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考研考公热催生“付费自习室”:开设门槛不高,如何合理监管?

21世纪经济报道

关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洁 实习生 于怡朗 广州报道

付费自习室火了。从大城市到县城,付费自习室已经在国内“遍地开花”。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广东多家付费自习室,发现热门时段“一座难求”,甚至有工作人员劝说“在暑假、周末等高峰时段,最好能提前两天预订”。

记者调查后了解到,使用付费自习室的客户种类颇多,既有因为需要加班而前往付费自习室的社会人员,也有因为天气太热而前往付费自习室暂时歇脚。一位在付费自习室办卡的客户表示,她去其他地区出差,都会查一下附近有没有相关自习室可做休息,因为“比奶茶店安静且方便”。

然而,考研、考公和考证群体,才是付费自习室的最重要客户。

“我们的客户很固定,主要是考研考公的一波人。基本是满员的,目前桌子不够,需要再购置。”位于河南平顶山某县级市的一家付费自习室老板苗阳(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在采访过程中,很多付费自习室的使用者是考研“二战”、“三战”的学子,而且很多人喜欢“住学一体”的寄宿制付费自习室。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考研、考公、考证热导致付费自习室等相关产业兴起,背后与当前的就业形势直接相关,很多人进一步考研也是希望增强自身的就业能力。但是一些付费自习室承诺签约考公包过等相关合约,这是不靠谱的。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付费自习室的用户规模达到310万人,预计2022年用户规模将达到755万人。然而,随着行业的逐步火爆,未来付费自习室的监管或许应该进一步加强。

付费自习室为何火爆?

11月15日,《关于做好2023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显示,我国2023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1158万人。

《通知》强调,充分发挥政策性岗位吸纳作用。配合有关部门优化政策性岗位招录安排,尽早安排高校升学考试、公务员和事业单位、国企等政策性岗位招考及各类职业资格考试。

与此同时,根据9月份教育部公布的《2021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公报显示,全国共有高等学校3012所,各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4430万人,比上年增加247万人。

与高校毕业生和在校生数量持续增长相对应的,是考研、考证和考公热。

以考公为例,据国家公务员局网站消息,中央机关及其直属机构2023年度考试录用公务员网上报名与资格审查工作分别于2022年11月3日18时和11月5日18时结束,共有259.77万人通过了用人单位的资格审查,通过资格审查人数与录用计划数之比约为70:1。

中公教育相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无论是考研、考公还是考证都是就业青年群体不同的就业选择。近年来,随着我国大学毕业生数量不断增加,青年就业形势也较严峻。数据显示,今年2023届大学毕业生规模预计达到1158万人,创历史新高,考研、考公或考证热度或许都会增加。但对就业青年而言,在人生的重要关口,应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审慎抉择,而不应盲目“随大流”。

随着考研考公人数的增多,与之相关的产业也悄然兴起,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付费自习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考研、考公、考证人员,成为付费自习室的主流群体。尤其是二次考研的人群,很多人都选择去付费自习室“拼一把”。

“自习室的氛围很好,都比着学。有的早上6点就起床了,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山东籍研究生江山(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第一次考研在家复习,由于自制力太差,初试分数没有达到国家线,第二年和几个同学在学校附近的住学一体自习室复习,目前已调剂上岸。”

不仅仅是江山,许多使用者给出的理由是,付费自习室“学习氛围好”而且可以“提高自律性”。

“在家学习自律性太差,去年7月份去了付费自习室,待了5个月,一个月大概需要260元,里面大多都是考研二战、三战的学生。”大学毕业后,河南商丘的许颂(化名)选择在家考研,为了提高学习效果,他每天需要在离家10公里外的自习室学习12个小时以上。许颂最后在考研面试的过程中被刷了下来,但他依旧觉得付费自习室的氛围很好,对他的帮助很大。

除了提高学习效率外,“躲避家庭矛盾”和“价格便宜”也是不少人选择付费自习室的重要原因。

“因为在家就会和家人发生很多矛盾,在外面的话比较清静,如果想学习,氛围和学校差不多。”山东的杨明淑(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日常的沟通中家人总会给她很多压力,在家上网课也容易分心。

第一次考研失败的江山在第二年考研的过程中,在同学的推荐下选择了一家“住学一体”自习室。江山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其实很多考研二战三战人都需要住学一体自习室,感觉这的确是一个商机。她家的县城没有这种“住学一体”自习室,在权衡和考察了许多家自习室后,江山选择了一家远离学校,且价格相对便宜的自习室。

江山表示,大学旁边的自习室一个月需要一两千,而同学给她推荐的自习室虽然位置比较偏僻但价格相对便宜,包括住宿和学习教室在内,一个月只需六七百块钱。“这个自习室在一个小区里面,如果不是同学介绍你根本就想不到。”

如何加强监管?

需求催生出了新的市场。其实,在重视学历的东亚国家,付费自习室及其变种并不罕见,只是在最近几年才在国内火爆起来。一个典型案例就是韩国的“考试院”。这种考试院是一种廉价的学习用房,给许多韩国学子备考高校和公务员使用,有一些面积仅仅只有4平方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后了解到,目前付费自习室的开设门槛并不高,而且开设大小均可以选择。以走访的多家广东付费自习室为例,一般是由一个前台区域、一个休息区域、一个普通自习室房间和一个VIP自习室房间组成。有一些并不算大的房间,挤了二三十个座位。

苗阳表示,他一边上班一边兼职在平顶山某县级市开了一个小型自习室,由于是当地首家付费自习室,仅开张3个多月,便达到了满员状态。“店面比较小,仅能容纳14个人,定价是300多一个月。事实上,一半上座率就足够盈利了。我的计划随行就市,盈利就扩张,不盈利就收掉。”

而另外一家位于河南南阳的寄宿制的付费自习室老板曹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他首先选择在大学附近创立付费自习室,目前已经在4个不同的城市都开了自习室,加起来共有1000多张座位、300多张床位。为了在学生当中营造良好的口碑,曹帅的自习室不仅免费提供打印服务,而且对短期来自习的同学免费开放。

“房子是租的,一年15万左右,另外成本就是电费几万元一年。暑假是旺季,我们的服务比较好,因此上座率也比同行高些。”曹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一个座位大概在200元。如果发展顺利,曹帅将来打算把住学一体自习室扩张成大型的吃住学培训一体的考研寄宿学校。

目前,付费自习室正在蓬勃发展。而且不仅仅是小型社会资本入局线下自习室,一些头部在线教育从2020年也开始逐步布局在线自习室。

但是,付费自习室也开始面临同质化竞争、上座率不高、安全等问题。

“我曾经去过好几个不同的付费自习室。”一位佛山付费自习室用户徐婷(化名)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有的自习室在25楼,一个大屋子里面有30个座位,很憋闷,而且很担心如果发生火灾或者一些别的安全问题,应该怎么处理。而且不少付费自习室为了省钱,前台经常中午才来,早上一切需要自助,感觉也不够干净。”

在11月9日《中国教育报》上,西昌民族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图书馆馆长廖德凯发表署名文章,提出与国外成熟的付费自习室模式相比,中国的付费自习室市场尚未成熟,缺乏行业标准。建议相关部门组织调研,将付费自习室作为一种新业态进行深入研究和综合分析,早日确定其行业标准,避免付费自习室在野蛮生长的过程中迷失,既失去发展的机遇,又影响了数百万用户的正常需求。

储朝晖表示,经营者如何设局和经营付费自习室,可以根据客户的不同需求来安排。同时,也应该有相应的地方管理部门对此进行监管和负责。

“在现在考研、考证热背后,很多个体应该认识到,要更好的使自己学习能力与就业能力提升更有效的结合,关键是要找到自己的优势潜能。需要提醒的是,学历跟学习能力不是等同的。同时,用人机构也应该去建立专业的人力资源招聘体系,而不是简单的仅仅根据学历、证书来招聘。”储朝晖表示。

(作者:陈洁,实习生于怡朗 编辑:周上祺)

责任编辑:吴剑 SF031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