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币圈再曝骗局 40万开公司发"空气币"套走上亿元

比特币K线图

比特币K线图

层层监管下币圈再曝骗局:40万开公司发“空气币”套走上亿元

■本报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北京报道

陕西的胡先生耗资200万元,先兑换成虚拟货币以太币,再将以太币兑换成不知名的ONE币。ONE币由北京方圆友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方圆友情公司”)发行,疑为实缴注册资本仅有40万元的“家庭作坊”。如今胡先生发现,自己200万元买了一把“空气”——由于没有买家接盘,ONE币仅仅是他虚拟货币账户上的一串数字。

在胡先生看来,自己陷入了方圆友情公司的骗局:公司以自己发行的ONE币换走了有市场价值的主流虚拟货币,而ONE币理论上可以无限发行。融资数据显示,方圆友情公司从2017年12月开始以这种方式从上千名投资者手中获得了过亿元资金。公司实际控制人黄华荣拒绝回应《华夏时报》记者的任何问题,并让记者“去金融办核实”。

事实上,早在当年9月,包括央行在内的七部门已出台《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方圆友情公司的主要业务,几乎每项都在公告禁止之列。在监管层层加码下,没人知道方圆友情公司为什么能安然运行一年多。胡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先后向海淀区多个公安部门报案,向北京金融局举报,向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办、北京市政府信访办、北京市长热线12345反映此事,目前均无回应。

术语包装下的亿元“水漂”

据投资者反馈,方圆友情公司最晚从2017年10月开始发行ONE币。在对外宣传中,发行这种虚拟货币的说法有好几种,包括“公测”“私募”和“ICO”。“公测”是公开测试的简称,来自于软件或游戏行业;“私募”指向小规模特定投资人发行,来自于金融业;“ICO”则是套用了证券业“IPO”(首次公开招股)的说法,指首次公开发行虚拟货币。

胡先生告诉记者,按照ONE币与以太币的兑换比例,其发行时的市场价值约为0.1元多。在一个两千人的QQ聊天群中,ONE币项目的官方工作人员作为群主,在群内称其个人认为ONE币的市场价值至少在2元以上,投资ONE币能获得“100%的利润”。并以此号召群内的投资者“要有所信仰,要团结”。该工作人员还以比特币为例,称“比特币从几分到十几万,关键也是能拿得住……看好(ONE币)就适当长期持有一部分”。

如今,在公司搭建的交易所平台上,ONE币已经从发行时的0.1元多一个,下跌到几厘钱一个。在2018年虚拟货币市场普遍暴跌的大环境下,ONE币市场行情的剧烈贬值也许并不稀奇。但由于少有买家接盘,ONE币有价无市,在胡先生看来几乎“一文不值”。

除了发行ONE币,方圆友情公司在自己运营的微信公众号上还宣传称,公司业务还包括“去中心化交易所”“万能钱包”“去中心化社交”这几大功能,称要大力发展B端(商务端)和C端(消费端)业务,“建立更完整的ONE生态”。

剥开层层术语包装,其核心业务模式是,在自己搭建的交易所平台上提供不同种类的虚拟货币间的兑换服务。从胡先生的交易截图来看,既可以进行比特币、以太币等主流虚拟货币间的兑换,也可以进行虚拟货币和人民币、美元等货币间的兑换,还可以进行主流虚拟货币和ONE币之间的兑换。

问题在于,方圆友情公司搭建的这个交易所的交易不够活跃,前两种交易可能难以达成。公司更倾向于引导投资者将手中的主流虚拟货币兑换成ONE币。

方圆友情公司发行的这种ONE币和比特币不同。比特币的市场价值来源于其稀缺性,即挖矿难度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产生新币。投资者看好比特币的应用前景,认可其稀缺性,比特币也就有了投资价值,进而产生市场价格。目前看来,方圆友情公司可以无限发行ONE币,ONE币也不对应任何实际价值。交易截图显示,系统甚至会直接向公司实际控制人黄华荣派发ONE币,一次可以高达1.5亿个。

方圆友情公司,或者说黄华荣,就用这样的ONE币换走了投资者手中有市场价格的主流货币。在宣传中,方圆友情公司许诺会进行“空投”,即向投资者赠送虚拟货币。另外还有交易分红,即将交易手续费的80%返还给投资者,只不过是以ONE币的形式返还。

天眼查数据显示,ONE币发行共募集到了16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过亿元。按照其发行时的宣传,ONE币的总量为100亿个,发行价格折合0.1元多一个,总价值也过亿元。胡先生所在的几个投资者维权群,投资者数量总计约一千人。本报记者加入的三个投资者微信聊天群,每个群的人数都超过200人。投资者来自不同的省份和地区。

除了ONE币,方圆友情公司至少还发行了其他5种虚拟货币。2019年1月11日,记者拨通了公司实际控制人黄华荣的电话。面对记者的提问,他仅回应称:“你去金融办核实就可以了。”当问及他项目是否在金融办备案过的时候,他挂断了电话。

层层监管下为何能“漏网”?

方圆友情公司的主要业务,几乎每项都在监管禁止之列。

2017年9月包括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和银监会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拉开了监管的大幕。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七部门还要求,公告发布之日起,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另外,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

2018年8月,公安部在内的四部门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称一些不法分子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

其主要特征包括:依托互联网、聊天工具进行交易,利用网上支付工具收支资金,风险波及范围广、扩散速度快。利用热点概念进行炒作,编造名目繁多的“高大上”理论,以空投“糖果”等为诱惑,宣称“币值只涨不跌”“投资周期短、收益高、风险低”。实际操作中,不法分子通过幕后操纵所谓虚拟货币价格走势、设置获利和提现门槛等手段非法牟取暴利。此外,一些不法分子还以ICO、IFO、IEO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

按照七部门公告要求,对于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金融管理部门将提请电信主管部门依法关闭其网站平台及移动APP,提请网信部门对移动APP在应用商店做下架处置,并提请工商管理部门依法吊销其营业执照。

由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国家有关部委组织建立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搭建有举报信息平台。该平台上列明的举报范围包括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等。

最近一年多来,监管不断加码,方圆友情公司仍在运营。胡先生曾向海淀区上地派出所、海淀区经侦支队、海淀区公安局报案,向北京市金融局举报,均未获受理,也未拿到任何书面回复。他也曾向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办、北京市政府信访办和北京市长热线12345反映此事,同样没有任何回应。

以监管角度看,方圆友情公司要求投资者以现金兑换虚拟货币,再将虚拟货币兑换ONE币进行融资,隐匿了资金的直接流入通道,也隐藏了银行账户,查处起来有一定难度。但从融资手法上来看,剥开层层术语,又简单、直白的可怕。

前期宣传上,公司通过自己设立的多个微信公众号宣传项目,在百度上进行推广。某知名区块链项目的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百度一搜索,就能看到他们的广告投放。我还挺奇怪,这时候还有人投广告?”

公司架构上,已经有投资者查证,称公司就是黄华荣的“家庭作坊”。黄华荣认缴出资25万元,持股62.5%;他的妻子梅艳认缴出资15万元,持股37.5%。梅艳的兄弟、黄华荣的小舅子梅金山曾多次出面安抚投资者情绪。

胡先生的受挫经历影响了其他投资者的维权预期。几个投资者维权群已经鲜有讨论,最近的3条消息中有两条是一位汕头投资者发布的以“补肾吃什么”为主题的营销文章。另一个群内则有人发布了其他虚拟货币的“ICO”信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