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元宵都结束好几天,P2P的明星代言人退钱了吗?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关注

元宵都结束好几天,P2P的明星代言人退钱了吗?

原创 孙斌 财经大V百佬汇

作者|孙斌

在中国,“把钱要回来”从来是件大工程。

辛丑牛年正月初七,北京市姚家园北二路甲2号院的人们,开始了春节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开年首份工理所当然属于“急务”。所以他们正式发文,要求辖区内网贷平台高管人员返岗履职,主持业务清退工作。

这,当然是对20天前那条引起各方广泛关注资讯的某种承诺和呼应。1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通过其官方微信公号发布了《关于要求P2P网贷机构广告代言人配合落实风险化解责任的公告》(下称“公告”),并强调:“如未在2月10日前取得联系,将依法追责”。 

2月10日,恰是腊月廿九,系农历春节之前最后一个法定工作日。坊间由此得出一个朴素结论——那些代言过P2P的明星们,节前先得把广告费吐出来,否则……

“截至目前,确实接到过部分相关明星或注册地在朝阳区的经纪公司注册所在地的询问,但我们不便透露相关责任人信息,请耐心等待处理结果,不要着急”。

事实上,早在2月3日,当笔者在以投资人身份电话咨询北京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时,获得的电话答复仍为“目前无明星联系”。不过最新信息显示,事态正在起变化,而这也是笔者在2月20日与中心办事人员一次短暂沟通中获得的回复。

相关办事人员同时承认,虽然中心给出了截止日期,但公告本身并不具有强制作用。“如果涉事明星逾期未联系,还需要公安部门、市场监管部门的配合才能进行追责”。 

2月28日,中国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就近期媒体关注问题答记者问时对外表示,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取得决定性成效,公安机关累计追缴涉案资产价值800余亿元,而此前,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公开表示,截至2020年6月,网贷平台还有出借人的8000多亿元没有回收。

也就是说,依据银保监会目前的官方解释,8个月后公安机关追缴了相关平台未回收资金的10%。

而现在,即便最新一个元宵节,也又已过去了几天。

壹 

明星会否被认定为“协助人”

3月1日,近乎一条标准的等分线:距离2020年12月21日国务院第119次常务会议通过《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已整整2个月有余,而至2021年5月1日条例正式施行日,同样仅剩2个月。

2007年,中国首个P2P平台拍拍贷诞生。但直至P2P行业真正的鼻祖——美国Lending Club(NYSE:LC)公司于2014年12月在纽交所上市,方才彻底带动了中国P2P创业的狂飙。

据业内人士分析,2015-2017年P2P发展鼎盛期,各种平台上市轻而易举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方面大量上市公司主动登门协商资产注入;另一方面,宜人贷、拍拍贷、微贷网、51信用卡和信贷等不同规模P2P平台,都能顺利登陆海外资本市场。不过,伴随737号文出台,一个严峻挑战摆在众多淘金者面前,即在谋求业务转型的同时如何妥善清退P2P业务。

其实,资本市场上的结局可想而知。已更名信也科技的拍拍贷(NYSE:PPDF)最终只能选择退市,挥手自兹起的那一刻,其总市值为8.29亿美元。强制转型的宜人金科(NYSE:YRD)倒还活着,但截至美东时间2月26日,公司4.87美元/ADS的表现较4年前10月的53.08美元已缩水90.1%。总市值?4.59亿美元!

都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企业同样如是。作为全球该行业领头羊的Lending Club,最新市值不过9.55亿美元,而每股10.77美元的水平,相较2015年6月时的97.4美元,也萎缩了89%。

但更大的风险,还在于法律的威慑。依据737号文,如果相关平台能良退,就不会被认定为“非法集资”。而一旦在国家机关备案的平台最终被认定为非法集资,不仅平台的核心高管悉数要追究刑事责任,相关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也会被处分,甚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对此,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林认为:“如果已清退,确实可能不会再进行认定及处罚,这也是为了促使网贷平台及时解决问题”。

在明确问责机制的同时,最新条例还进一步明确可能被问责的三类人:非法集资人(平台、实控人)、非法集资协助人(平台高管、广告代言人等)、非法集资参与人(P2P出借人)。而那些介入其中的明星们,毫无疑问被推至聚光灯下。

对于协助人的责任认定,业内的看法目前较为统一。

在赵占林看来,明星或者是代理公司是否需承担责任?“首先是看他(她)所代言的这个平台本身是否有违规问题;第二,如果说他所代言的这个网贷平台存在违规,就要看这个明星作为广告代言人,是否尽到了审核义务,包括审核广告主的资质,也就是网贷平台是不是合法;第三,要看代言的内容是否真实、是否合法。如果没有尽到上述两项审查义务,那么广告代言人需要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P2P火爆之际,重金邀请明星代言的案例不胜枚举。

比如,作为曾经最大的P2P平台之一,人人贷曾邀请老牌戏骨张涵予和实力唱将毛不易在2018年代言过APP;范冰冰曾代言网贷平台紫马财行,而后者已于2019年3月被北京朝阳经侦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名立案;2015年,老牌香港艺人赵雅芝曾以形象代言人身份为鼎盛财富产品做宣传支持;出身湖南卫视的杜海涛代言的理财产品“网利宝”,在2019年出现逾期支付,警方对此进行立案侦查;2016年3月1日,王宝强正式出任团贷网首席体验官,并以形象代言人的身份进行推广,团贷网在2019年3月爆雷;2016年,小牛在线签约“10亿导演”大鹏董成鹏作为品牌代言人,深圳南山警方于2021年1月8日依法对小牛在线立案侦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金融产品涉嫌相关刑法犯罪时,广告代言人如果存在‘明知’的情形,则可能会成为相应犯罪的共犯。不过,如果明星不知道广告虚假、不清楚公司产品瑕疵,那么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是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北京一位要求不具名的知名律师事务所律师告诉笔者。

明星代言的P2P产品暴雷后其是否要向投资者赔偿?有先例可循。此前,“九球天后”潘晓婷因代言的“中晋系”投资理财产品暴雷被投资者投诉。2020年8月,上海二中院终审判决,未支持投资者赵先生的诉讼请求。

上海二中院认为,根据《广告法》第五十六条规定,发布虚假广告欺骗、误导消费者并使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承担责任者为广告主,广告代言人只有在明知或应知广告虚假仍代言的情况下,才与广告主一起承担连带责任。

然而在“中晋系”暴雷后,潘晓婷已主动配合公安机关退还所有代言费。

对于北京市朝阳区金融纠纷调解中心让明星配合开展网贷平台清退工作,零售金融专家苏筱芮认为,这可视为平台追赃挽损过程中的重要一环。从道义上讲,向代言人追责高额代言费可挽回不少损失,对出借人而言能够实现部分“补损”。

贰 

出借人资金如何保障

根据中国银行业公开数据,在中国P2P行业上升期,即2007年至2016年间,中国经济中的M2(广义货币)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5%,而同期银行定期利率不到5%。这相当于普通中国公众手中的钱如果存在银行中,每年将贬值10%。

而P2P行业提供的高回报(利息),对于并无太多投资选择的普通中国人而言,无疑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根据对网络上公开的9108个网贷平台利率的统计分析,结果显示,10%以下占22%,10-25%占76%,25%以上的占2%。是时P2P平台宣传的回报率,普遍比同期银行存款利率高出数倍,甚至10多倍。

在这种高利率诱惑下,无数资金出借人踊跃投身。最终,导致暴雷后损失惨烈。

依据737号《条例》规定,非法集资人、非法集资协助人不能同时履行所承担的清退集资资金和缴纳罚款义务时,先清退集资资金。《条例》同时沿用《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以下简称《取缔办法》)有关规定,再次明确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将由集资参与人自行承担。

而在具体执行中,部分行业内人士则认为:“出借人若同意平台的打折清退方案,那就由平台自行清退,有关部门自然不会介入干涉。如果出借人不同意打折,有关部门会加大力度督促并采取有力措施,关联方转移的服务费和利润要拿出来参与清退,本息全回也有可能”。

依据当前的处理办法,5月1日后,认定非法平台集资人和非法集资参与人就资金清退方案达成一致意见的,由非法集资人自行清退。非法集资人和非法集资参与人未就资金清退方案达成一致意见的,处置非法集资职能部门负责协调组织资金清退工作。非法集资参与人应当在规定期限内进行申报登记。

早在2019年6月,深圳率先推出P2P网贷机构良性退出投票系统,由符合条件的出借人投票表决平台清退方案。业内人士认为,打击P2P平台较早开始作为的“深圳经验”,或可以被其他省市借鉴。

叁 

双重伤害的“P2P难民”怎么办

2019年12月,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部门在对“钱富通”“世纪贷”两家P2P平台涉及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案作出通报时,除了披露回款进度和对案件主要嫌疑人作出逮捕决定外,还郑重警告上述平台公司其他高管和业务骨干,“尽早认清形势,放弃侥幸心理,积极配合警方退缴赃款”。

同时,警方敦促平台涉及非法集资的行为人(包括业务主管、业务员、业务辅助人员、其他为吸收资金提供帮助的人员),将在该平台任职期间收取的工资、业务提成、年终奖金、佣金等费用退缴至警方,以争取从宽从轻处理。

警方人士认为,普通员工退缴工资等收入有其合理性,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比如有些平台要求业务人员也要投资,这些人员获得的提成可能远比不上投资损失,他们也算是受害者。警方会根据提供的证据作出是否要求退缴收入的决定。

天风律师事务所卢泓宇律师指出,如果员工供职公司出现了非法吸收资金等违法行为,在司法机关进行侦查过程中,员工应将非法吸存所获得的提成或手续费等进行返还。但对于参与非法集资的普通业务人员,一般不作为直接责任人员追究刑事责任,只要员工没有相关违法行为,就不会受到牵连。

肆 

“P2P第一股”消亡后还有谁

2020年最后一天,宜人金科一纸公告,正式宣布关停并剥离P2P业务,为网贷行业“罗曼蒂克消亡史”再添苍凉一笔。

宜人贷的运营主体为恒诚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是宜信于2012年推出的个人信用贷款与出借咨询P2P网贷平台,注册资本10亿元。2015年12月18日,宜人贷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由此成为国内“P2P第一股”。

目前,宜人金科旗下业务主要为宜人财富和宜信普惠,涵盖财富管理、信贷科技、保险科技,而P2P存量资产尚未彻底清零,这一数字或超300亿元。根据宜人贷和宜信惠民于2021年1月分别向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信披系统报送的数据计算,截至2020年12月31日,宜人贷累计借贷金额1307.36亿元,借贷余额173.82亿元;宜信惠民累计借贷金额2503.69亿元,借贷余额145.62亿元。

与宜人金科P2P历史存量规模不相上下的,还有昔日的网贷巨头陆金所。按后者预计,其存量资产清退可于2022年完成。

据陆金所控股招股书披露,其网贷存量资产已由2017年的3364亿元锐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478亿元,业务总占比则从2017年的72.9%直降到当前的12.8%。该公司预计其P2P相关产品规模占客户资产管理规模及服务费用的比例将进一步减小,并自2022年完全结束。最新数据显示,至2020年三季度,其存量P2P业务占比已降至8.5%。

不过,直至2021年2月,相关的平台查处依然在艰难进行。

近日,广东省通信管理局披露了一批App,指存在侵害用户权益和安全隐患问题。曾有上市公司和国资背景的三农P2P平台布谷农场也在榜单之中。其应用显示,公司目前已转型提供保险投保以及鲜果电商业务。截至2021年1月31日,布谷农场的借贷余额为1.5亿,较去年同期数据下降75%。自2019年9月末起,布谷农场的累计借贷余额不再更新,均为约104亿,应自当时起已终止P2P业务。

今年1月13日,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通报称,依法对小牛资本立案侦查,抓获犯罪嫌疑人63名。2020年5月9日,小牛在线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平台网贷业务良性退出公告》,正式宣布清退,第一年退30%,第二年30%,第三年40%。自2020年5月份宣布“良退”起,截至目前,小牛在线平台已启动了十期兑付工作,累计兑付2.38亿元。

2月20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披露了深圳市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第十六批自愿退出且声明网贷业务已结清网贷机构名单,共涉6家机构。分别为:i零花钱、创富部落、金豆创富、佳兆业金服、小赢网金、桔子理财。

重庆市原市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说过,P2P是把中国社会最丑陋的、最恶心的、没有责任感的放高利贷的老鼠会,装扮成了神圣的、互联网科学外衣展开来。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盛松成则认为,从根本上说,P2P的问题还是当年对信息中介和信用中介没有划分清楚。P2P公司从信息中介逐渐走向了信用中介,搞资金池、资金错配等。它们想做信用中介,却不具备信用中介所要求的资质和条件,因此注定会走向今天的结局。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