  “消费金融回归到服务消费,服务于实体经济,这才是行业发展的初心。”

  消费金融近几年在互联网流量、银行和民间资金的助推下,迎来了爆发式增长。风口效应形成后,消费金融更是引来各方加速布局,雪球越滚越大。据奥维咨询估算,2018年末,线上消费贷款余额1.5万亿元,较2016年实现近四倍增长。

  规模扩大的同时,风险也在累积。共债问题严重、信用卡不良率攀升、展业和催收不规范等问题,几乎成了行业共性问题。

  如今,消费金融在快速扩张后到了一个关键期。京东数科副总裁区力回顾京东发展消费金融的初心和行业近几年发展变局,他认为不仅需要重寻初心,而且要借力数字科技搭建的新型底层设施,才能进入一个高质量发展阶段。

  始于消费,归于消费

  消费金融这一波的快速发展,离不开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京东白条的诞生是个标志性事件。

  2014年,依托京东电商的场景优势,京东金融(后改现名“京东数科”)凭借数字科技,开发出白条等消费金融产品;在互联网巨头的夹击中,迅速抢占了市场中的高地,火速追赶阿里依托支付宝十几年发展形成的金融地位。

  在那之后,京东数科的消费金融条线几乎每隔几个月就有一场发布会,介绍新产品、数字科技成果以及与金融机构的新合作。当时,曾有业内人士点评,金融行业终于有了点互联网速度。

  消费金融是京东以数字科技介入金融的一个重要布局,并凭借白条产品,顺势引领了消费金融的大发展。

  其实,这是适逢其时。

  消费金融的发展,离不开近几年提振消费的大环境,也离不开技术发展带来的高效率,也因此成了金融业的一个风口。有数据显示,从2014年的0.02万亿元到2018年的7.8万亿元,互联网消费金融放贷规模增幅近400倍。

  在回顾做消费金融的初心时,区力提到:“那时候希望通过数字科技先服务好电商,为客户提供更灵活的消费方式。无论是客户洞察还是交易结构设计,都是按照消费属性来做的。直到五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坚持以消费作为本质的业务核心逻辑。”

  在白条横空出世之后,市场上同类的消费金融产品纷至沓来。随着市场竞争加剧,部分产品更倾向于追逐短期的规模、利润,为企业快速上市服务,定价过高、共债、不规范的催收和展业等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相信不论是从政府监管的角度来看,还是说整个社会发展的需要,消费金融还是要回归到服务消费,服务实体贸易,拉动内需、拉动经济发展这样的一个初心的。”

  区力表示,消费金融市场会进入一个“排毒”阶段。

  搭建底层设施

  有破有立。在互联网消费金融的带动下,银行也开始发力消费金融业务。

  从2016年开始,全国性银行开始发力信用卡业务,与互联网渠道合作,发卡量、未偿贷款余额均保持高速增长,成为促进消费金融增长的主力军。部分上市银行的消费贷业务在去年实现了质的飞跃。在2018年的财报中这一现象更为突出——在A股上市银行中,光大银行上海银行、宁波银行和江苏银行的个人消费贷款均突破千亿元。

  这其中不乏京东数科的合作伙伴。

  如今,京东数科的消费金融业务早已不只是白条,已经由此衍生出小白卡、深耕区域的京东金融联名信用卡以及即将推出的业内首款全面数字化运营的联盟卡产品“菁卡联名卡”等产品。更重要的变化是,在这些产品中,金融机构的绝对主导角色越来越凸显,京东数科逐渐变成了背后的“底层设施”。

  借助白条业务中积累的用户偏好洞察、风险管理经验和运营能力输出,京东数科与工商银行、中信银行等15家大中型银行合作推出小白卡,累计发卡量超1000万张。

  如今,基于小白卡的信用卡合作模式再次升级,京东数科与区域性银行合作推出了具有区域特色的京东金融联名信用卡。

  近日,京东数科与银联数据联手区域银行、头部互联网平台成立“菁卡生态联盟”,同时宣布将于近期发布业内首款全面数字化运营的联盟卡产品——“菁卡联盟卡”产品。

  2018年,京东数字科技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菁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进军信用卡数字化运营市场,并基于与银联数据达成的战略合作,共同打造中国信用卡发卡机构的数字化专业引擎。

  区力认为,京东数科发展消费金融的最终定位是行业的底层设施。底层设施是一个平台的意思,根据不同的角色参与者,提供不同的技术支撑,包括大数据风控技术、资管系统、客户服务系统等等,帮助客户和银行在各种场景中达成交易。

  其实,这是一个为银行发展消费金融搭建生态和拓宽边界的过程。

  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

  促进消费升级,仍是未来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消费金融还将保持快速发展。但是,在消费金融乱象不断、监管趋严以及风险暴露的背景下,高质量发展势必要代替高速增长。

  从最主要的参与主体银行来看,受监管趋严和部分资产信用风险暴露等影响,多家上市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信用卡贷款规模增速下降明显;在发布信用卡资产数据的8家上市银行中,有7家银行在该领域的不良率上升。

  从互联网驱动的消费金融发展来看,增速也在放缓。许多消费金融公司、助贷机构都在转型升级,寻求更清晰且更合规的市场定位。

  “我觉得技术服务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但是它肯定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从行业的格局上面来看,要金融的归金融,科技的归科技。”

  区力说,“资产负债是持牌机构来做,如果要做科技,就不能持有资产。就像我们现在基本上所有新增资产全部输送给金融机构,这就在政府可以监控的范围内,很多问题就能慢慢解决。”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京东数科逐渐走向了信用卡数字化运营服务。信用卡是一个在全世界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消费金融产品,它有完善的账户体系,它有很好的立法依据,未来仍将是消费金融的主力。

  京东数科选择和银行共同搭建信用卡的权益体系,客户管理的体系,贷前、贷中、贷后都有参与,其实是回归到监管最容易接受的,客户最容易接受的,也最符合金融本质要求的产品上面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