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

债务违约百天后,林龙安辞任禹洲集团董事长

界面新闻

关注
港股k线

港股k线

记者|张子怡

债务违约后,禹洲集团(01628.HK)停止了拿地,销售额也大幅下滑,旗下项目处置工作推进颇为缓慢。

6月24日晚,禹洲集团发生重要的变动: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林龙安辞任职务,其在禹洲集团担任的所有职务,由其妻子郭英兰接任。

林龙安执掌禹洲集团28年,此次的离开并不是“功成身退”,而新上任的郭英兰要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郭英兰在1997年4月加入禹洲集团。此后数年里,禹洲集团一路扩张,建成了厦门第一个城市综合体项目禹洲世贸商城,将主营业务房地产开发从福建拓展至全国。

2009年11月,禹洲集团地产板块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上市前夕,郭英兰被委任为公司董事会副主席、执行董事,成为公司的“二号人物”,主要负责财务、资金及审计工作。

禹洲集团对此次人事变动对外表示,郭英兰陪伴公司二十多年,一直参与公司日常的运营管理,非常熟悉公司业务,是接替上述职务的不二人选,有利于公司更加紧致和精细化的管理。此次管理层的变动,对公司的日常运营管理没有任何重大不利影响。

辞任公司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后,林龙安仍会作为公司的非执行董事,继续参与董事会的监督、检查等工作。

更早前,林龙安与郭英兰的女儿林禹芳才是那个“禹洲接班人”。曾在禹洲集团担任执行董事及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主席。然而去年底,她以“专注禹佳生活服务的管理工作”为由,从禹洲退任。

也就是说,禹洲集团目前所有的重压基本都压在郭英兰一人身上。对禹洲集团内部而言,董事长人选的更替对经营暂未表现出影响,而对禹洲集团的债券持有人而言,林氏家族的逐步退出,不知该被视为何种讯号。

汇生国际资本总裁黄立冲告诉界面新闻:“债务违约企业出现董事长更换的案例并不少,一般是出于规避家族成员个人人身风险的考虑,并且有利于公司之后的经营管理,避免因为债务造成的连环反应引发一系列问题。”

禹洲集团2021年年报披露,截至3月26日,禹洲集团未能按期支付的利息合计为6925万美元(约4.63亿元)。5月31日,禹洲集团再次提出,由于未在宽限期届满时兑付2023年到期票息6%优先票据、2024年到期票息8.375%优先票据、2023年到期9.95%绿色优先票据的利息,公司再次发生违约事件。

截至6月26日,企业预警通显示,禹洲集团共有12只境外债券,存续规模49.1亿美元(约328.47亿元),其中12.73亿美元(约85.16亿元)将于1年内到期。

6月6日,国际评级机构曾再次下调禹洲集团的评级,穆迪将禹洲的公司家族评级(CFR)从“Caa2”下调至“Ca”,并将该公司的高级无抵押评级从“Caa3”下调至“C”。

穆迪认为,禹洲集团于2022年5月31日宣布,在宽限期届满后,公司未能支付若干债券的利息,反映出该公司有限的财务灵活性和薄弱的流动性。该事件或将引发交叉违约,并加速该公司其他债务的偿还速度。

因此,禹洲集团可能会进行债务重组,并不得不依靠出售资产或潜在投资者的投资,来获得偿债所需的资金。然而,这些筹资活动的执行风险较高,债权人的回收前景仍不明朗。

由于存在结构性次级风险,禹洲集团的“C”高级无抵押债券评级比其公司家族评级低一个子级。该等次级风险反映该公司的大部分债权都是在运营子公司,在破产情况下优先于控股公司的债权。

此外,控股公司缺乏能够明显缓解结构性次级风险的因素,因此控股公司债权的预期回收率将较低。

至于禹洲的资产处置进程,公司于5月13日的公告披露称,公司已完成处置禹洲物业服务有限公司的交易,收到净款项5.83亿元;收到了多份对其位于香港坚道名为Upper Central的物业的收购要约,而目前所有收到的要约对价均超过6亿港元,该物业出售方案仍在考虑中。

责任编辑:吴剑 SF031

加载中...