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年化收益高达57% 空中比特币如何“洗脑式”传播

年化收益高达57% 涉嫌传销的空中比特币如何“洗脑式”传播

来源:博望财经

作者:张一舟

1000美金开一个账户,每个工作日返还7美金,一年返还221天,每年年化收益高达57%。打着时下热点区块链的“空中比特币”俱乐部正在以类似传销的方式渗透到三四线城市中。

随着区块链技术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开始风靡全球。但与直播、短视频这些近一两年的互联网热词相比,比特币似乎并没有那么贴近生活,很多人听说过比特币,却说不出个一二三四。然而这并不妨碍比特币以各种名号介入人们的生活——对很多人来说,能赚钱就够了。

近日,一个名为“空中比特币”的“数字货币”项目在三四线城市异常火爆,其公司为“Airbitclub(空中比特币俱乐部)”。他们宣称利用软件机器人做高频短线交易,低买高抛比特币创造利润,其公司在全球190多个国家都有会员,每一到两个月会举办一次全球会议,同时赞助了墨西哥足球俱乐部,F1大奖赛等多项国际赛事。

然而,经过记者深入了解发现,在华丽、精美的宣传之下,这一“空中比特币”项目在实际中存在诸多争议:不断有人曝光系统几个月无法提现的问题;尽管在宣传中不断强调公司通过机器人炒比特币获取利润,撇清自身跟“传销资金盘”的关系,然而依旧存在不断发展下线,拉人头的盈利模式。

事实上,打着数字货币的旗号进行传销诈骗的案例早已不鲜见,从 “亚欧币”到“维卡币”,近两年内被警方破获的“数字货币”传销案件层出不穷。这些新型的网络传销虽然抛弃了限制人身自由的那一套做法,然而本质依旧是借数字货币之名,行传销洗脑之实。

炒比特币or发展下线?

在“空中比特币俱乐部”的贴吧里,随处可见关于“空中比特币”项目宣传贴。记者联系到了媛媛和张恒,并加入了团队的微信群。

根据他们的介绍,公司主要通过交易机器人低买高卖比特币获得利润,风险低,收益稳定。

公司的收益分为静态和动态两种。静态收益为固定分红,每1000美金开一个账号为一单,每人最多能开31单。从第八天开始,每单每个工作日能领到大约7美金的收益,每年分满300个工作日。若当天炒币赚的低于6美金,则延迟一天分红。

张恒告诉记者,每年连本带利2100美元,“年收益百分之57。”

而在媛媛提供的静态收益表里,若按照每天收益7美元来算,一年收益1548.75美元,应当是221天左右。

动态就是主动帮公司推广,获得市场奖金。动态奖金分为“直推奖”、“对碰奖”和“见点奖”。记者并没有理解动态收益表的计算方法,但可以确定的是,每个人能发展两个人,往下推广的层数越多,拿到的奖金也就越多。

除了“风险低、高收益”外,团队的宣传手段还包括发布各种“国际会议”、“F1大赛”等的现场照片、视频,以体现这个公司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媛媛告诉记者,公司每一至两月会在全球不同国家举行演示大会,需要报名自费参加;而嘉奖会则对业绩优秀的员工开放,包吃住,并且送奖品。

矛盾之处在于,一方面,团队大力宣传不需要发展下线,静态收益半年内可回本;另一方面,张恒告诉记者,动态收益来得更快,一般一至两月能回本,媛媛则说:“都是先做静态,知道钱怎么来了再做市场。”

团队微信群里的王磊刚进来不到一个月。他告诉记者,之前投的团队很烂,而这个团队还可以,“挺会玩”,他在考虑投这个团队。他表示,记者的上家(媛媛)爱做“市场”,而且刚做不久,更好,“在旁边一起喝汤也能挣钱”。

而王磊提到的“市场”是指广拉人,“会员对冲”是指把自己系统里的美金给上家,上家给你人民币。 “找上线暂时可以提…但是以后你上家的号美金太多的时候,为什么还给你提现呢?他的美金都不能提,还得靠拉人提。如果系统无法提现,就是上线吃下线会员的钱支撑。”王磊告诉记者,“会员对冲”就是透支朋友圈。

至于机器炒币,“刚开始我就没信过,别信这些东西,都是假的”,“你想拉人进来,那就可以赚钱…但是不这样就赚不了”

最后王磊特意叮嘱记者,这就是个火坑,自己已经被坑了,“如果你想拉人头,不负责下限跑的话,可以挣钱。”

无法完成的提现

在团队微信群里,每天都有人宣称拿到了大笔的收益,随之而来的是赞美与艳羡之辞。

与微信群内的和谐之景不同的是,在贴吧里的讨论则分为了两个极端。

在一则名为“做空中比特币项目之前,先了解什么是比特币”的贴子下,一个用户回复“不要在这里吹牛皮了,我的美金多得换不了人民币,只能滚单给你们比特币公司牢牢套住,不要说可以跟你换,不是一条线的不能转美金,我还有40万人民币没回来,死的心都有了”,而下面的评论则支持他报警。一些回复则更加直接:“比特币跟空中比特币有毛线关系”、“我只想说这是一个打着比特币幌子的传销。”

贴吧里争论的焦点集中在无法提现的问题上。许多人发贴表示几个月以来无法提现,甚至在群里问提现的问题后就被踢出了群,被领导删了好友,准备报警;而另一方则发贴表示“为什么我就可以提现别人就说不能,活见鬼了?还是有人在造谣,自己体会”。

也有人表示无法提现是团队的问题,“每次看到有的团队不给对冲,领导不负责我就偷笑。然后庆幸自己跟了个好领导,不管静态动态都给对冲,然后我们有信心了再做市场。”

在团队问题上,有人则直指涉嫌传销:“一直说跟对团队很重要,你们到底是一家公司还是好几家公司?这家公司要是没问题哪个团队不都一样吗?因为你们所谓的团队没有继续拉人给你们赚钱就不管了?这和传销的性质难道还不一样?

“传销币”还能走多远?

据扬子晚报6月1日的报道,南京的刘女士向警方报案,“经了解,刘女士的妹妹加入了一个名为“比特币俱乐部”的微信群,并且花了2万元买了群里“比特币”的虚拟产品,由此成为了俱乐部的成员。然而,要想盈利,需要不断为群里拉入会员,且购买群里虚拟产品,这样才能通过提成拿钱,拉的会员越多提成也越多。”民警初步判定这个组织疑似新型的网络传销。

事实上,打着数字货币旗号的网络传销早已被报道过多次。

北青深一度在6月5日报道了名为“维卡币”的网络传销组织,国内涉案金额高达150亿元。维卡币组织由保加利亚人鲁娅等人建立,打着“未来世界主流货币”、“第二代加密电子货币”的旗号。其盈利模式也分为“静态增值”和“动态增值”两种:“静态模式获取维卡币的周期长,而实际上维卡币也无任何价值,只能在维卡币网站上进行买卖,且每人每日限定交易数额,几乎无法获利,基本用于向网站购买会员的激活码。而动态增值通过发展下线会员来获取不同比例的直推奖、代数奖、对碰奖,奖励的60%进入会员现金账号,剩下的40%被强制要求再次购买代币,即所谓‘复投’。””

2017年9月8日,株洲县法院对首批35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判决。目前,该案第三批嫌疑人已被移送起诉。

南方周末在2017年11月报道了跨亚欧公司和“亚欧币”的特大网络传销案。

澎湃新闻则总结了自2014年以来的各种涉及“传销币”的刑事案件:“至少有65种‘传销币’复制此类套路,337名传销头目被判刑,他们欺骗数千万投资者至少100亿余人民币,超半数被传销头目用于个人消费挥霍一空。”

自庞氏骗局诞生以来的百年时间里,传销的形式换了一套又一套,其本质却没有变过。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吸着后来人的血挥霍无度,并且展现虚无华丽的幻想。如今这些骗局趁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给自己穿上了“数字货币”的新衣,局内人对其俯首称臣,清醒的人明白其不堪一击的包装和终将灭亡的结局,最终只会给那些压在底层的个人和家庭留下无尽的伤疤。

空中比特币还能残喘多久呢?

(文中涉及人物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