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又一小米系公司要“圈钱”!创米数联创始团队洗牌,陷15起知识产权诉讼

界面新闻

关注
港股k线

港股k线

记者|梁怡

小米生态链公司排队企业再添一家!

近日,主营业务为智能家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的上海创米数联智能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创米数联)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

财务数据显示,2019-2021年(报告期内),创米数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75亿元、11.24亿元、15.3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663.43万元、-8812.91万元和6042.36万元,其中2020年净利润受股份支付费用1.51亿元影响。

作为小米生态链企业,创米数联的收入依靠小米集团快速增长,但分成模式之下利润被疯狂挤压,面对疯狂“内卷”的智能家居赛道,实则依靠一款核心产品智能摄像机养活的公司又当如何生存?

另外,创米数联的6名创始股东仅剩1位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过去发生了什么?

小米模式双赢?

创米数联成立时便有小米集团的投资,且从小米生态链起步开拓业务。

创米有限成立于20144月,由上海利龙、天津金星、杜军红、范海涛共同出资500万元设立,四名股东分别认缴出资175万元、175万元、120万元、30万元。其中天津金星为小米科技的全资子公司,而小米科技系小米集团100%控制的结构性实体。目前,天津金星持股8.52%,委派小米集团战略投资部合伙人的蒋文任公司董事。

小米生态链的企业,一般采用小米模式和自有品牌模式两种销售产品。小米模式是指该企业负责小米品牌产品的整体开发、生产、供货,产品则由小米集团方的各个渠道对外进行销售;自有品牌模式则是依靠线上、线下销售,具体包括线上B2C平台模式、电商平台入仓模式、线下经销和直销模式。

招股书显示,创米数联主要作为小米定制智能摄像机、智能插座等产品的供应商,报告期内公司小米模式实现的收入分别为7.79亿元、8.51亿元、9.16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9.07%75.7%59.8%,占比的下降也反映出公司对于自有品牌创米小白业务发展的重视。

但小米模式之下,多数生态链企业的毛利率并不好看,这是为何?

这就需要提到分成模式,小米模式又细化为分成模式及直销模式,其中分成模式即企业通过小米集团销售产品所产生的净利润需要按照双方约定比例分成。

虽然创米数联并未披露具体的比例,但据界面新闻记者此前报道,正在创业板IPO的小米生态链公司素士科技在招股书明确写到,“该分成比例通常为最终销售利润的30%-50%,不同产品存在差异。”

素士科技的营收全部来源于个护小家电产品的销售,包括口腔护理、须发护理、美发护理三大产品类别,覆盖电动牙刷、冲牙器、电动剃须刀和电吹风等产品,2018-2021年上半年,素士科技的小米分成模式下的毛利率分别为20.13%19.15%20.18%23.26%,远低于同期自有品牌模式下32.93%35.64%46.32%55.82%的毛利率。

反观创米数联,报告期内公司小米模式的毛利率分别为14.48%17.75%19.76%,自有品牌销售模式的毛利率分别为23.39%18.66%19.75%2021年前者反超后者在于ODM模式下采购的智能手表、扫地机器人等产品销量上升较快,拉低了自有品牌的整体毛利率,且自有品牌产品通过毛利率相对较低的经销模式销售的比例提升较大。

而从产业链公司横向来看,利润分成模式下多数公司的毛利率大同小异,主要受不同品类的影响。

另外,素士科技、创米数联的产品主要采用代工方式生产,无自建生产工厂,代工厂商的选择与更换也受制小米集团。

两份招股书均提到,现有小米品牌产品合作模式下,公司在引进新供应商时,应提前通知小米集团,公司的生产工厂必须是经过小米集团现场审核通过或书面认可的生产厂家,变更需要按照小米集团变更管理要求进行申请并得到小米集团确认。

创始股东发生了什么?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司的创始股东为原股东上海利龙的6名股东,包括杜军红、范海涛、徐文军、汤肖迅、关亚东、邓华。除邓华外,其余5人自2018年9月后均未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

那2018年及以前年度究竟发生了什么?

回到2017年初,彼时创米有限的实际控制人为杜军红,其控制的其他企业龙旗科技筹划申请境内A股上市,经公司各股东协商决定将创米有限纳入龙旗科技体内实现共同上市,故通过龙旗科技全资子公司国龙信息收购创米有限之控股权,上海利龙、杜军红、范海涛分别以各自的原始投资成本420万元、96万元、72万元将其持有的创米有限51%股权、8%股权、6%股权全部转让予国龙信息。

然而,这次借壳上市以失败告终,上述股东又计划买回这65%的股权,而管理层也换了位置。

2018年初,基于创米有限现有管理层谋求独立发展的诉求,以邓华为代表的创米有限现有管理层和早期创始股东上海利龙、杜军红、范海涛联合向国龙信息购买创米有限65%的股权。

20185月,经各方协商一致,以合计2300万元的价格收购国龙信息持有的创米有限65%股权,具体持股情况如下:

自此,以邓华为代表的现有管理层坐稳公司。

目前邓华担任公司董事长,直接持有公司17.99%的股权,并通过上海创楹、上海凌芯间接持有公司1.77%、0.27%的股权,合计持有20.03%股权。另外董事、副总经理李建新直接、间接合计持有公司11.99%的股份,董事、副总经理黄承梁间接持股1.76%,此三人分别在龙旗科技担任过首席执行官、产品总监、高级项目总监。

而脱离管理层的杜军红、范海涛、徐文军、汤肖迅、关亚东5人,仅通过持有上海凌芯间接持股创米数联。

智能家居赛道疯狂“内卷”

尽管公司以智能家居系列产品为矩阵,但核心产品仍是一款智能摄像机,报告期内占主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6.96%89.17%以及83.88%,毛利率分别为16.02%18.08%20.80%

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数据,2020年、2021年中国家用摄像头出货量分别为4040万台、4650万台,而创米数联智能家居摄像头出货量分别为804万台、1028万台,市场占有率达到19.90%22.11%

在智能摄像头细分领域,创米数联的竞争力看似不错,但存在借助小米模式以牺牲利润换取市场份额的“尴尬”。

作为小米生态链企业,创米数联在智能家居赛道就能高枕无忧了吗?

在同行上市可比公司中,创米数联选择了美智光电(A21286.SZ)、萤石网络(A21616.SH)极米科技(688696.SH)石头科技(688169.SH)作为对比公司,该类智能家居厂商专注不同场景下智能家居产品的研发,在智能家居细分领域占据一定市场份额,但竞争对手远不只此。

智能家居是以居住场景为核心,基于信息技术、智能化技术与传统家居设备相融合的智慧互联生态系统,实现上述功能的家居产品被称为智能家居产品。由于智能家居行业涉及面非常广泛,各垂直细分领域之间壁垒较高,不同环节和细分领域的智能家居参与者都被囊括至行业竞争格局,“内卷”便成为该赛道的特征。

例如,以格力、美的等为代表的传统龙头家电企业,通过对传统家电中融入智能化功能,推动传统家电产业向智能家居升级;以华为、普联技术等为代表的消费电子企业,依托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借助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将产业链布局延伸至智能家居领域,推出智能音箱、智能网关等硬件产品和智能家居APP等软件产品。

再比如,以百度360等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依托社交、电商、搜索、安全等基础平台, 借助云计算、大数据技术和安全技术,将产业链布局延伸至智能家居领域,推出智能IoT平台,打造智能家居生态,而中小型家电企业更愿意与该类互联网公司合作以进入智能家居行业。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2022年我国智能家居市场规模预计可达5752.54亿元。蛋糕越大,分羹的人就越多,创米数联未来业绩会如何发展?

知识产权纠纷缠身

上市前,创米数联历经多轮融资,账上不差钱。截至2021年末,创米数联的货币资金为1.47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为2.58亿元。本次IPO,公司拟募资6.44亿元。

其中,新一代智能家居产业化项目在现有智能家居业务基础上,对智能摄像机等系列产品进一步研发及产业化。从资金用途来看,该项目建设投资2.08亿元,其中买地和建筑工程1.78亿元,但目前公司的经营场所均为租赁,剩余则用于研发1.54亿元,另外两个项目的大部分资源也用于研发。

那公司的研发实力如何?报告期内,创米数联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993.7万元、5215.02万元及7880.7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57%4.64%5.14%;目前公司拥有境内专利108项,其中发明专利13项、实用新型47项、外观设计专利48项。

但有意思的是,公司目前正陷入知识产权纠纷的漩涡。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创米数联存在尚未了结的作为被告涉及的知识产权案件15件,案由系杭州鸿雁电器有限公司起诉公司侵害其发明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涉诉金额1900万元,前述涉诉案件均已立案尚未开庭。

天眼查显示,杭州鸿雁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1984年,主营业务制造、设计安装、批发零售等,股权穿透后,实控人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责任编辑:吴剑 SF031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