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银行

“罗静案”后罗生门相继发生 这次轮到谁踩雷?

作者:资本市场部

来源:野马财经

“商界花木兰”被刑拘后,市场持续发酵,一系列的“罗生门”相继发生。当蝴蝶翅膀扇动时,或许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7月18日,在继诺亚财富、京东、云南国际信托纷纷被卷入后,“中植系”旗下的法尔胜(000890.SZ)也不幸中招......

7月18日晚,法尔胜在深交所追问下给出具体回复,承认媒体报道的3300万元融资款踩雷。同时,公告显示法尔胜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摩山”)目前涉及保理融资额达28.99亿元,这让已经见惯世面的吃瓜群众也有些心跳加速。

罗静案”之“罗生门”

说起“罗静案”,大家并不陌生,一周前野马财经刚对此事进行过深度报道(点击此处查看)。据悉,早在6月19日,罗静就已挪腾无力,于是找到诺亚财富汪静波,希望她能再发数十亿的产品,为供应链公司注入流动性,没想罗静的请求被汪静波拒绝。

此前,作为罗静的商界密友,汪静波已通过旗下诺亚财富的一支基金为承兴国际(02662.HK)发行了接近34亿的产品。在面对罗静这样天方夜谭的要求时,汪静波只能选择当场报警。最终,警方在汪静波办公室将罗静带走了。

罗静被拘后,旗下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SH)和承兴国际股价纷纷暴跌。此外,踩雷“罗静案”的诺亚财富股票也出现暴跌。牵出萝卜带出泥,京东也被拉下了水,纷纷报警。涉及到罗静旗下企业的供应链融资信托项目,云南信托也“寻求司法手段救助”……

这个连环炸确实炸得人眼花缭乱。“罗静案”犹如蝴蝶的翅膀扇动了以后,一场风暴来临了。在京东、苏宁等众多明星公司纷纷回应撇清关系之时,一些纷繁复杂的信息又被不断爆出。“罗静案”仍在发酵。

据法尔胜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公告称,上海摩山和中诚实业及相关方保理业务开始于2015年6月,保理类型均为有追索权明保理。根据摩山保理融资步骤,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受理审查阶段。至于为什么中诚实业能通过审查,目前还没有明确的信息。

中诚实业及相关方要转让其合法持有的应收账款债权,上海摩山需要做受理审查,未偿融资余额对应应收账款付款人是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因此,只有苏宁方面对此应收账款进行了证实才能实现成功融资。

然而,苏宁却称所谓应收账款债权融资与苏宁易购无关。究竟是哪一个环节出来问题,是有人说谎,还是有人造假?

如今双方“互撕”仍在进行当中。法尔胜出了一记重拳,自身也是一个趔趄。不过,法尔胜股价却是不跌反涨,或许真的应了股民所说“利空出尽即是利好”?

摩山不大却群山相连

提起上海摩山,不得不说起“中植系”。上海摩山本属于“中植系”。2014年4月摩山保理成立,初始注册资本1亿元。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占其90%的股权,上海摩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摩山投资”)占有10%股权。

在摩山保理成立之后1个月,2014年5月即增资至3亿元,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直接占股90%,中植系旗下的京江资本占有6.67%,摩山投资占有3.33%。紧接着在2014年7月,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就将90%的摩山保理股权以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法尔胜的控股股东泓昇集团。

法尔胜也对摩山保理“情有独钟”。早在2015年9月,法尔胜就曾发布过一份《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以1.55亿股新增股份来收购华中租赁和摩山保理的全部股权。但这项收购计划在2015年底被证监会否决了,原因主要是因为“中植系”旗下的华中租赁复杂的股权结构及历史上纷繁的股权变动,同时进行的针对摩山保理的收购也一并“躺枪”终止。

2016年3月31日,法尔胜公告了拟斥资12亿元现金,从大股东泓昇集团手中收购摩山保理股权,剔除了此前证监会指出股权结构变动复杂的”中植系“旗下公司的华中租赁。终于,法尔胜实现了它的夙愿,从泓昇集团等三名交易对手中收购上海摩山100%股权。

如今,“罗静案”的连环炸已将多家公司拖下水。法尔胜作为最新的“受害者”,该如何全身而退已成为市场最为关注的问题。

在7月18日晚上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法尔胜就踩雷“罗静案”表示公司正积极筹划中诚实业及相关方应收款债权的风险解决方案,目前正与意向方磋商债权转让方案。如果能够达成交易,法尔胜就可以把损失降到最小。

同时,法尔胜给出了时间表,称“公司争取在两个月内完成中诚实业及其相关方尚未清偿融资债权项目对外转让、处置等相关协议、文件的签署以及所需的审批流程。”

在法尔胜之前,诺亚财富、京东、苏宁、云南信托、湘财证券等多家公司在“连环炸”面前均受到波及。为了“避雷”,法尔胜显然不敢怠慢,而位于“风暴眼”的罗静又是何方神圣?

罗静“火烧连营”

公开资料显示,罗静1971年出生,大学毕业后就干起了相对最赚钱但也最难做的职业——销售。依靠这份工作积累的资源,1996年,25岁的罗静创办承兴国际,从帮企业做促销品逐渐成长,成为百事、保洁、诺基亚等巨头的供应商。并在之后承接了一些促销推广策划,向品牌授权开发方向发展。

2005年,承兴国际拿到了NBA在国内的独家品牌授权,开始步入了正轨,随后又先后获得“变形金刚”、“功夫熊猫”、“猫和老鼠”、“蝙蝠侠”等超级IP的衍生品开发权。之后罗静发力改善渠道,中国移动、各大银行、苏宁、京东均成为承兴的渠道客户。自此,承兴国际步入快车道,2013年-2015年增速达到100%,销售规模达几十亿元。

公司业务发展壮大后,罗静开始盯上资本市场以谋求上市。从2015年开始,其先后收购新加坡主板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care(代码:BAC)、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和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

股价最高时,3家上市公司市值高达百亿元,罗静迎来人生巅峰。之后罗静在2017年、2018年连续入选商界木兰精英30强,并在去年某机构评选的最具影响力商界女性中,罗静力压格力“铁娘子”董明珠、东方园林“女首善”何巧女,得票率第一,人称“商界花木兰”。

只是,罗静的风光并未维持太久,便卷起了这场大风暴。

目前,在被卷入这场风暴的企业中,最先被拖下水的是罗静蜜友汪静波麾下的诺亚财富。而在诺亚财富与承兴国际的纠纷中,京东也被卷入其中。

诺亚财富指出,其向罗静提供供应链融资的34亿元,标的是“承兴国际控股关联方”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京东随即对此否认,指出“承兴与京东未结账款的确认函,经核实均为伪造。

关于“萝卜章”,苏宁易购方面也对外表示,广州承兴与苏宁易购应收账款债权供应链融资事宜,经公司核实“上述事件系广州承兴伪造与苏宁易购的采购合同进行融资”。

相比于京东、苏宁的遭遇,湘财证券投资承兴国际的15亿元资管产品算是真正“踩了雷”。类似的还有云南信托也有超过11亿的产品是同样的遭遇。

可见,法尔胜的“难兄难弟”确实不少。各个公司中招的情况各有不同,互相之间甚至还存在“互撕”,比如诺亚财富声称要起诉京东。

目前,“罗静案”还处于侦查阶段,各家是倒霉亦或同谋,还不得而知。对这些卷入连环炸的公司你怎么看?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