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压采增收双获益——衡水市河湖水系连通整治工程综述

资讯滚动

关注

转自:衡水发布

“以前浇1亩地要60到120元,现在成本降到10元钱左右,而且从以前的排号变成现在六七户同时浇,既省事省时还省钱省心,这个事值得老百姓竖大拇指!”谈起今春小麦灌溉时的情景,枣强县恩察镇杨黄洼村村民黄恒林语气中流露出喜悦。农民浇地省钱又省力,这得益于我市大力实施的河湖水系连通整治工程。

近年来,我市立足市域市情,充分发挥“一湖九河”、水系发达的优势,扎实开展河湖水系连通整治和农田水利建设大会战,大做兴水治水文章,初步形成河湖、沟渠、坑塘互联互通、水源互引互济的水系格局,实现了生态效益、民生效益、社会效益的“一举多赢”。

河渠通了,水生态环境逐步改善

夏日的饶阳县留楚排干渠水量充足,流水潺潺,景色如画。“通过实施河渠连通工程,我们打通了‘主动脉’、疏通了‘毛细血管’,让水系之间能够枯丰调剂,实现水常有、水长流。”留楚镇党委书记王松介绍说。

衡水是农业大市,农业灌溉用水量大,是华北“大漏斗”重要区域,同时境内有“一湖九河”,由于部分河道开挖年代久远,淤积严重,再加上配套水利设施损毁失修,致使河湖水系缺乏必要连通,存在有水引不来、引来用不上的问题。

为解决这一难题、破解“保障粮食生产”与“超采地下水灌溉”这一对矛盾,2020年冬,按照能连则连、能通则通的原则,一场轰轰烈烈的河湖水系连通整治和农田水利建设大会战,在衡水广袤的大地上全面展开。市委、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主要领导多次视察河湖连通工程,并作出重要指示、提出具体要求。

疏浚河道、连通水系、打通河渠末梢……近两年来,随着一系列河渠整治工程的实施,一张生态水网体系分布图逐渐延绵展开。截至目前,我市累计清理整治各类河道沟渠1714公里,清淤土方1000多万立方米,约4000个村庄用上了地表水。

“河湖连通”让纵横交错的河湖、沟渠、坑塘互联互通,构建起引、蓄、灌、排相结合的河湖连通工程体系,全市水生态系统得到前所未有的恢复与改善。

走进阜城湖公园,昔日尘土飞扬、黄沙蔽日的千顷洼地已不复存在。湛蓝的天空、清澈的水面交错相融,焕发出勃勃生机,吸引很多游人前来观赏。“一池清水半湖绿,半城公园半城楼。咱阜城真正成了物阜民丰地、生态宜居城。”到过阜城湖公园的阜城人都充满了这样的自豪。通过河湖水系连通整治和农田水利建设,阜城县引来黄河水,阜城湖变成千亩碧波。

而对全市来说,除了生态改善,最大的实惠还是地下水位持续下降现象得到遏制。到2021年底,我市累计完成压采量10.08亿立方米;地下水开采量由2014年的13.67亿立方米,下降至2021年的3.3亿立方米,年均减少地下水开采1.48亿立方米,相当于每年少采10个杭州西湖的水量。在今年全省地下水超采区地下水位监测情况通报中,我市深层超采区地下水位同比上升多次排名第一。

成本降了,农民浇地省时省力更省钱

“索泸河通了水,麦苗就能喝饱啦!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今年春灌期间,看着哗哗流淌的渠水,桃城区邓庄镇留仲村村民李书全话语中满含深情。

“改用地表水灌溉不仅让我市深层超采区地下水位回升,还给农民带来了真正的实惠。”市水利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以前春灌用机井浇地,浅井每亩地费用二三十元,深井六七十元,个别地方上百元。改用河渠地表水浇地,农民只需支付从水渠至麦田的扬水费用,不论使用柴油还是电,每亩地费用大多在十元左右,且水流量充足,还大大缩短了灌溉时长。

在水系连通整治和农田水利建设大会战中,我市把打通农民用水“最后一公里”作为关键,通过扩挖改造村边池塘、低洼地、废弃砖窑和取土坑,加快河道沟渠规整,连通各类灌溉用的支斗毛渠,畅通平毁、道节、拦河土埝等堵点,既方便了农民群众引用地表水灌溉、提高了灌溉效率,还有效解决了农民过去使用“地龙”导水灌溉“易跑水、损耗大、用时长”的问题,让农民群众浇地“省时、省力、省钱”。

为让工程常年发挥作用,我市还统筹兼顾,着力增加地表水存蓄量,利用引岗黄、引黄、引卫等多条输水线路,实施非汛期常态化引水。2021年,引调外来水13.53亿立方米。同时,我市年可产生中水约1.48亿立方米,为农业灌溉提供了有力保障。去年,全市利用地表水灌溉农田425万亩,较2020年同期增加217万余亩,与原来用机井灌溉相比,实现浇一水为农民群众节省资金1亿元以上。

机制活了,激发起群众内生动力

“这是一个让百姓叫好的工程,怎么建、如何管都让村集体参与,乡亲们积极性很高。”冀州区官道李镇范家庄村党支部书记张根双说,他们村集体筹措资金65万元,建设泵站8个、铺设防渗管道2.7万米、出水口150个,建起完备的灌溉设施,全村4000亩耕地全部实现地表水灌溉,全村可节省灌溉成本10多万元。

水系连通工程实施以来,全市各县市区积极创新、大胆探索,总结推广了一批可操作、可推广的经验做法。饶阳县以“政策奖补”为杠杆,撬动民间资本介入,摸索出“群众集资”“集体垫资”等多种模式。各县市区把原来以县级单位为项目法人变为乡村级为项目法人,让农民成为水利工程的建设者、管理者、受益者,充分调动了群众积极性和主动性。据测算,2021年全市河湖水系连通如果全部按工程项目进行设计建设,各级财政需投入9亿多元,而实际推进中,各级财政仅投资4.75亿元就完成了建设任务,节省资金4.25亿元。仅人工一项,农民群众就投入5.57万人次。

与此同时,我市还构建治水管水新模式,在2174个村建起“用水协会”,通过自发组织、自主管理,管好用好水利设施,让来之不易的地表水充分发挥作用。

如今的衡水,股股“清泉”进乡入村,那是农田丰收、防旱灌溉的“动脉”;座座坑塘星罗棋布,那是集生态恢复、休闲娱乐于一体的“乐园”。而这也正是我市开展河湖水系连通整治和农田水利建设大会战的初衷。

来源:衡水晚报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