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产经

围观医保谈判现场:有人出门就笑 有人气愤大喊

围观“最贵”医保谈判

原创: 陶凤 常蕾 北京商报

11月13日,北京第一天气温跌至零度以下,也是医保目录谈判的最后一天。一场不对外公开的谈判在西长安街上的一栋大楼里低调地进行。因为涉及药品数量多,价格贵,本轮医保谈判引发的关注从医药圈不断蔓延。

记者在医保目录谈判的最后一天赶到现场,媒体们的关注度持续上升,也代表了每个普通患者对医保药品变化关注和医药改革的期待。

01

辉瑞们的胜算

还没到五点,北京的天已经黑了下来,但是在医保目录的谈判现场,离老远就能看出这里的不寻常,人们聚集在大门外,面色严峻,时不时低声交谈,脸上挂着戒备。

下午四点,辉瑞的两名医药代表走出大门,甫一出大门,其中一名医药代表就向人群比了一个V的手势,另一名脸上也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几名等在外面的同事立马簇拥了上去,几人拥抱、点头。

根据此前流传的消息,此次辉瑞有三款药物有望参与谈判,分别为乳腺癌重磅药物爱博新、类风湿药尚杰及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和强直性脊柱炎治疗药物药物恩利。

而记者在现场得知,肿瘤药物谈判已经结束,13日正是罕见病等小品类药品的谈判时间段,强直性脊柱炎治疗药物作为此次医保谈判的大热品类,辉瑞此举似乎昭显了今日的胜利。

实际上,早在2018年,辉瑞的阿昔替尼、可唑替尼、苹果酸舒尼替尼三个抗肿瘤药物已经进入了医保目录,并为其带来了可观地收益。

辉瑞不是第一次进入医保目录谈判,对此自然驾轻就熟。但有些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跨国药企明显出现了水土不服。

记者获悉,谈判每天会有2-3场,理论上来说每家药企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进行谈判报价,按照这个节奏,谈判应在6点前完成,但12日晚上8点,还有药企陆续结束谈判。“谈判价格压得比较低,药企的谈判代表们不得不打电话跟总部请示讨论价格。”有药企人士表示。

在现场看到,跨国药企的代表们一走出大门就跟自己的同事气愤地大喊:“一个都不能答应!一个都不能答应!我们接受不了!”

但大多数代表们都是迎着寒风独自一人走出大门,不言不语。据悉,本土药企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康弘药业等都参加了当天谈判。记者在现场看到,操着各地口音的代表们在6点左右陆续走出大门,但都三缄其口,匆匆打车离去。

02

明星药的命运 

作为此次进入医保的大热门,PD-1单抗谈判的竞争也格外激烈。

目前国内已上市的PD-1单抗有5款,分别是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利尤单抗注射液(Opdivo,俗称O药)和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Keytruda,俗称K药),另外3家来自国内药企,分别是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以及今年5月底获批上市的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

依据相关规定,此次医保药品目录调入的西药和中成药应当是2018年12月31日(含)以前经国家药监局注册上市的药品。依据这个时间,恒瑞PD-1或难纳入本次医保目录调整队列当中。

尽管上述参与谈判的4家企业代表并未透露谈判结果,但业内人士分析称,4款药品虽然适应症不一样,但此次医保谈判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价格。从4款PD-1价格来看,国产药品价格更低,相比来说应该具有优势。

去年在国内市场开售的O药和K药,定价分别为36.01万元/年、32.25万元/年,均为美国市场定价的一半。而信达生物达伯舒的售价为7838元/100mg,年治疗费用约28.22万元/年,君实生物拓益的售价为7200元/240mg,年治疗费用约18.72万元/年,相比进口药物均有价格优势。

不过,在适应症方面,K药目前已在我国获批3个适应症。而百时美施贵宝、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和恒瑞医药的获批适应症均为1个。

而从2019年上半年的销售数据来看,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在今年2月26日启动全国上市销售后,截至6月30日,销售收入为3.08亿元;根据信达生物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信迪利单抗销售收入为3.31亿元;O药、K药上半年分别实现4.3亿元、10亿元的销售额。

此外,有消息称,风湿治疗药物全球药王修美乐终于得偿夙愿,进入医保。

修美乐由艾伯维研制,自2002年上市以来,它已连续7年位居全球最畅销药物榜单首位,2018年全球销售额高达204.85亿美元。尽管封为“药王”,不过其在中国的市场渗透率并不高,这或与其高昂价格和获批适应症较少有一定关系。

而在十天前,艾伯维传出修美乐在中国的第四个适应症——治疗多关节型幼年特发性关节炎已获中国药监局批准。

今年以来,全国多地区都有公布阿达木单抗注射(商品名:修美乐)液降价消息,阿达木单抗注射液由每支7600元降至3160元,降幅将近六成。在2019新版医保目录尚未公开之际,不少行业人士认为,修美乐降价之举是为了进入国家医保目录。但是修美乐想要进国家医保,首先就需要把价格降到与同类产品相当的水平。以益赛普为例,其一个月的治疗费用在5120元左右,而修美乐以两周一支的用量计算,一个月的治疗费用约6320元,仍高于益赛普。

值得注意的是,修美乐也正将面临着生物类似药的挑战,目前国内百奥泰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已正式获批上市,此外海正药业、信达生物以及复宏汉霖等多家企业的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也在排队,有望在今明两年集中获批上市。

随着未来越来越多的中国类似生物药上市,在国内市场,修美乐的盈利空间势必还将会被进一步挤压。进入国家医保目录,扩大市场份额,或是修美乐逆转局面的机会之一。

03

医保局:既是考官也是家长

医保局成立的初衷就是对医保目录及医保基金负责,对于医保局来说,一方面想降低药价,一方面想扶持国内药企,研制出物美价廉的仿制药,培育健康的医药市场。

而在这场谈判中,医保局既是药企们的考官,同时,也会站在药企们的角度上着想。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分析称:“一般情况下是原研药至少进一个,国产药至少进一个。”

“不同企业情况不一样,成本、利润核算后的谈判方案也不一样,有的企业掌控原料药,价格谈判中就拉的高一点,不掌控原料药的企业成本核算就高一些,医保局的谈判专家肯定会考虑这个问题的。”史立臣补充道。

本该在秋季就完成的医保谈判拖到了立冬,其中不乏有诸多考量,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大限也悄悄取消。根据此前国家医保局发布的《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要求,2019年8月~9月为谈判阶段,9月~10月发布谈判准入目录。

8月20日,国家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发布关于印发《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的通知,本次药品目录调整也是自2000年第一版药品目录以来对原有目录品种的一次全面梳理,国家医保局同时指出,经过专家评审,确定了128个拟谈判药品,均为临床价值较高但价格相对较贵的独家产品,这些药品主要用于治疗癌症、罕见病、乙肝、糖尿病等救急救命药物和慢性病常用药。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