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日本化”席卷全球债市 长期收益率前景低迷

来源:WIND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2020年以来,随着全球经济遭遇疫情冲击,各大央行加大资产购买,长期国债收益率走势低迷。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位于0.7%下方,而英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首次跌至日本同期国债收益率下方。机构预期,在全球央行“隐性”收益率曲线控制下,长期国债收益率前景低迷。

“日本化”席卷全球债市

尽管为应对冠状病毒危机,英国大幅扩张了国债发行,但英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保持低迷,甚至首次低于日本30年期国债收益率。6月30日,价格上涨推动英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跌至0.6%,略低于30年期日本国债的收益率。英国各种期限债券的收益率在2020年跌至历史低点,3年期国债收益率甚至跌至负区间,截至6月30日落在-0.06%。

这与英国政府的发债规模形成对比,英国债务管理办公室(Debt Management Office)周一表示,计划在8月份出售500亿英镑的英国国债,其在本财年头5个月的借款达到2750亿英镑,这已经令2009-10财年全年2276亿英镑的纪录相形见绌。人们预期全年英国国债销售将突破4000亿英镑,打破以往纪录。

通常情况下,债券发行规模的扩大将导致价格下跌,推动收益率上行。但英国各期限国债收益率却在今年逐步走低,表明投资者避险情绪浓厚,将资金流入相对安全但回报率低的国债市场。Merian Global investors的投资组合经理尼克•沃尔(Nick Wall)表示:“英国债券市场已变得日本化,对(大型)投资者来说,它不再代表多少价值。”

此外,英国央行自3月底以来宣布的3000亿英镑债券购买计划,也有助于支撑市场。基金经理们表示,由于英国央行的干预力度很大,英国国债与日本的情况越来越相似。自2016年以来,日本央行一直通过购买国债来控制收益率,这使得政府债券对投资者失去吸引力。

事实上,全球各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今年以来纷纷走势低迷。在美联储扩大资产购买,及避险情绪支撑下,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0.7%下方;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从年初的0.358%下行至0.1%下方。

大型机构预计长期收益率前景低迷

展望未来,华尔街大型机构预期全球国债收益率前景低迷:预计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维持在负区间,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维持在零附近或下行至负区间;汇丰银行则预期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今年年底下行至0%,并且长期处于低位。

从背后原因来看,除了有避险情绪作支撑,央行资产购买仍是主要原因。尽管美联储等全球央行并未像日本央行一样实行收益率曲线控制,但机构预期量化宽松政策以及前瞻性指导同样能达到控制收益率曲线的效果。

荷兰合作银行宏观策略主管Elwin de Groot称:“国债收益率可能短期面临一些上行压力,但我们认为这些压力只是暂时的,因为我们对V型复苏不太乐观。”道明证券资深经济学家詹姆斯·奥兰多则表示,对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的预期是保持当前低位,因为央行不希望收益率上升,低迷的利率环境将有助于刺激支出。

发达市场央行通过资产购买等手段将借贷成本控制在低位,招来了许多经济学家的批评。许多人认为,通过人为干预收益率曲线将导致许多负面现象,这些问题将在疫情过去后为经济带来系统性风险:

1、由于借贷成本较低,许多僵尸企业得以“续命”。自大流行以来,由于各国央行的直接“慷慨解囊”,许多此类公司现在得以生存。由此产生的资本分配不当会损害生产率,进而损害经济增长。

2、由于流动性充裕,投资者为追逐收益率涌向高风险资产。随着中央银行购买越来越多的债券,过去20年来资本市场一直存在的资产定价错误将变本加厉,无论风险如何,对收益率的寻求都将变得更加极端。

3、更为复杂的是,超低利率将对商业银行盈利产生不利影响,而比起美国,此类问题在欧洲和日本更为严峻。

4、收益率曲线控制将使得央行面临通胀挑战,并影响其信誉。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研究人员Sage Belz和David Wessel 在最新论文中指出,收益率曲线控制要求中央银行承诺在设定的时间内保持低利率,以鼓励支出和投资。但这还意味着,央行有可能在坚持承诺宽松政策的同时让通货膨胀过热。

如果疫情过后经济确实发生了过热,那么央行将面临放弃宽松政策的承诺,或放弃通胀目标的两难选择。前者将影响央行的公众信誉,而后者难免让公众对央行的独立性产生质疑。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